斯文败类po沈教授(强壮的公么)全文章节阅读

龚瑜说了这句话,然后打了彭少峰的脸。
“这是给江贻的。”龚瑜拔出拳头,冷冷地说。
这时,姜怡很伤心,看见龚玉出来为她,心里顿时觉得暖和起来。
她以为龚瑜看到她嫁给彭绍凤是不会原谅她的。
“别打,三丰,孩子是无辜的,我什么都不想要,但这个孩子是你的。”
就在这时,抱着孩子的女人赶紧去保护彭绍峰,抱着孩子的孩子开始哭了起来。
“闭嘴!”
彭少风被公玉的拳头打得通红。他带着无法控制的情绪对女人大喊大叫。没有爱的痕迹。
“少峰,你跟我说要娶这个女人的时候可不像我,只是想利用她……”
妻子在订婚前对彭绍凤说了一句话,并说了几句话,这是因为她说了一句话,让江怡的心更凉了。
“彭少峰,你这个混蛋!”
江贻以前没有温柔的一面,现在她听女人说这句话,整个人都很兴奋和愤怒。她扇了彭绍峰一巴掌。
“前段时间,我知道你的生意出了问题,但我没想到你利用了我,彭少峰,你真是个废物。”姜毅冷笑着说。
忽然,姜怡的脸变白了,大家都昏倒在红地毯上。
龚瑜看到了这一幕,他毫不犹豫地把小姜怡抱出了婚礼现场。
苏玉春看着龚玉露出紧张的神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龚玉表情太多,心里忍不住大笑起来。
消毒水的香味渗入江义的鼻子,使他感到不舒服。
“水……”姜怡粉红的嘴唇微微裂开,嘴角迷茫地说着梦。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苏玉春看着龚瑜坐在江毅的床前,这张紧张而忧心忡忡的脸出现在苏玉春面前。
苏玉春看着龚瑜担心姜怡的容貌,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充满了苦涩和刺痛。正是这种强烈的不适感使她带着一种压抑感离开了房间。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玉春看着龚玉照顾其他女人,心里会爆发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她还不知道怎么形容。
姜怡是男人爱的女人,他担心她再也不正常了,毕竟龚瑜,从来没见过自己……
苏玉春想到这件事,胸口一阵绞痛,痛苦地蹲在走廊的墙上。
苏玉春调整好心情,走进了房间。
龚玉玲看着苏玉春进了病房,再也没看她,而是坐在床前照顾姜怡。
“龚玉,她是吗?”姜怡抬头看着苏玉春,她苍白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美,人们不禁要保护她。
龚瑜毫不迟疑,也没有抬头看苏玉春。
苏玉春咬着嘴唇,心里有一丝尴尬和自嘲。
聪明的江贻看着苏玉春穿的衣服,还记得今天龚玉和苏玉春拥抱的情景,有点嫉妒。
“我已经为你办理了所有的住院手续。”
宫殿里的眼睛清澈而冰冷,他的眼睛里没有感情。说了这话后,他看见他那瘦削的嘴唇很快地竖起,然后想离开房间。
江毅水汪汪的眼睛,憔悴的脸上焦急起来,看到她兴奋的样子,便沉重地放下了床。
“姜小姐,一切都好,起来。”苏玉春抱着姜怡瘦弱的身躯,话语中充满了忧虑。
江毅不情愿地笑了笑,然后眼泪从娇嫩微微憔悴的脸上滑过,让人看到内心的痛苦和怜悯。
“龚瑜,现在我身边没有人,请不要离开我。”
姜怡的语调里充满了恳求,眼睛里充满了泪水,手指伸进了龚瑜服装的角落。
龚瑜浓浓的眉毛紧绷着皱眉,墨水般的眼神还是那么清新,让人一时无法领会她的思绪。
“江义,我们没有……”
龚瑜还没说完,江毅就抱住了龚瑜。
“龚瑜,请不要抛弃我。”姜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子和哭泣,此刻她闭上了眼睛,也很尴尬。
龚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江贻需要他,也是他恳求的语气,在江贻傲慢的消失之前。
原来,即使一个男人又很酷,当他遇到他爱的女人时,他的眼睛也充满了甜蜜。
苏玉春见龚玉在他面前总是冷淡的,在江毅面前宠坏了她,他大概知道龚玉的内心选择。
苏玉春苦笑,酸涩的味道。她美丽的眼睛闪烁着,然后她鼓起勇气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它了。
忽然苏玉春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是龚瑜派人送他去江衣吃粥等地址的。
半个小时后,苏玉春像陆驰一样,仍然找不到卖粥的商店。
“天哪,我累了。”
苏玉春没时间换衣服。她穿高跟鞋和鱼尾裙很累。她的额头满是汗水,卷发有点湿。
“早上好,A镇的小米娜的商店在哪里?”
