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单亲乱)全文章节阅读

这两个高利贷者在梁祝手里撑不到两分钟。他们的水平显然不如上次疤痕的水平。另外,梁祝正忙着找南晓。他把手放得有点重。他让他们哭着乞求怜悯,然后跑起来滑倒。
梁祝也没有做太多的纠结,然后转身跑进了南晓小巷——他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妻子的安全。
这条小巷不长,一目了然。一方面,小巷是一座旧的单位建筑,另一方面是一堵砖墙。梁祝从第一栋楼开始寻找,发现了最后一栋楼,却没有看到南晓的身影。
他不敢再等了,立刻拿出手机给莫一轩打电话。
莫一轩今天下午的行程是去附近的C镇讨论这个项目。廖克开车送他去了高速火车站。梁祝打电话来时已经通过了安全检查,正在从工作人员手里拿公文包。
“你说什么?人都不见了?”莫一轩皱着眉头,听见他在讲故事,一步一步地走到出口,“我知道。”
他挂断电话,打电话给廖克。
“取消C城的行程,马上给我找到南晓的位置!”
那一次,南晓偷偷溜出学校去了DK俱乐部,回到了秦泽的车里,莫一轩真的很生气,从那以后,他就在南晓的手机上安装了一个定位系统,想知道她在哪里。
廖克只花了30秒锁定坐标,好消息离他们不远,坏消息是坐标还在移动。
莫一轩看了看地图上的红点,扑向副驾驶。“她一定在车里-否则她不会跑得那么快。你有15分钟的时间在他到达环线之前阻止他!”
在别克的后座上,南晓皱着眉头醒来,花了十多秒钟才发现自己被两个人夹在了一起,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双手紧握在身后,一动不动。
“你在干什么?
她醒来的时候,左边那个穿黑大衣的男人正在打电话,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她的手下,他们立刻抓住南晓的下巴,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
南晓被吓了一跳,扭动着身子,挣扎着,但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对她做任何处理,只在手机上恭敬地说:“是的,是的,没错,我们抓到了一个好老板,他就在去送货的路上。”
突然,车突然停了下来,惯性抓住了南晓,猛地向前撞去,“索”的头撞在了座位上,疼痛使他笑了起来。
她的眼睛模糊了,她发现一辆车停在路中间,迫使司机刹车,然后车门开了,一个人下来了。
南晓目瞪口呆,心都跳了起来。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她看到莫一轩一脸冰冷地解开衬衫上的第二个纽扣,然后脱下夹克递给廖克。
小泉也看见他,被两秒钟的咆哮吓了一跳,挂上电话,两个人不知道在哪里碰触钢管,跟着车走。
南晓想尖叫,但声音被胶带挡住了。
廖克臂弯着这件莫一轩的大衣,知道他是亲自动的手,然后就知道在一边,让场上。
廖可清墨易玄的气质,开始不取,开始不伤。
关键是他知道其他三个人不知道。
小泉不怕老虎,先冲上去,虎胜钢管风,直冲莫一轩的头。如果这是一个百分百的打击,显然没有感觉。
莫一轩侧身一闪,躲开烟斗,然后抬起长腿,在肋骨下鬼鬼祟祟地踢了一脚。
医学证明,肋骨下两英寸的伤口会导致暂时失去活动能力。当然,小泉尖叫着滚到地上。莫一轩拿起钢管,笑着把它摔断了。
小泉总是这样,两人更不开心,莫一轩打人的拳头是他们的血。
南晓瞪大眼睛看了看那场势均力敌的战役,莫毅亭给了他蒲的肉。

当南佳没有破产时,侯文娟也有一个特别的更衣室。
那时,南晓还很年轻,房间里的印象只是衣柜里熨得很好的衣服,一堆精致的女帽,五颜六色的高跟鞋,还有一股怡人但却不为人所知的气味。
长大后,南晓没有时间拥有这样一个“衣柜”,南晓一家倒了。
她没想到自己童年的模糊想法会在成为莫一轩夫人时实现。
更衣室不太大,不足以吓人,但衣服排成一排,至少有120件,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和女鞋凌乱地塞满了房间。
仆人帮南晓脱下大衣,从衣柜里一件一件地把衣服拿出来,让他试穿,几套衣服先后换了,最后根据南晓的身体和气质,选择了高高的、肩部张开的黑色紧身连衣裙。
她的头发并没有修剪过,而是叠在肩上,接着是褶皱的化妆品、相配的鞋子和珠宝,脖子上戴着一条沉重的蓝宝石项链,项链的重量让她有点沮丧。
“这只是家庭聚餐,真的那么大吗?”
仆人笑着说:“这是你结婚后第一次参加墨家的家宴。墨家非常重视这一点。你怎么敢面对这个?»
她说,南晓知道这是莫一轩的意思,她不小心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
最后,化妆完毕,南晓穿着六厘米高的高跟鞋走着呼吸,告诉自己要挺胸挺胸,然后才开门。
莫一轩就在门外,看见人们出来,眼睛微微发亮。
但是从嘴里说一句恭维话,比上天堂还难,所以莫一轩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上了车,但没什么好说的,一种微妙的尴尬开始蔓延开来。
莫一轩是天性的产物,不喜欢多说,南晓是一个很困惑的头脑——她既要感谢莫一轩,又要担心母亲和妹妹,还要担心家庭聚餐。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的思维失控地陷入了一个问题: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莫一轩这两天对她太好了吗?
自上次秦泽事件发生以来,他从未杀人,今天他救了她,给她下药,还准备了一个特别的更衣室,让南晓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很快,她找到了一个原因。。。都是因为她只是莫太太。
外为面部,内为家庭,所以只有莫一轩
南晓暗自想起:不管莫太太是谁,她什么都不是。
冷不丁莫一轩突然打开,南晓一兴奋,“味噌”一身直。
莫一轩皱了皱眉头,又停了下来,好像在想措辞。
“今天下午,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以后,除了梁祝,我还会派更多的人在你身边,你有一根头发,这些人不想动。”
南晓的心在跳动,转过头去看他,只见莫一轩正往窗外看,眉毛微微扭曲,表情严肃而微微扭曲。
他说:“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帮你调查你母亲和妹妹的事情。”
南晓目瞪口呆,有点神志清醒,莫一轩似乎是在伪装来安慰她?
南晓转过头,低下头,聊了一会儿,却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来说:“谁是晚上的家宴?”
莫一轩看着她,发现她真的不想谈这个。她沉默地说,然后说:“除了我爷爷,还有我的两个姐妹,我的姐夫和他们的孩子。”
然后他补充道:“和我在一起,不要太紧张。”
车停在酒店门口,莫一轩下车,向南晓伸出手来。他是个很绅士的人。
南晓犹豫了一会儿,把手放在小胳膊上,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穿上裙子,庄重地走进大厅。
但不到两步,一个穿着香槟酒的中年人俯身向他喊道:“墨水大师”。
莫一轩是莫集团一个重要项目的合作伙伴,遇到莫一轩时,莫一轩低声对南晓说:“我要跟他谈两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单亲乱)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