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被陌生人摸)全文章节阅读

南晓没那么冷,他压在床上,身体另一边的热量几乎接近他的身体通过。
莫一轩看了一米八以上。他身体不强壮。他穿衣服时很快乐,很正直。但他只有泳衣。他下面的肌肉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南晓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当她被淹没的时候,她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听到“叫床”这个词后,他把蘑菇云直接吹进了脑子。
但很快,在莫一轩平静甚至有点变态的眼皮底下,她猛地伸了伸脖子,很难恢复舌头。
莫一轩冷冷地看着她,吹着口哨,躺在床的另一边,伸展着身子,双手放在脑后,没等两秒钟,说道:“走吧。”
南晓寺一跳,张开了嘴。他发出一声奇怪的尖叫,显然是在空中。莫一轩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表演。南晓惊慌失措,大叫得更奇怪。
南晓紧握着自己的声音大叫。他的脑子转得太快了。岛上的女人是怎么叫的?她这样叫很好笑吗?莫一轩真是个变态,俗话说,他不亲近女人,但他喜欢听女人叫床吗?
几分钟后,南晓意识到她看起来并不好笑。她意外地瞥了一眼莫一轩,声音越来越小。
莫一轩的脸像锅一样黑,他听了那个女人的鬼魂三分钟。
总比抓鸡好!
再加上这几天老人的压力和他对婚姻的严重不满,莫一轩抬起双腿踢了南晓一拳。
南晓只碰了一只脚的床,突然被外力击中,一屁股直接滑倒在地上。
南晓也有点恼火,不满意地看着他,“你更温柔了!去受苦吧,好吗?”
这个人和谣言说的一样暴力!
莫一轩咬牙切齿地说了几句话,低声说了几句,好像害怕什么似的,“好吧,好吧,叫吧。”
看到金主的父亲如此认真,南晓不禁要重视。另外,她也有点心思:莫一轩真的不是女人的答案啊?
然后南晓拍拍屁股,像往常一样面带微笑地回到床上。她回忆起她又看了几部电影。她挑逗地瞥了一眼莫一轩,然后清了清嗓子,让表演系的优秀学生终生成就。
和戏曲一样,南晓一进入剧情就无法脱身。他的声音有点甜美,能激起人们的幻想。这种真假难听的呻吟声更为刺耳,在房间里营造出一种愉快的氛围。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忘记满意地皱着眉头。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
在这一边,莫一轩的脸慢慢变成了另一种黑色的壶底。
他希望那个女人从床上摔下来的时候会哭,害怕说话,或者他的脸会变,指责他的妻子家庭暴力,但他不希望她站起来,好像她没有什么事可做,她似乎已经发展出了新的技能——如何倾听和如何流血。
莫一轩有点不安,南晓的脸颊不褪色,还有一种忘我的表现,一只大手掌在脸上像一双玻璃珠般清澈的眼睛,扫视着他的眼睛,让他有点不安。莫一轩很快就知道了这种不安是从哪里来的——他的身体变得敏感起来。
他在心里咆哮,皱着眉头按下了冲动,但这次南晓微微抬起下巴,不知不觉地舔着干嘴唇,莫一轩,冲动直冲脑干。
莫一轩咬了咬后槽的牙齿,小心翼翼地把地方藏起来从床上跳起来,然后走近房门,捂着耳朵听着。南晓大声喊道,看到自己不是这样的冷,顿时明白了。
她说,怎么会有人只喜欢听床上的声音,原来是一堵有耳朵的墙。
确认老人真的和管家一起走了,莫一轩突然转过头,恼怒地说:“别喊了!”
南晓的嘴干瘪了。她已经沉默很久了。
一大早,闹钟没有响,于是南晓睁开了眼睛。
她瞥了一眼仍在睡梦中的莫一轩,从床上滑了下来,伸展着身子对着太阳,然后他踮着脚尖走进了卫生间。
她没有注意到那个睡着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老莫的习惯是七点半吃早饭,莫一轩只会早点来,所以管家七点到厨房。
但今天一扇门,是南晓左手抄锅,右手拿着锅铲,转头和管家的水管早了。
“小奶奶,你在这里干什么?”
“啊?我总是在这个时候起床做早饭,现在不合身。”南晓羞怯地放下铲子,管家赶紧挥手。
“如果你继续下去,让师傅和少爷尝尝你的菜肴吧。”
今天老莫早早起来,端着半碗粥坐在桌边。
喝了一口,一个寒冷的夜晚过后,肚子暖和起来,老人眯起眼睛,兴高采烈地说:“小姑娘没起来吗?”
“年轻的奶奶很早就出去了,她今天做了所有的早餐。”
老人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但你正在寻找机会告诉他你不必每天都做。”
莫一轩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椅子,坐在桌边。今天他穿得比较随便,头发竖起来,露出一张深沉的脸。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
今天早上他尝了一勺粥,皱着眉头,松了口气。
老人突然举起手来,递给他一根虾棒。
莫一轩的嘴唇突然合成一条锋利的线,老人笑着说:“这粥不错,不是吗?她也是这样做的。”
莫一轩盛粥勺停了一半空,然后三人回到碗里。
他站起来说:“爷爷,公司的事很紧急,所以我们不跟你一起吃午饭。”
傍晚时分,N镇的主要交通干道被灯光照亮,人群继续流动。远处,它就像一条明亮的河流,纵横交错南北,把人和钱送到市中心——消费者的天堂和商人的游乐场,这里是最著名的DK俱乐部。
作为N市最高端的娱乐俱乐部,每天都没有钱可以花,这一点也不夸张。因此,在这里工作也可以非常有利可图。
南晓的主要收入来源是DK俱乐部的舞蹈。
今天的兼职工作做完后,南晓赶紧挂断了给林姐的电话,让她通知其他舞者过来排练,南晓一边说一边冲上地铁。当他到达俱乐部时,天空已经从擦除变成了完全的墨水。幸运的是,离球场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可以熟悉这些动作。
“林姐,我的舞衣在哪里?你把它放哪儿了?”南晓赶紧脱下外套,在后台更衣室给林姐打电话。林姐姐回答了两次,没有发出声音,好像被人叫了。
南晓脱下内衣,走出更衣室。
“嘿,南晓!”林姐带着不是舞衣的衣服神秘地走了过来。“秦老板只是让我告诉你,有一个大订单要见你。”
“什么大订单?”
“今天俱乐部有一位重要的客人,如果你带着酒去,你将得到三个月的报酬!”
南晓本一听到酒,总是想找个理由推,但说到酬劳,她真的有点兴奋。林姐姐在帮风的火,所以南晓咬牙切齿,换了这条很深的长裙V。
林姐给她画了一幅浓妆艳抹,一幕,DK俱乐部老板秦泽甚至在门口等着,他上下打量着南晓,点了点头,吩咐她:“别挡道,自然点。”
穿过一条装饰精美的走廊,南晓站在盒子外面。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沉思了十遍“三个月工资三个月工资三个月工资”的话题,然后坚定地、平静地推开了门。
车厢光线昏暗,空气有点堵塞,鼻子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精味,南晓多眨了眨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被陌生人摸)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