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夹得真紧H)全文章节阅读

龚瑜一只手抱着姜怡,看着自己的婚纱感到特别尴尬,“等有人买了你的衣服,这件婚纱难看死了。”
江毅听到这话并不生气,但他笑着眨了眨眼。“好吧,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我们很久没去购物了。记得吗?你喜欢和我一起购物,我喜欢你喜欢的任何东西。”
“记住,你真的想穿这样的婚纱去买衣服吗?毕竟,这有点尴尬。”龚瑜静静地听着姜怡的话,她对昨天的事件一点也不感兴趣。事实上,他的意图并不是要伤害蒋毅。
但要和他的兄弟们打交道,只有一个必要条件。
“我恨她,让她买我的衣服,你还知道我的尺码吗?”江毅满脸通红,看着龚玉显得格外动人。
江毅讲得很清楚苏玉春。
龚瑜皱着眉头更加凶猛,最后变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你很开心,你的身高我当然记得。”之前弄糊涂了姜怡,也帮他买了衣服。
但江毅从来没有感谢过他,尤其是作为一个备用车轮。首先决定了一个好的婚姻,这不是一个玩笑,他知道一切,但江毅回来后,他应该永远原谅他。我不后悔我付出的一切。
她被告知要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写下来,拿张卡片去商店买衣服。这张卡片不容易刷,她还得看看。
当她买完东西后,她赶紧回去,看见龚瑜和姜怡聚在一起,好像在说些有趣的话。江毅见苏玉春回来,就聚集在龚玉的耳边低语。
龚瑜只是觉得姜怡的耳朵有点痒。当然,他并不满意。他只是忍耐着听江毅的话。
苏玉春低头看了看自己背的包,还是应该把包给对方。他只是在跑步的时候撞到桌子的角落,发出很大的声音,然后袋子掉了下来。
龚瑜转过头,看到苏玉春蹲在地上,蹲在大腿上,急忙向前冲去,看到苏玉春的大腿涨得通红,开始咆哮,“做一件如此鲁莽的事,正是你所吃的。女仆应该看起来像你,你不知道吗?把衣服给我,让张阿姨给你拿些药来擦。”
苏玉春顿时感到委屈,然后看着龚玉凶狠的脸,感到无奈,咽下眼泪,一瘸一拐地找到了张阿姨。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浇花的张婶婶看到苏玉春这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少爷什么时候会这么关心一个女仆呢?不要说有人来找她,而是看着苏玉春眼中的泪水,伸出手来安抚大家,“少爷就是这样,你不必太伤心。”
是她做错了,她没有理由再责怪龚玉了。点点头答应。
蒋毅从这边拿着衣服,看着手里的衣服说:“这个管家买的衣服太难看了,不如再买一件。”
龚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衣服都是最新的款式,没有什么难看的地方。他厌恶地看着江毅。他没有多少心思去照顾自己。他张开嘴说:“请先穿好衣服。下次我出去的时候,我给你拿点东西。我觉得你穿的衣服都很漂亮。”
所有被表扬的女人都会很开心的,姜怡听着,脸色红润,羞涩的样子,低头看着这件衣服,没有表情,想让她穿这样的衣服真是可笑。
龚瑜没有面对江毅,说公司里有什么事,转身走开了。
大厅里只剩下江衣了。
她静静地看着四周华丽的装饰品,如果以前是这样的话,她就不在乎了。姜家没有皇宫家的钱,这些家具可以让外面的人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只迷恋爱情。
现在他的爱早已破碎,只有得到这些更高的财富,才能真正让人感到充实。
龚瑜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找到了张婶婶,看到张婶婶给苏玉春下药,他就冲过去,我拿了药就开始了。

苏玉春并不心烦意乱,但看看那个高耸入云的女人,她就是天上的女神,她要比较的是,最好不要有那个女人。
“姜小姐有什么要说的吗?”她不敢违背自己所要做的一切,但她希望这个女人不要太无聊,好像我不能一直跟着她。
姜怡总是带着笑容,眼睛就像小阳光温暖的心,“其实没什么,张阿姨会找人的,为什么不陪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去客房等张阿姨。”
苏玉春听了江义的命令,不敢违抗江义的命令。
客房卫生间淋浴没问题,苏玉春还留着冷水,这房子经常被人检查,张阿姨说,只有住过这间屋子一段时间的姜怡,才被那些不能呆在这间屋子里的人包围着,我一直等到姜怡回来。
江毅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苏玉春试着洗澡,从水里出来,转头张开嘴,“江小姐,这个淋浴没问题,你可以安全地洗澡。只是不出水也可能是出水不快造成的。”
很正式的回答,姜毅看了苏玉春一眼,然后说:“你做过客服热线吗?这个淋浴不是出了水,而是出了热水。我想打开热水,你看。”
“我以前做过这个接线员的工作。”苏玉春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之前她跟苏一苗过着不稳定的生活,只能继续找工作,也想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生活,谁只能继续工作,就能赚很多钱。
虽然她说这个行业不分高贵和卑微,但她会在江毅面前感到非常尴尬。
姜一伟笑着和苏玉春说话,同时把淋浴水的温度调高了。
“江小姐笑了”苏玉春伸手去拿水,看看水温有多高。
她一碰他,脑子里就觉得热和痛。以前没有防御措施,也把整个手放在水里,水温很可怕,她很快就缩回了。手已经红得像猪蹄了。
姜毅也惊讶地看着苏玉春,说:“这是什么?”然后冲了个澡,冲到苏玉春身边,原来还在痛的苏玉春在热水里洗澡。
“啊!她喊道,然后匆匆离去。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江毅也很激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很抱歉!“
苏玉春不忍心听别人的道歉,她觉得自己心里充满了温馨的痛苦,痛苦是温馨的,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走出房间,撞上了张阿姨。
“这是怎么回事?”
苏玉春咬着嘴唇,拼命地喊着,身体颤抖,“冷水”
张婶婶见全身红肿,忍不住说:“这是犯罪,怎么办,我先带你到冷水里去申请。”
喝冷水不容易,苏玉春身上已经有大大小小的水泡,冷水轻轻减轻了疼痛,看到手里有水泡,眼里含着泪水。
我刚到公司,看见姜怡坐在客厅里。
“我不想,我真的不想。”
江毅眼里满是泪水,但龚瑜摸不着头。“怎么了,你说。”
“我不小心烧了女佣。我以前以为淋浴坏了,没有热水,所以我让女佣看看是不是热水,但我把它烧了。”
“但她只是个女仆,你不必担心她。我等着给她钱,这是对她的补偿。”说这话,龚玉觉得很难,很难还是自己的良心发现了?
“我知道你不怪我,但我不知道女仆在想什么。
“你不必想那么多,晚饭以后再吃。”龚瑜伸手摸了摸江毅的头,这被认为是一种解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夹得真紧H)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