苏玉春揉了揉疼痛的小腿,然后从石凳上站起来,热情地问路人。
路人看到自己身着华丽的长袍,脸上的妆容也很精致,但苏玉春却露出了一丝厌烦的神情,此时苏玉春正在脱衣服。
路人想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很有钱,为什么不叫她出去,让自己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
“小姑娘,小米娜的店离这儿还很远,我会给你详细的地址,如果阳光明媚,你最好去拿点外卖,不要太热。”
路人把苏玉春的详细地址写下来,然后轻轻地回了电话。
夏天的太阳像一个炉子,整个地球都被极端的温度所覆盖。
“谢谢,一切都很好。”苏玉春这是第一次有陌生人关心她,一颗温暖的心。
路人看见苏玉春坚持,就摇摇头走了。
苏玉春移动双腿走向小米娜,却感到小腿和双脚疼痛。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在镇上的小米娜商店。”
苏玉春赤脚上了车,向司机喘气。
大约一个小时后,天空开始下沉,苏玉春终于买了姜衣来喝粥。
“终于买了。”苏玉春有点兴奋,毕竟跑了五个多小时,这时她很累,在最累的时候,终于买了粥,心里既满足又很高兴。
苏玉春坐在车里,完美的侧面靠在车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城市,心叹了口气。
“小姐,小姐”司机停在苏玉春说的地址,透过灯光,司机看到苏玉春睡着了,然后轻轻地喊道。
苏玉春被司机叫醒,道:“对不起,我睡着了。
她道歉,付钱让她下车。
苏玉春把姜怡点的菜都拿了下来,没法卖了。
作为宫峪家的丫鬟,宫峪要付出所有的劳动,所以苏峪春没有抱怨。
是谁让她缺钱的,否则她会和龚玉吵架的。
苏玉春想了想,抬头一看。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苏玉春无法张开手,于是开始接电话。
“妈妈,你在哪儿?
原来是苏一苗,用纯真的童声表达了对苏玉春的渴望。
苏一苗的小手抱着一个略尖的下巴,大而圆的眼睛望着阴沉的天空,他就像一个娇嫩的娃娃。
苏玉春那天很累,但当他听到苏一苗的声音时,所有的疲惫和痛苦都被忘却了。
“苗苗,妈妈觉得她今晚要回家很晚,秦伯父送你回家了,不是吗?”苏玉春笑着说,声音很甜美。
苏一苗点了点头说:“我叔叔走了,我一个人在家。”
“所以要乖点,等妈妈回家给你买你最喜欢的披萨。”
苏玉春特别为苏一苗感到难过,作为一个母亲,这个孩子患有自闭症,她不能一直陪着孩子,她总是忙于赚钱。
苏玉春,一个理性的人,似乎把一块大石头放在心里,强迫她现在不呼吸。
“我会很聪明的。”小一苗打开灯,小而柔软的房间一亮,他就坐在沙发上看动画。
“梅,妈妈挂了啊,别跑回家。”苏玉春吻了吻电话,然后挂了。
这时,苏玉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斯文败类po沈教授(强壮的公么)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