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 wy紫陌(校花系列)全文章节阅读

几天后,阵容调整后,南晓正式接任第三任妻子,朱颖按照莫一轩的吩咐,成为了他的女仆。
但在飞机重新启动的第一天,南晓来到了高原,意识到那里的气氛有点微妙。工作人员没有和她谈太多。其他演员对她有点谨慎。甚至导演也用一种更柔和的语气引导她。
南晓也用自己的头发想,这都是因为莫一轩。
自从莫一轩那天来保护她以来,球队对她和莫一轩关系的猜测一直在以光速增长,大多数人认为她已经被照顾好了。
除了南晓是一个新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触摸到他的气质,所以并没有人来挑衅,也并没有人来争论。
朱棣文的一只莺在脸上写下了她的厌恶。
事实上,朱莹这两天都很艰难,她突然摆脱了黑负荷,和经纪人一起花了好几天的钱或者利用关系来封住媒体的嘴,不容易停下来一点,剧组角色转换的公告又传来了。
第三个女人真的换了南晓的角色!
那天晚上,朱英很生气,连晚饭都没吃。他发誓要把它从南晓手里拿回来。
所以今天,她一开始拍电影,就发疯了,要么来回拖着戏来拍,要么踩着南晓的脚。虽然这些方法都是对人的回应,但直到南晓的脸被撕成碎片,他们才真正发出声音,南晓也很宽容。
但到了下午,演员们休息了十分钟化妆,否则就有麻烦了。
上次黄姐姐为南晓化妆时,她去了另一个剧团。这一次,她是由另一个男化妆师化妆的,这是南晓以前从未见过的。她说她两天前被剧组录用了。
莫名其妙的是,南晓不太喜欢这个人,有人悄悄地提醒他,这个男化妆师是通过朱英的关系进入这个群体的,这让南晓不禁更加警惕。
休息时,她静静地看着他,发现朱英的化妆盒里装着一个白色的瓶子。
轮到南晓化妆了,男化妆师不小心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往气垫里滴了两滴,准备拍打她的脸。
南晓摇了摇头,示意给他气垫。
男化妆师笑了笑,没给,但说:“你不是经常用这个颜色的吗?没有过敏。”

深不可测 wy紫陌
南晓没有退缩,或者坚持要试着背着她的手,男化妆师也不打算听她的,用粉末,似乎要强迫他拍打她的脸,而朱英喜欢冷笑,看着戏。
南小Miso站起来说:“你什么意思?我看不见我脸上的东西吗?”
她吵闹起来,引起了船员们的注意,男化妆师顿时有点尴尬,南晓对他没礼貌,趁他神志不清的时候,砍掉了手拿着这个气垫。
几秒钟后,皮肤上有一个红色的斑点,接着是灼热的感觉。
南晓举起手来。
男化妆师目瞪口呆,笑了两次。“嗯,我不知道会这样。也许你今天的皮肤不太好,所以过敏。”
“我认为这不是皮肤问题。”南晓冷冷地看着他。“我看到你把别的东西丢在气垫里了,那个白色的小瓶子里是什么?”
他不仅是个男装化妆师,连朱莹也有点不安,狠狠地揍了他一顿,给了他眼色。
男化妆师被南晓的眼睛盯着,不舒服,但也被朱英尴尬,不得不很难解释头皮:“这是保湿精华。”
“好吧,把它拿出来,我看看。”
“你怀疑我吗?”
“不,”南晓笑着说。“我只是担心这瓶保湿汽油过敏,需要看看牌子和配料,以免以后招聘。
她说话的时候,朱莹悄悄地走到化妆盒旁边,从里面摸了摸白色的瓶子,放进口袋里,南晓的眼睛一片茫然。

朱莹在剧组被捕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风浪,大家都知道她是这样一个性格暴躁的人只是迟早的事。
相比之下,南晓背后的势力似乎更深不可测。
现在,几乎所有的队员都认为南晓是莫氏集团董事长的情人,有人向她求爱。
南晓对此不太满意,但更加认真,因为这些都不是靠自己,而是靠莫一轩的光芒。
与女一号相比,女三号演技不多,换了女仆演员后,南晓开始从头顶转身不超过五六天。
临走前,南晓对球队有点不情愿,对她来说,这是她的第一部戏,我不知道是否有机会重拍这部电影。
清朝遇刺当天,账目结清,交给了南晓。
她穿好衣服,直接去银行,把大部分工资转给侯文娟,留下一小部分给唐宁,唐宁帮她调查了这些年她父亲的下落。在她看到尸体之前,南晓永远不会放弃寻找。
南晓换了账户,用手机给侯文娟打了个电话。
“早上好,妈妈,我今天死了。
侯文娟在市中心的一家美甲店做指甲,他笑着说:“我知道你有事情要做,妈妈小时候也不疼。”
“好吧,只要家里一切都好,你现在在哪里?在家吗?我想回来吃午饭。”
侯文娟咳嗽道:“我现在不在家,林琳也不在。她停下来想了想,说:‘你知道吗?林琳的病又来了,她在医院里。
南晓有点紧张,忙着问:“我妹妹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马上就来。”
侯文娟告诉了他医院的名字和病房的电话号码,南晓挂断电话,立即停车去了。

深不可测 wy紫陌
当她来到病房时,林南林独自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看电视,大笑起来,没看见南晓进来。
“姐姐。”
“啊,南晓,你来了。”林南林有点困惑,把手机拍在被子上。
“好吧,直到今天我才拍完这部电影,我才知道你又头痛了。医生怎么说的?你想抱紧他吗?妈妈为什么不在这里?”
林南林皱着眉头,说了一声:“你有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谁?”她揉了揉太阳穴,淡淡地说:“我老毛病了,医生能说什么呢?当然可以治疗,就是钱。”
说着,侯文娟拿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她先看了看南林林,然后又看了看萧南。
“我刚买了些水果,南晓,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家都在谈论林林病。”
侯文娟坐在南林林的床头说:“南晓,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和莫一轩回到家里,林林的病又吓了一跳。医生说,如果复发两次,林林林可能不得不留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不好,或者
南晓说:“我需要很多钱,不是吗?我姐姐刚刚告诉我的。”
侯文娟点了点头,“没有一百八十万,林林的病肯定是治不好的。另外,后续的稳定药物也需要钱,这还是一大笔钱,你给我今天的薪水,也许还不够一个月。”
云烨捂着头,适时呻吟了两声,显得很虚弱。侯文娟继续说着,说不可能让云烨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一个月只能慢慢一个月,这个月的钱又回到了高利贷,下个月的钱给云烨治病了。疾病。
她说她很敬业,没注意到南晓正盯着她闪亮的指甲。
指甲表面清新饱满,款式也很新颖,做指甲这么精致,可以花很多钱,不是吗?
南晓看着侯文娟聊天,一次又一次的犹豫,还是没有要求出去。
打完电话很容易,南晓既不同意也不反对,侯文娟也捂着嘴,她知道南晓没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深不可测 wy紫陌(校花系列)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