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同时上h)全文章节阅读

盒子里不仅有莫一轩和廖克,还有几个南晓不认识的男人和女人坐在沙发上和榻榻米上。他们俩在聊天,看上去很熟悉,莫一轩旁边的一个女孩对他更友好,所以她几乎接近他说话。
莫一轩太紧了,我可能没注意到她,光线越暗,南晓就越快平静下来,她低下头,用长发遮住大部分脸,尽可能地向莫一轩最远的角落走去。
她在半空中找到了一张简单的沙发,和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的身体紧紧地绑在一起,想着如何摆脱困境。
但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新面孔,一个正在梳马尾辫的女孩递给南晓一杯酒,好奇地说:“你是秦老板说的新人吗?”
南晓回答说,别忘了看看莫一轩,确保他正忙着面对这个女孩,没时间看这里才说:“早上好。”
“你真幸运,今天的客人都很大方,你要去喝一杯给人留下好印象,下次也可以点你。”女孩的好心给了机会,推着南晓,推着她差点掉进别人的怀里。
盒子里有一阵笑声,南晓的冷汗流了下来。她急忙用手捂住脸,然后走开了。马尾辫姑娘抓住她的胳膊,低声说:“退后,快点。”
“我阿姨和我要上厕所了!”南晓扯下她的手,打开厕所门躲起来。
她靠在门上,胸脯卷曲,脑袋爆炸了。
妈的,我得在被抓之前离开这里。
南晓环顾四周,发现水槽上方有一扇半开的窗户。他卷起裙子,准备爬上水槽,但这时门锁咔嚓一声关上了——南晓像闪电一样把裙子放下,假装照镜子。
南晓低声咽了咽,转过身来,虚弱地打了个招呼:“嗨。”
莫一轩倒着把门关上,眯起眼睛扫了一身,池塘里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
南晓忍不住往后退,屁股撞在水槽上。她说:“我有一个朋友,她今天在隔壁过生日。我不知道盒子看起来有多像。我只是出去走错了门。对不起,我要走了!”
她一张开腿,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看了一眼,她被男人的影子包裹着——莫一轩手靠镜子,很容易在他和梳妆台之间盘旋。
“那就带我和你的朋友一起玩吧。”莫一轩薄嘴唇,扔下这句话,南晓汗毛直炸。
“你不想还是不能?”莫一轩皱着眉头,一把锤子说,“你在撒谎。”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浴室里的气氛又恢复了,看着他的眼睛变黑,南晓咬了咬嘴唇,扯下他的手,生气地说,“你为什么说我要带你去那里?莫一轩!你知道我们不是为了不影响彼此的社会关系而秘密结婚的吗?我没有禁止你和别人开盒子,你也不应该干涉我和我的朋友。”
莫一轩冷冷地说:“那我就不能问了。”
“你可以问,但我不回答,不同意是另一回事。”南晓抬起头,一步一步,和他拉开距离,“小学老师不是教你尊重别人吗?我不是你的道具,可以让你想你想要什么。我认为你真的应该回到小学去纠正所谓的“尊重”。
南晓很锋利,做完后,门开着,没回头,有点不知道莫一轩留下的表情。
她匆匆穿过盒子,但没人注意到廖克正看着她走出房间。
他一走,南晓就像一个气喘吁吁的皮球,气势骤然消散,她抓着头发吓了一跳。
莫一轩相信吗?太过分了吗?他会报复吗?
再加上这些谣言,南晓感到一阵寒意。
首要任务是换衣服。她拍了拍脸,转过身来。

南晓说了这些话,莫一轩一句话也不相信。
他和廖克刚进DK俱乐部时,秦泽亲自带路,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带他们穿过舞厅。
那时,舞厅的门半开着,墙上挂着镜子,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孩在摇晃着臀部和臀部。
莫一轩注意到其中最大的一个,他的脸在镜子里反射——难道不是南晓吗?
饶忍不住平静下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
也许是因为这几秒钟的功夫,秦泽随心所欲地点了南晓酒。
然而,莫一轩虽然不相信这些解释,但南晓的怒气并不是假的,这让他目瞪口呆,并没有马上追上他。
回到盒子里,廖克恭敬地说:“莫师傅,你要我起诉吗?”
莫一轩低声说了一会儿,没说话,旁边那个粘糊糊的女孩又爬上了他的胳膊,口袋里的电话也在颤抖。
莫一轩张开手说:
“别管我!”
他站在箱子外面打电话来。
“喂,易璇?你今晚还回家吗?”老人在电话里问道。
莫一轩想了想,没说他和南晓这一集,只说:“爷爷,我们以后再来。”
“好吧,明天早上有人和我一起吃饭,”老人半点头开玩笑说。别忘了问小姑娘你忙的时候她在哪里。你自己去找她。
“我知道没有她怎么回来。”
“你怎么能说话,臭气熏天?你觉得一个小女孩一个人结婚容易吗?你知道她家里发生了什么吗?”
“这不仅仅是婚姻还债。”莫一轩嘴角低沉。
老莫恨铁,叹了口气说:“妹妹南林林为了治好病,欠了高利贷,却要她一个人回来,你知道萧姑娘有时一天工作三次吗?她妈妈一点也不疼。”
他转过身说:“既然她嫁给了墨家,她就娶了你,作为一个合法的丈夫,你有义务对她好一点,否则我不能让你过去。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臭气熏天。”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莫一轩一句话也没说。莫老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说了几句话。最后,他听到莫一轩漫不经心地说“嗯”,然后挂断了电话。
面对老人后,莫一轩着火了。
他不认为南晓像爷爷说的那样简单、无害。她今晚骗了他。他不是一只小白兔。
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让老人来保护她。
但他听不见爷爷的话。
莫一轩冷静下来,抬起双腿叫廖克。
不管怎样,我们今晚至少要找到她。
另外,晚上DK俱乐部附近不安全,如果南晓有什么问题,他不能告诉老人。
南晓从DK俱乐部逃出来,躲着匆忙穿好衣服的林姐。郑新旭的工资会因此受到惩罚吗?林姐姐打电话来。
“南晓!!”
“林姐”南晓拿着手机,气氛不敢出来。
“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吗?!”林姐很生气,原来尖尖的声音刺穿了鼓膜。”秦老板亲自吩咐你和他一起去喝酒。你很好。打个招呼就跑,不要给任何分数!你以为老板是什么人?你还想在DK工作吗?”
“对不起,对不起,家里有急事,我必须马上回家,我只是想打电话给你请假,对不起,林姐,没有下次了,请原谅我。”
南晓鸡啄米似的连连道歉,奈何琳姐姐的火高达八丈,没有道歉就不能取消。
“南晓!因为你我不能告诉秦老板!我的奖金是汤,你这个月不想要你的薪水,让我们一起喝北风和西风吧!“
然后她挂断了电话。
这是一个月的工资!南晓的肉很疼。
她跳了一个月的舞,碰到了莫一轩。
莫一轩这么不朽,为什么现在要去DK俱乐部?
南晓现在满嘴怨言,除了这N镇的红绿酒点,现在是打车的坏时机,她走着停着,举起酸涩的手,不停地打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同时上h)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