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其实,莫玉莲的话让俞文豪感到尴尬,但莫玉莲一直很坚强,不允许别人提出异议,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儿子。
这就是为什么他连一句话都没想说后尴尬,还是由余清远回到圆圆的舞台上。
余文豪焦急地看着南晓,发现南晓根本没往这边看,而是端着一杯酒,差点把酒噎住。莫一轩的手拍了他两下,两人显得特别亲密。
他的心突然像针一样,酸痛。
莫玉莲看到儿子这样,皱着眉头,扯下衣裳的一角,从牙齿里挤出一个声音:“你看得还不够!”
余文豪僵住了,余清远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但现在余清远更头痛了,是莫玉莲。
余清远用一种声音说,只有两个人能听见:“我太习惯你了,你和玉家有什么事吗?今天你得罪了莫一轩,你在老人面前回答了。如果我不道歉,我以后怎么能谈生意呢?!”
莫玉莲被余清远斥责。她心里有些怨恨,但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老莫笑了,让筷子动了起来。她俯身吃晚饭,什么也没做。
今晚,除了莫一轩的大家庭外,还有几张与莫一轩有业务或工作关系的远亲表。
莫一轩在商场里看到了办法,老莫当众认出了自己在莫家的地位,这些人一定要来结婚。
桌上的几个人轮流来祝酒。喝了一圈,没说还有第二圈,莫一轩镇定下来,一个接一个地倒了黄汤,没换脸。
南晓担心是否要戒酒,文倩笑着说,“阿姨,叔叔经常在酒廊谈生意,酒量也不错。这些人今晚来找他。莫的当权者的场景仍然可以抗拒。别担心,我们吃我们的。”
话虽如此,南晓仍在观察邵一轩的一举一动,在家宴结束时,她发现莫一轩往杯子里倒酒的速度明显下降,偶尔把杯子里的酒都倒出来,南晓知道自己喝醉了。
但莫一轩的脸还是那么平静,有点模糊。南晓不得不忍受他——喝醉了也可以假装没喝醉。
家宴结束后,大家先送老莫回家。
南晓和廖克把莫一轩放到车里,九点零三刻后终于回到别墅。
廖克帮着把人放在床上,两个仆人急忙帮忙,廖克趁南晓不在的时候,低声说:“今晚你不必来这里,大家都回附件关上门,不要出去。”
仆人抬头一看,点了点头,在房间里装作忙了一会儿,和廖克私奔了。
醉醺醺的莫一轩躺在床上,死气沉沉,南晓想帮他脱衣服,差点摔断胳膊,没能成功。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莫一轩!”南晓忍不住,喊了好几声没人醒过来,终于鼓起勇气拍下了莫一轩的脸,说:“起来,先换睡衣,我给你做些醒汤。莫一轩?莫一轩!“
美丽的莫主席皱着眉头,像个三岁的孩子,转身开始睡觉。南晓心平气和,两个手指放在脸颊上,喊道:“脱衣服!“
最后,莫一轩似乎有点清醒,慢慢地坐下来,开始松开钮扣,南晓松了一口气,走到厨房里做了一道醒酒汤,他把汤拿回来,发现那个人连外套都没脱。
但莫一轩却严重的脱落了,衣服上的最后一个扣子已经很久没有表情了。
南晓忍不住哭了笑,“让你解开扣子,别开枪。”
“我是,我明白了。”他的嘴唇卷成一行,眉毛皱起来,好像对南晓的话不满意似的。
“好吧,你想放松一下吗?你想洗个澡睡得更快吗?”所以举起你的手。”
第二天,南晓心神不宁地从床上起来。昨天她醒得很晚,因为她照顾莫一轩。
罪犯睡得很好。南晓有点生气。他真的很想把头发梳一下,但考虑到危险,南晓只好放弃了。
她穿好衣服,洗脚,准备早餐,然后出去上学。
莫一轩在安静的别墅里醒来,他揉着庙宇,头因为昨晚的酒还是有点黑,情况叫“南晓”。
言语本身就是一种冷淡,幸运的是周围没有人。
莫一轩仔细思索,暗暗斥责,站起来,开始穿衣服。
洗完澡,他转向餐厅。桌上的粥有点热。他拿着尝了尝。这是他最喜欢的口味。然后他打开椅子坐下。
“她今天早上还在学习吗?”
仆人笑着说:“你知道你妻子在学校很忙,但她每天都给你做早餐。有时我们会看到她在那里用食谱工作。”
莫一轩挑着眉毛,不说话,却弯下腰去喝粥。
仆人不知道昨晚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看来莫先生今天早上心情很好,和他们在一起要轻松得多。
饭后,莫一轩带着南晓去准备午餐,让廖克开车去公司。
在车里,他拿起iPad,查看文件,但不知不觉中,它漂浮在数千英里之外。
莫一轩对昨晚发生的事记忆犹新。他回忆说,他似乎有点不对劲,不知道自己是否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但记忆中却有一件很清楚的事情,那就是——南晓似乎喜欢揉她的头,莫一轩不记得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
回想起来,莫一轩并不生气,但他的心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开口,有点甜。
他下意识地抬起嘴角,但意识到自己在笑,弧度很快就退了。
莫一轩镇定了心,对开车的廖克说:“你今天回来后,你会有时间把我的名片给我妻子的。”
廖克听了这话,忍不住对着镜子里的莫一轩说:“莫师傅,如果你妻子拿着你的名片,把它刷给侯文娟。”
莫一轩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别担心,我相信她是有道理的。”
然后打电话给梁朱,让他保护南晓。
安排好这些事情后,莫一轩的精神开始工作。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昨夜,这位老人正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意味着,莫氏集团的许多股权和子公司都将以他的名义合并,从晚上到白天只有几个小时,下属发送的文件都装满了邮箱。
莫一轩再次抓起行政助理送来的日历,发现今天还有三个会议要举行。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头痛。
到达公司后,第一次见面时间是上午10点到下午1点,最后接近尾声时,莫一轩手机叮咚,收到了梁祝的留言。
“莫先生,俞文豪来看他老婆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要阻止她吗?”
莫一轩看了看留言,转过笔说:
“不,我自己来。”
他站起来,命令廖克和他的行政助理结束会议。他走到一楼,直接开车去了南晓学校。
莫一轩开车到学校门口,打电话给南晓。
“你在哪儿?”
“我在学校喷泉的长廊上。”
“文浩在你旁边吗?
在南晓问“你怎么知道的”之前,他挂断电话,开始停车。
电话一接通,俞文豪就听到他叔叔的声音,当我听到小叔叔说他要来的时候,他有点困惑。
南晓拿起手机,看着他说:“你也听到了吗?为了我们俩,现在就走,别再找我了。”
余文豪拒绝了。
他梦见南晓昨晚为了钱嫁给了莫一轩,我认识他这么久了,那年夏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同意在俞家结婚吗?
莫一轩买得起,余文豪也买得起。
所以俞文豪今天早些时候冲过来,把南晓挡在B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