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妈发生了(宝贝腿开点)全文章节阅读

那年高考结束时,南晓十八岁,余文豪在星光灿烂的操场上展出,两个人用红耳朵紧紧地握在一起,夏天炎热,蝉鸣,手掌出汗,不肯放手。
不到一个月后,她和俞文豪迅速升温,几乎每天都累在一起,24小时似乎不够。
南晓甚至偷偷地想象着他们的婚姻是什么样子。
但美好的事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俞文豪被家人送到军队接受训练,切断了与南晓的联系,然后在南佳出事,南充业父亲失踪,坏消息不断。
很难想象这些日子是如何度过的。南晓整晚都睡不着。最后,他做不到。他只能用满眼鲜血来帮助这个家庭。但不是她的男朋友俞文豪遇见她的,而是俞文豪在她的脸上写的。
“南家的事,这是我们的事吗?可是你和文浩的朋友,拿着这张2万美元的卡,不要说我们没帮你,而是不要回来。你和文浩啊,不一样。”
南晓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玉家门口的,她只知道自己手里拿着这张卡片,谦卑地对骨髓痛。
这就是为什么她过马路,在几码外被一辆快车撞倒的原因。
在恍惚中,南晓感到全身疼痛、恶心和寒冷。她被抬上救护车时晕倒了。当她醒来时,她已经醒了。
她母亲告诉她,一年来她受了重伤,失去了知觉,这一年由于家庭的经济困难以及照顾和工作的需要而更加恶化。
更重要的是,余文豪一年四季都没有联系过她。

和亲妈发生了
然后南晓红看了一眼,把她所有的小手镯都扔进了垃圾桶,把所有的想法都扔到了那个人身上。
从那以后,她只需要学习、工作和赶上母亲和妹妹。
余文豪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了。
南晓蹲在地上,泪流满面,旁边是一辆黑色的奥迪。
莫一轩坐在奥迪的后座上,透过一扇窗户静静地看着奥迪。
当她刚找到南晓时,她只是有点生气,因为她不能开车。莫一轩让廖克跟着她。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他看到南晓拿出手机给别人打电话。
她似乎在笑,她不知道什么是如此高兴地说话,但过了一会儿,莫一轩发现,像一朵乌云遮住了晴朗的天空,她的表情立刻崩溃了。
很快,电话挂断了,南晓蹲下拿着手机。
莫一轩做了个手势,让廖可知道她要走了。他们错了,莫一轩看到她在哭。
眼泪湿润了一半的脸,什么也没说,整个人显然都很沮丧。
好像是别人。

奥迪仍然走得很顺利,但廖克注意到莫一轩在镜子里的表情有点微妙。
他跟踪莫一轩多年,一瞥自己想干什么,再加上上上上一集在厕所里,廖克觉得有必要和说话的南晓核实一下。
在等待红绿灯之间的间隙时,廖克把南晓的电话号码发给了他的下属,几分钟后,他回信了。
他瞥了一眼,恭敬地对坐在后面的那个人说:“莫先生,刚才和他妻子说话的那个人叫唐宁。这是唐公司的黄金。通话内容也在这里。你想听吗?»
莫一轩本有点奇怪地往窗外看了看,听到这话才想起,他低头喊道:
“很多事情。她打电话给谁是她的案子,你想让我们处理吗?”
半小时前,在浴室里,他被指控犯有南晓罪。现在,他像个橡皮球一样蹲在路边哭泣,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好像是两个人。
莫一轩突然产生了一点兴趣,他想知道背后的两张脸,这是这个人最真实的一面。
夜深了,秋风更凉爽了,南晓紧紧地穿上大衣,下了车,在老房子外面找到了一个等了很久的人。
莫一轩半身靠在车门上,上下打量着她。
南晓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串口报价”的表情,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和亲妈发生了
“我有一半时间,你在开会,我们没看见任何人。”
莫一轩没有说话,但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他的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转向那座老房子。
南晓吐舌头,跟在后面,叹了口气,原来唐唐董事长莫也怕老人知道他在外面“混”啊?
我想我对莫一轩有点控制,而南晓却很闷闷不乐。
她和老人一起吃了晚饭,和莫一轩回到了房间。
南晓关上门,抬头望着那人,毫不畏惧地抬起眉头说:
“莫师傅,今天还要听AV配音吗?”
南晓的大眉毛很挑逗。莫一轩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眼睛,向前迈了一步。
接下来是另一步,直到南晓退下,小腿靠在床边不停。
他慢慢地、慢慢地弯下腰,逼着南晓弯下腰,避免摔倒在床上,然后伸出双头,大笑起来。
“今天别听我的,”莫一轩低声说。“我要和你一起玩。”
不一会儿,南晓就把头发夹在脚趾上。
她把手放在莫一轩的胸前,笑道:“我姑妈还没说完呢。”
“没关系。”莫一轩低下头,嘴唇有意或无意地摇着太阳穴,“我们还有别的办法玩。”
南晓差一点跳起来,脸变得恐怖。
莫一轩通看到自己惊慌失措的神色,知道威胁就要来了,他走开了,两个人都没闻到鼻子的味道。
“你在DK干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和亲妈发生了(宝贝腿开点)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