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家庭同乐(站着做一次)全文章节阅读

我只能跟着鲁清学的精神,把盘子拿在手里,再吃一次。
方若金看了一眼白眼,开始打心底的小算盘,我实在无法自我介绍,只好借助白静的手来除掉江心。
但是这个漂亮的白人什么都不是,他似乎需要更多的思考。
姜新,这不是我的错,是你的错!是你来到我的生活,你不怪我。
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责怪自己,阻止自己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陆庆雪对此一无所知,但白静吃完托盘里最后一块蛋糕后,他小心翼翼地拿着托盘。
“静姐,你能回房间休息一下吗?”
白静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跟若金来谈谈,我先去我的房间。”
白静站起身来,只见厨师拿着一碗面条朝二楼走去。
方若金也看到了这一幕,站起身来,抱着白胳膊,在耳边低语。
“荆桂姐姐,现在的鲁家,归根结底,你才是主人,他的心什么都不是!未来的鲁家”
白静转过身,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朝二楼走去。
方若金说得对!现在陆佳,她还有一席之地,靠着母亲的落地,还有声音。但未来陆佳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必须尽快把江鑫赶出去。
白菁在房间里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有办法把江心赶走。
她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当电话挂断时,嘴角露出一个愉快的微笑。
姜鑫,你握着我的手。
第二天早上,有人叫陆牧去购物。鲁梅南一大早就去了公司。陆清学去方若金玩。
有一段时间,鲁家只剩下白菁和姜鑫。

两个家庭同乐
“江心姐姐,今天你不需要一个仆人把早餐带到梅南哥哥的房间吗?”
江鑫一坐下,白菁就发现脖子上还有两个紫色的斑点,真是个无耻的女人!
“我不是瘸子,也不是瘸子,但我可以一个人下去吃饭,不必被派去。”
姜鑫没听见她说的话,却懒得取笑她。
白菁停下来砍掉了荷花蛋的手,看着河心。
“江心姐姐,昨天你问梅南哥哥什么时候吃甜点。
白静看着江心,却没人在身边,江心面前没有化装吸引快乐的笑容。
“梅南兄弟不喜欢甜点,但他喜欢我自己给他买的甜点。”
白静故意把这两个字的发音加重。
姜鑫也不在乎,懒洋洋地回答:“哦。”
白景玉没想到江心会有这样的反应,于是我想,也许她看起来很平静,里面有风和云?
“江心,你应该早点离开鲁家,这不是你该住的地方。”
姜鑫叹了口气,心里暗暗的怒气。
“那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那是谁?”
最后,增加了另一句话。
“我现在是鲁家的小奶奶,请问你的身份是什么?”白小姐,你姓白,不是鲁。”
江心的音调,在白荆的听觉中却像平原的雷声。
“在这个家庭里,你是陌生人!我是白,但我和哥哥是一起长大的,我姑妈认为我是他理想的儿媳!“
“静姐,你自己说的,你是母亲理想的儿媳。”
姜新也强调母亲。
慢慢地继续说:“可惜鲁莫南是瞎子,我只想找到那种不是我母亲理想的儿媳的人。”
“但现在,毕竟,我们结婚了,米饭熟了。即使我妈妈不想再承认了,我已经是她的儿媳了。”
姜鑫装出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看着白静,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突然想知道这个女人有多蠢。
打电话给地球母亲,这是白菁的愿望。
因为这意味着她嫁给了鲁梅南,所以她可以打电话给生下鲁梅南并把他抚养成人的女人。

江鑫把衣橱里的衣服都挑出来扔在床上,但还是没选合适的衣服。
最后,他无奈地把红色的中长袖衣服和黑色的裤子和长发混在一起。
江心照镜子,像个傻瓜,我忍不住低声说:
“会更吸引人吗?”
最后,我不得不选择一套休闲运动服,戴上棒球帽。
看着镜子里的人,姜鑫总是心满意足,一种风格的改变,不应该被发现。
医院里有各种各样的人。
刚进医院,姜鑫就戴上帽子和面具,现在不要说是苏正,他是姜鑫的哥哥姜左,不一定能认出她。
江鑫没想到苏军会在医院附近部署人员,没注意到医院周围的环境,也没注意到黑衣人躲在黑暗中。
他一进医院门,就被人抱着。
姜鑫没来得及呼救,就被一个黑衣人捂住了嘴。姜鑫低声说:
“江小姐,苏先生等你很久了!”
姜鑫瞳孔瞬间放大了很多,心里不禁开始自责。
你没什么好怕的!你怎么能忘记苏是谁?让你的良心不满意,现在看看你是怎么出来的!
在医院里。
苏决定躺在病床上,一只石膏脚,还挂着半个空的,手在读秘书刚刚发来的声明。
这几天,他的腿和脚都不舒服,除了想把江心带回K市,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去工作了。
听到门开着,我抬起头,看见保镖和姜新一起进来,把文件放在了桌边。
苏抬头看了看江心。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带着意想不到的微笑。
事实上,在医院里,安排人力只是一种精神上的赌注,毕竟,如果江心真的没有看到他,他也没有。
苏指着他旁边的沙发。
苏见姜鑫不肯坐下,决定半路站起来。
姜鑫皱着眉头,急忙抱着他。
“不,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转。”
虽然他们被保镖带到医院病房,但他们在医院的最初目的是看看苏是怎么受伤的。

两个家庭同乐
既然你不能躲起来,就把自己当成是来看他的人。
“好多了。”
苏凝视着江心的双眼,充满了温柔。
最后,他拍了拍受伤的腿,内疚地笑着说:“我不能为你出去,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外面等你。”
江心撅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亲爱的,坐下。”
姜鑫坐在沙发上,仔细想了想,然后转身对他说:“苏左大哥,我们取消婚约吧。”
苏决定目瞪口呆,心中顿时爆发出的火花被悲伤所取代。
他还想问:亲爱的,难道我不够好吗,只要你说,我就变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但毕竟,苏从来没有把这些话从心里说出来,因为他知道,不管这些话是什么,江心的心都不会改变。
苏看了江心一会儿,笑了笑,轻轻地问:“我的心,你饿了吗?让我给你买点吃的。”
“不,”江心站起身对苏州说:“苏智兄弟,我明白了,别再缠着你了,我们真的不合适。”
当你完成后,转身离开。
“亲爱的。”苏打电话给她。“我受伤是为了救你。”
姜鑫转过身来,看着他说:“我没叫你救我。”
苏很震惊,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但他没有再谈这个了。他松了一口气,向守卫大门的保镖望去。
“先出去,我有话要告诉你。”
保镖们鞠躬,转身关上门。
江心闭上嘴唇,看着门关上。
“苏觉大哥,我以为我什么都说了。”
“亲爱的,如果你不想结婚,那么我们可以先不结婚。不管怎样,我们已经订婚了,只要你不想结婚,我们可以无限期地延长婚姻。”
苏决定改变他以前的暴政,并说服了正确的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两个家庭同乐(站着做一次)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