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而她,我讨厌一口气吞下一切,虽然丑,但很好吃,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
娄斯陈看了看,也拿起筷子吃。
有多久没吃到这么安静的东西了?不是因为公务,就是沉浸在寻找徐南翔的过程中。
“你太刻薄了,怕我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吃了,就把我偷走了。”徐庆焕不高兴的眉毛一挑,就在那人面前把食物拿走了。
“好吧,都是你的了,没人偷你。”娄世晨看到她嘴角还留着米粒,美丽的脸忍不住笑了。
而那个看不见的小笑容,罗飞抓住了他,心底是万分惊讶。有多久没见过这么舒缓的笑容了?
徐庆环放下筷子,只见那人站着,好像在等着说话,但她真的不知道徐南翔去了哪里,虽然当年尸体还没有找到,但大家都断定她已经死了。
浩瀚的大海,为什么他认为徐南翔没有死,否则,为什么徐南翔不回家,连最爱的男人都不想?她不必躲起来。
“你要甜点吗?”娄斯陈露出很有象征意义的笑容,看到徐清环几乎没喷茶。
“好吧,不,我想洗个澡。”好几天没洗澡是不礼貌的。跟你说话很臭,不是吗?徐青笑着说,脸上一脸浓密,朝浴室走去。
关上玻璃门,脱掉衣服。
外面的人,能很清楚地看到女人的影子,地板上的灰尘忍不住皱着眉头,这个女人真的很自由。
看到罗飞还在等待生命,立刻张开嘴,“别出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看看。”
“啊。”罗飞惊愕不已,心里觉得那不公平啊,他没有回头看,即使这个女人娄若陈不感兴趣,他也不会被污染啊,但再次,徐庆环是老板未婚妻的名字,他还是真的不合适。
罗飞聪明地走了,然后关上门。
楼世晨耐心地等着,拿起一本财经杂志,点着一支烟,耳边是流水的声音,女人们还在轻轻地唱着歌,有点不和谐,但听上去很舒服。
是什么让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很舒服?
徐清环张开彭彭的头,其实没有洗脑,脑子里想着怎么逃,两个人,而且是孔武的强者,一米八五,除非她有翅膀飞翔。
外面没有很多保镖。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如果,最后,她还是不知道徐南翔去了哪里,除了跑去结婚之外,楼世晨还会跳进海里喂鲨鱼吗?
我想得越多,我的心越冷,我就越觉得热水变冷了。
有一段时间,徐清环还没准备好出门,而娄斯陈等了很久,烟灰缸里有无数烟头,脸上依旧没有温度。
徐庆环心中一阵寒意。事实上,她根本没听说过娄思成的故事。她平时看起来很好。然而,与徐南翔交往时,他变得特别嗜血和残忍。
我记得有一次,徐南翔得意洋洋地回来吹牛,一个男人戏弄她,娄世晨让这个男人永远保持沉默,远离城市,至于流亡非洲,还不清楚。
徐清环仍然沉迷于回忆,这时,娄思晨出现了,她的身材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压抑的感觉是满满的,徐庆环正要后退,但内心深处却惊慌失措,脚步不稳。
“小心点。”娄思陈低声说道,一只大手勾住,腰紧紧地握着,突然,两个人很亲近,出现了暧昧的表情。
徐庆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更为剧烈,因为紧张或其他原因,她并不清楚。
那个急匆匆害怕的人跑开了,挣扎着,但不小心把浴袍的腰带扯了下来。
有一阵子,一个女人胸前的春光让男人看见了,他冰冷的脸似乎在其他情绪中闪烁,但很快就被他遮住了。
“我只是负责告诉你徐南翔要去哪里,你也不能保证找到她。另外,你找不到她,也许你是无能的,为什么全怪我。”听到娄思晨的威胁,徐庆环有点生气地离开了他的嘴。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涩谷找呢,也许徐小姐更能找到你妹妹南翔。”娄思晨眯着眼睛,一句简短的话没有深刻的含义。
徐清环听了娄世晨的话,心里“咯咯”了一会儿,很难,这个娄世晨还会把她绑在日本吗?她不想。
“不,我的本事和你的本事在哪里?”徐庆煌笑着向娄思晨鞠躬。
“你不需要笑容来取悦我这么不情愿,丑得我看不下去了。徐小姐二,我敢肯定,既然我陈局答应让你走,他一定会说话相信的。”陈局没有转过身来,似乎不想看到徐清环这样。
“没关系。”徐庆环听了娄思晨的话,面对着一片无忧无虑的声响。
事实上,当我听到娄四珍的“丑我不站着看”这句话时,徐庆环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愤怒,但不仅仅是愤怒。徐庆环不如徐南翔好吗?但这些人都一样,像他三岁的情人林子轩。想想林子轩,徐清环苦笑,可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只好赶紧离开娄四珍的“狼窝”。
“你的别墅四周都是大海,附近只有你的船,你应该派人把我带回来吗?”徐清环看着没说话的楼思晨问道。
“我以为徐儿小姐想一个人去游泳。”娄四晨开玩笑说,“罗飞,你派人把徐儿小姐带回来。”娄四晨对罗飞说,罗飞站在旁边,没说话。
“是的,老板,”罗点头鞠躬说。
“徐儿小姐,求求你。”罗飞对徐庆环说了一声“求求你”,然后转身去接徐庆环走了。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走。”娄思晨突然想起什么,叫罗飞和徐清环。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老板,你想马上去涩谷吗?”罗飞看着娄思晨问道。
娄世晨点了点头。
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他的妹妹“美丽而高贵”,徐庆环冷冷地看着娄思晨。
徐庆环和娄思晨一起乘船离开了岛中心的别墅。
在船上,罗飞站在甲板上,徐庆环和娄思珍进入舱内。
徐清环坐在里面的隔间里,闭着眼睛看着对面,脸上无表情的陈房,像一张瘫痪的脸,徐清环的心吐了出来。
“徐小姐,如果你那样盯着我看,难道你就不能做方心的暗影吗?”娄思晨又闭上眼睛笑了。
“你想得太多了!”徐庆环怒气冲冲,不转过身来,眼睛明明闭着,但他知道自己在看着他,那个人还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吗?
两个人默默地,折磨着一天,徐庆环突然睡着了,闭上眼睛,渐渐地沉睡在过去。
“给你,老板,”罗飞走进客舱,恭敬地面对娄四珍说。
徐清环听到罗飞的声音,就醒了。
“终于。”徐清桓舒展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这个无理取闹的暴君,但徐清桓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恋爱了。
“徐小姐,你总是祈求我们能在涩谷找到你的南翔姐姐,否则你还会给徐小姐惹麻烦。”娄思晨毫不犹豫地说,却让徐庆环听着渗出的水。
徐清环什么也没听见就走了。
楼四珍站在现场看着徐清环。虽然她是情人徐南翔的妹妹,但她和徐南翔完全不同。徐南祥的美是美丽而有尊严的,但徐清环虽然不能从外表上说美,也有一种“野性”的吸引力。不知不觉中,娄思晨嘴角露出一种浅浅的、潜移默化的笑容。
罗飞看了一眼,心里已经,老板看到徐两个女孩露出笑容,难了,老板看到徐两个女孩?还有大小姐?这么久了,你不喜欢吗?罗飞很难理解老板的心思,但如果他能理解老板的心思,他怎么了?
“头发里是什么?他还没准备好去涩谷呢!”娄思晨对着看着头发的罗飞咆哮道。
“对不起,老板,我马上就来了。”罗飞听到楼四珍的咆哮,吓了一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