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在仓库做了)全文章节阅读

那位老人在那所老房子里住了很久。南晓几乎适应了莫一轩的生活。此外,这座老房子离市中心很远,不方便旅行。于是,他们于本周三回到了N镇的莫一轩别墅。
南晓搬回来的那天,她有点担心。离开老莫后,她独自面对莫一轩。
幸好老人也想到了。临走前,他吹了吹胡须,望着莫一轩,说他和南晓在一起比较好。上一次,他穿过半个城市,摔断了腿。
莫一轩虽然脸色阴沉,但他不情愿,但爷爷说他一定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很平静,南晓信守诺言,每天早起准备莫一轩的早餐和独家午餐。
因为莫一轩帮了她好几次,还答应做她的防狼老师,南晓试着和他好好相处,每顿饭都换了式样,还偷偷学了新的食谱。
但是莫一轩不知道为什么,几天的低压,跟南晓说话喜欢回应冷漠,看着人们总是冷淡的,只是在吃午饭的时候微微一脸。
南晓有点头晕,哪里知道莫一轩生气了?
莫一轩这几天开始听梁祝的报告,等着南晓要钱,她越努力,他就越觉得这个女人要钱有礼貌。
心被火噎住了,和太阳相处的时间不可避免地反射在脸上,所以连续几天都没有一张好脸。
但不久,莫一轩发现南晓没有钱的踪迹。
她只是一大早就做早饭,把盒子放在餐桌上,然后出去上学,连续几天,偷偷跟踪她,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莫一轩稍稍放松了一下神经,觉得南晓每天上课都很诚实,很真实。
不,那天梁祝又发了一条短信。
“莫先生,我妻子今天下午不在学校,她被秦泽的车带回来了。”
莫一轩一拍脸,N市DK俱乐部最著名的后台投资者秦泽,N市上圈也是一只著名的小金龟。南晓为什么不上学?为什么要上车?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上次南晓偷偷溜出夜总会时,林姐长时间没给她一张好脸蛋,舞蹈基本上被剪掉了,差点就离开了。
南晓很容易就有了一个林姐在左边,一个林姐在右边,忍受着肉体的痛苦,给她送了一瓶珍贵的香水来保住这份兼职的工作。
再加上家里缺钱这么紧,所以那天DK没跳舞打电话来,南晓也没法说“不”。
她和林姐姐约好了,今天下午她跑进了学校的旧校舍后面。
她没走前门的原因是最近发现有人在跟踪她,南晓从小就有很多追求者。他也习惯于有一两个人紧跟着他。没有很多方法可以摆脱他们。
当然,当她走出阴暗的“壁龛”时,被人盯着的感觉消失了。她匆匆赶到公共汽车站,赶上了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到了夜总会,南晓对林姐笑了笑,把自己的舞衣放在舞台上。
DK的场景有点像一个T台,需要走到人群中间,过去一、二只手擦去碰它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下午活动的人很少,所以南晓不是很警觉,只注意音乐的节奏。
但今天南晓有点运气不好。一位客人不知道他是喝多了还是习惯了放荡。跳过第一段后,这个肚子和手指都很胖的男人喝了一杯鸡尾酒,喝得很好。
过去有客人请舞者喝酒,南晓笑着喝了一口,我没想到胖子会站在他赤裸的手臂旁边开始调情。
南晓机智地面对两句话,退了下来,那人更粗鲁地走近,手也放了他的TA。

晚上,南晓上完夜校,十点多就回家了。
别墅里很安静,只有莫一轩的书房还开着,她轻轻地换了鞋,想还是去厨房榨一点新鲜的果汁。
“夫人,您要再来一份甜点吗?”
“少爷今天没吃晚饭,我们昨晚也没吃。”
南晓说:“他胃口不好还是心情不好?”
从丫鬟的表情看,南晓在心里打鼓。她可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她稳定下来,拿着果汁甜点敲门。
“进来。”莫一轩不抬头。
南晓把食物放在桌上,不说话,想逃跑,不想专心分析报告,莫一轩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地说:“你跑什么。”
“我没跑。”南晓赶紧站起来。“看着你这么专注,只是害怕打扰你。”
莫一轩上下切开,放下文件夹,把手放在下巴上,说:“好吧,听我说,你今天要说什么谎话?”
莫一轩冷笑道:“你今天下午没上学,也没去看戏,这次有什么理由要编出来教我?是课外练习,还是社区做志愿者?”
南晓被冰冷的眼睛像针一样钉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他的嘴突然变得非常干燥,几乎承认“我只是去DK做兼职舞蹈”,但由于莫一轩的性格,他肯定不会让莫一轩在舞台上花两块钱看她。
南晓静静地咬着牙,听莫一轩说:“你那阴暗的关系,是我来帮你还是你自己?”
南晓疑惑地看着他,莫一轩眯起眼睛问:“你晚上怎么回家的?”
南晓目瞪口呆,果然,被人跟踪的感觉不是假的,莫一轩跟着她!她在秦泽的车里不该那么温柔!
“我和他无关!”南晓说。“我刚把他的车开到路边!”
在出口处,她也觉得很没说服力,莫一轩甚至拉了一张脸。
“别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不能再做莫太太,你就不会演戏了。”
一把血刷冲到南晓的房门前,她没想到自己想逃跑:“怎么了!”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莫一轩是一个委婉的说法,而于南晓是一块石头。
是的,莫和其雄的财力,她只是莫家屋檐下的一个可怜的生物,生存还得靠人的鼻子,这个问题不能说“不”。
但她是否曾如此努力地工作,以获得机会,最终被莫一轩的一句话摧毁?
之后,他匆匆走出办公室,没有向莫一轩问好。
她回到房间,关上门,默默地哭了几分钟。
看着这出戏,想到今晚要和莫一轩同床共枕,她突然变得难以忍受。
南晓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迅速整理被子,把其中一张床放在一边。
“夫人,是你吗?”
南晓没有积极回应,只是“我今晚要睡在这里”。
仆人看了看眼睛、鼻子、鼻子和心脏,知道这两个人大部分都吵架了,莫一轩就在这里工作完了,听到分开房间睡觉的消息,他就挑眉毛。
他们没有真正的丈夫和妻子,睡在一起只是为了应付那些祖父母安排的仆人。何匡莫一轩一直习惯于一个人睡觉。现在是分房的时候了。
那天晚上,南晓躺在床边转过身来。
她感到很窒息,找不到一个她不得不打电话给唐宁的人。
电话接通时,南晓的鼻子酸涩,几乎又哭了。
“怎么了?别哭,告诉我。”
“每天起得这么早,在课堂上做兼职,在工作上花点时间,我感到很累,即使挣来的钱不足以补贴这个家庭。莫一轩拼命想得到一个看电影的机会,也可以用一个词来否定一切。我为什么这么难?南晓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再努力也没有未来。”
南晓好久没这么沮丧了。尽管俞文豪的母亲羞辱了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在仓库做了)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