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吃饭还在顶)全文章节阅读

因为苏撞车的时候一定是摔倒了,所以还有一些药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陆墨楠说:“苏先生要先照顾好你的腿,我们先走。”
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声音的保镖匆匆赶来。
看到侍卫进来,苏只好顺着床站起来。
“留着你的心,我就放你走。”
鲁梅南有点头疼,这个苏祖,这真的是人做事的数据吗?
“苏先生,我劝你聪明点,别再缠着我老婆了,不然我就打断你的另一条腿!”
苏一定被这句话完全激怒了,命令一边的保镖。
“我不想见这个人。”
姜鑫摇着鲁梅南的手,焦急地看着他。
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陆先生只有一个秘书,如果双方真的举手,陆梅南可能会遭受很大的痛苦。
陆不屑地看着这些保镖,带着心离开了河边。
保镖们互相看了一眼,完全不理对方,互相看了看,开始一起工作。
鲁梅南拉着江心身后,一只手解决了这两个看似强壮的保镖,其实特别虚弱。
出门前,记得回到苏正身边,建议:
“苏先生,我建议你换个保镖,恐怕这些垃圾不能保护你。”
在那之后,他的头没有回来把心脏从河里拉出来。
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秘书冲到路先生的车前,为他们打开车门,然后跑开,打开司机座位上的门,坐了下来。
他一上车,姜新就松开了鲁梅南的手,怒吼道:“鲁梅南,你能不能别这么变态!”
陆怒视着她,冷冷地笑了。“我是个变态吗?姜新,你一定要明白,如果不是我,你就这么迷茫被人卖不出去了!”
“如果你不是变态,你为什么来医院?
陆看了她一眼,还没解释。
他在医院对面的一家咖啡馆里谈生意,看见姜鑫从出租车上下来,上次她来医院只是为了看一个男人,鲁迅心中的无名火苗向上扑来。
然后,她匆匆忙忙地谈了谈,然后跑开,听说她要答应苏回到K的谈话中去。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怎么办?你不让我调查你,免得我知道你和这个人的关系吗?”
姜鑫沉默不语,以为鲁梅南不仅在调查她,还派人跟踪她!姜鑫心里的怒气更大了,却什么也没说。
鲁梅南冷冷地看着:“怎么了?你不敢说吗?还是你不好意思说?”
姜鑫回过头来,清晰地写道:“我不会告诉你你能对我做什么。”
路冷冷地低声说,希望她什么也不说。
双手抱在胸前,一字不差的秦凤收集了报告,慢慢说。
“江鑫,K市姜家谦,现为二等漫画家。父母去世后,只剩下一个哥哥了。”
江左,神经学家,目前在美国学习。
“苏戎,K集团董事长,姜鑫未婚夫!“
陆美南的话还没说完,因为他知道有些话不需要那么清楚,大家都知道!
江鑫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有些事鲁梅南查得很清楚,很多都没用。
但突然反应过来,鲁梅南说“苏正,江心的未婚夫”这句话,咬得特别清楚。
姜鑫不耐烦地看着鲁梅南,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了?你嫉妒吗?”
路看着她,“你觉得苏一定是你的未婚夫,值得为你骄傲,不是吗?”
姜鑫用一只手捂住下巴,装作认真思考。
当她看到卢的鬼脸时,她忍不住想取笑他。
“就是这样。”
鲁迅的忍耐完全耗尽了,直接把河心往上推。
别忘了拉汽车的隔板窗帘。
姜鑫没有反应,让他接吻。
第一次是她服药的时候,她没有意识,无法抗拒,但这次不同了,但原因很清楚!
婚姻生活不和谐是什么意思?原来这只是一句话,但当姜鑫看到陆的裸体上衣时,不禁想到了另一个方向的邪恶。
“谁会和你的丈夫和妻子和谐相处?”鲁梅南喊道。
吕不在乎她把他当流氓对待,毕竟,当他遇到她那瘦骨嶙峋的身躯时,他不禁要多问些。
在这一点上,被江心看做流氓没什么不对的,但鲁梅南却受到了认可。
看着鲁梅南一直盯着自己看,姜新把被子拖到胸前,跑进了浴室。
身体上那种粘稠的感觉依然存在,很明显早上就直接上床睡觉了,没有打扫干净。
不过,有人说,江心不知道为什么要放松一下心,幸好路美南也顺便给她洗澡,她现在就要跳下去了。
鲁梅南望着姜鑫,裹着被子,冲进浴室,笑得更深。
这个女人总是很可爱。
第二天一早。
当陆家的仆人准备早餐时,门铃响了。
管家看到那个人穿着不寻常的衣服,礼貌地问:“早上好,先生,你在找谁?”»
男人穿好衣服,和蔼可亲地回答:“你好,我在找江心。”
管家有点吃惊,姜鑫是谁?我突然想起刚进门的年轻奶奶的名字,好像是姜鑫。
突然,他笑了笑,问:“你来看我们的小奶奶了吗?»
那个人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眼底有点生气,但他还是笑了。
“是的,请大声喊叫。”
姜新,你真有天分,没说就成了别人的小奶奶,以后再说吧!
管家看到那个男人既温文尔雅又彬彬有礼,又是他奶奶的朋友,忙着迎接门口。我忘了查对方的身份。
“先生,请跟我来。”
“拜托。”
那人点了点头,跟着管家进了别墅。
在客厅里把那个人安排好后,管家叫人倒一杯水,然后让那个人上楼大喊大叫。
“打击乐…”
陆墨楠眉头微微扭曲,不理会。
抱着这个女人睡得更久不容易,她太无聊了,这么早就敲门了!你不想这么做吗?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打击乐打击乐
门又被敲开了。
鲁梅南弯着胳膊小心翼翼地把那个人抱了起来,一脸阴沉地打开了门。
管家一看到鲁的表情就知道他很生气。他也在陆家工作了十多年,就像看着陆长大或认识他一样。
管家没有转过身来,直截了当地说:“少爷,有人来接奶奶了。”
“那是谁?”
鲁梅南刚醒来,声音有点懒。
管家想了一会儿,回答说:“一个奇怪的人自称是年轻奶奶的朋友。”
陆默走过管家,向前走了两步。他看见客厅里一个男人的后背,眉毛紧绷。
我想,这不是苏的决定!
这个人也很绝望!告诉他姜鑫和他结婚了,为什么要来纠缠姜鑫?
鲁梅南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暴力的神情,从管家走过,直奔下了楼。不管他们刚刚醒来,他们都穿着凌乱的家装,不说话,甚至连自己的样子都没有安排好!
鲁梅南走进客厅,走了一步。从后面看,这名男子的头发形状和颜色与昨天在医院看到的不一样。
当我向前走的时候,我看到这个人长什么样,我发现他有点像姜新。
有点惊讶地喊道:“姜左?”
姜左把杯子放在手里站起来。他对鲁梅南现在的着装有点不满。
但还是礼貌地伸出了手,我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江心的哥哥,江左。”
管家听到这话,轻轻地鞠了一躬,很快就离开了舞台。
江左刚才没说他是江心的朋友,这是管家先生自己的命定,好吗?
鲁梅南看着脚下有风的管家,微笑着握着上江的左手。
“对不起,江先生,我的心还在睡觉。”
卢不可能给他第一次见到的人打电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吃饭还在顶)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