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一样的占有(主动打开腿)全文章节阅读

“你在想他吗?”沈延峰低声说着,放下手中的刀叉,眼睛冷冷地望着他的想象。她眼中的冷光使她颤抖。“你知道你在激怒谁吗?”
苏想笑一笑:“她不是女人。”
“这是我从国外回来的大金香精,沈家打算走这条昂贵的奢侈圈这条路,苏要荣。”沈艳峰看着她,略带讽刺,“你觉得你能负担得起吗?”
“但在沉默中”
沈艳峰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又拿起刀叉,餐具在他眼前闪烁着光芒,“这是你唯一能守住的资本,你不明白吗?“”“
沈艳峰说再也不看她了,站起身来,不屑地把邮票扔了上去。
苏想一动不动地站在他身后,脸上充满了怀疑。
她知道沈艳峰不喜欢她,所以花了五年时间才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现在他直接告诉她,由于沉默,他可以留下来。
那个连亲生父母都不认识的野狗?
但沈延峰的话在他心中回荡,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他。
沈艳峰心中没有一席之地!
恨要她的心自由地长大,慢慢地覆盖了整个心,她紧握拳头,嘴里充满了血的味道。
“总统,”秘书带着消息敲门进来,“你让我查一下温妮的消息,都在那儿。”
沈延峰把东西放在手里,鼻子上戴着一副只在办公室里戴的金丝眼镜,这增强了他的气质,可惜当他一笑,就可以看到那个人的神气。
“说吧。”
“是的。”助手恭敬地张开嘴:“温妮的中文名字叫温妮,四年前作为设计师助理加入李群,一年后突然成为神龙的首席弟子,看不到L博士的结局,然后不久就去了落基山脉大学学习,进步很快,在学期里已经获得了几十个奖项,两年后,毕业后,作为杂货店老板回到了李家。”
“今年,我们接受了我们的提议,因为我们付了很高的薪水,我们正在挖掘这个人才,温妮自己也有父母,她想回家。

疯了一样的占有
沈延峰一边听秘书解释,一边用手指轻拍桌子,翻开了第一页,手指的第一行滑动着:“亲爱的父母?她在中国有什么样的家庭?”
沈延峰不太同意,皱了皱眉头,“四年前,为什么没有数据呢?”
“对不起,沈先生,温妮除了在孤儿院长大,甚至在她住过的孤儿院,从来没有其他的记录。我想她过去可能身份不好,私下里篡改了记录。如果这次回家寻根的话。”这可以解释。”
“我不想听你猜想的结果。”沈艳峰眯起眼睛。
秘书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饶在空调里很冷,还是给他一点压力:“是的,沈先生,我去看看。”
“算了,出去。”
沈延峰手指撞在桌子上沉思,四年前沈延峰出生在天上,抹去了过去的痕迹,还是根本没有过去?
不管答案是什么,这证明她隐瞒了太多的秘密。
沈延峰想到了各种各样的近景,这不仅给了他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而且给了他一些意想不到的角度和记忆,这个人有点相似,今年的孩子也五岁了。
五年前,苏金如的孩子应该已经五岁了。
沈延峰被他的大胆想法吓了一跳。
然后又有一个压力,无论是从性格还是外表来看,两个人完全失去了联系。我真的很紧张。
苏金如五岁了,你还没准备好出去吗?
温妮,你到底是谁?
第二天,文田像往常一样去幼儿园,坐在座位上,突然推了一个长长的盒子给她,斯威特站了起来,有点慢,站在一个大的英文字母链上。
静静的耳尖已经有点红了,有点不舒服地扭着头解释说:“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妈妈的。”
甜蜜的快乐从背包里拿出她的小手机,拨打无声的电话号码,听到对面传来的长长的声音信号,然后被捡起,发出声音。
“沉默的兄弟,明天你要吃我妈妈的饭!”
头顶另一端的那个人有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在闪烁和吹口哨,然后直视着说:“温妮小姐。”
苏金如皱了皱眉头:“沈先生,对不起,斯威特想安静地打电话,如果不方便的话。”
苏金如莫名其妙地听着电话里忙碌的声音,忍不住诽谤自己的心。
另一边,殷峰站在寂静的房间里,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一股无名的火扑进了她的心。
只是他接了那个女人的电话,然后发生了火灾。
他语调中的疏离、厌恶和不满都是他无意中表现出来的。
深夜,苏进像五年前一样,日日夜夜,做了一场噩梦。
在梦中,两个女仆都很强大,根本无法逃脱。寒冷的液体迫使她张开嘴咽下去,一张大嘴巴从鼻子和喉咙里伸出来。她跪在地上,咳嗽得厉害。他的腹部绞痛。
像五年前一样,他们的声音扭曲而沙哑:“苏小姐,我劝你把这个孩子放下,尽快替沈太太找别人!»
声音像鬼一样回荡,像尖指甲在黑板上滑动,苏金如尖叫着猛地醒来。

疯了一样的占有
在冷汗的背后,指甲抓住了身体下面的薄毯子,扭曲成一团。
她叹了一口气,一边点着床头灯,柔和的灯光驱散了一部分黑暗的恐惧,苏进仿佛片刻,只觉得那些让她迷惑不解的东西都散去了。
“又是噩梦吗?”电话对面,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和苏金如对话,一个不同寻常的熟人。
“熬夜为客户制定计划,”那个人在电话里打哈欠说。“你确定我没睡,否则你就不能给我打电话了。最近经常做噩梦吗?”
“幸运的是,这周只做一次。”
“好吧,看来你已经很好地适应了内心的生活,继续这样做,尽量不要再这样做了。但是,胖子,你确定你不会真的后悔回到家里吗?一开始我带你去的,这样你就可以摆脱她家的痛苦了。”N、你怎么能不想呢,你现在又要穿过泥泞的水了。”
说到这个话题,苏金如的嗓音下降了三分。
“好吧,我不怪你,你知道,我没有理由支持你的决定,你现在打电话给我,你应该说得更多,不是吗?”
苏金如笑道:“这次我给你打电话,想问你一个问题,爸爸怎么样?”
朱念飞的声音松开了,笑着安慰道:“放心吧,你父亲有我的人在那里,他们什么都不敢动。”
“我还是不舒服,”苏叹了口气。沈延峰总有一天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对苏州北胜的威胁是不可避免的。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把父亲调到美国来照顾她,而不被沈艳峰的人发现。”
另一边的楚年并没有耳语,他似乎在想:“可行性很高。”
“我可以试试,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告诉你的,但我可能需要一份签字的转让申请。”
“好吧,我抽出时间去你的旅行。”苏进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仿佛一块大石头终于掉进了她的心里,她微笑着,发自内心地致谢:“年飞,谢谢。”
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朱念飞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小声告诉那个男人等一会儿,然后问:“金如,你真的想这么做吗?”
“我说,我无能为力,”苏金如带着一丝苦涩说,“甜美的身体是不能拖拽的,没有他生父的骨髓,我们都无能为力,而且——”
她停了下来,声音里一阵颤抖,抓住毯子的手,不知不觉地按了一下:“五年前,我总是让她回到沈艳峰身边,不管怎样,年飞,谢谢你的支持,真的。”
“好吧,胖子似的,说我不开心啊,听话啊,这么晚了,请上床睡觉,喂饱心肠好打仗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疯了一样的占有(主动打开腿)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