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东西太大了)全文章节阅读

由于奔驰车上车不方便,娄思晨特地在河口建了一个私人停车场,专门为他的车在河口建了一个私人停车场。
罗飞开了车,娄四珍让他直接带她去机场,坐飞机去日本涩谷,他在涩谷有朋友,可以联系他们,帮他们找到贫瘠的爱情徐南翔。
徐庆环离开楼四珍,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他拿着棒球棒跑了。她的手机和钱都没拿,今天出租车打不到,朋友也联系不上,很难不想让她回到这个“家”去找林子轩?徐清环支持的金额,看来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告别伪君子林子轩。
许庆环下定决心后,加快脚步,朝自己住的方向走去。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门口,徐庆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叮咚”响了门铃。
“清川,你终于回来了!”林子轩打开门,看见是徐清川,不情愿地笑了。
两个曾经亲密的恋人现在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我只是来收拾东西的。”徐庆环冷冷地推开林子轩走了进来。
“清川,你不想问我什么吗?”林子轩看着徐清川,虽然他最初的目的是接近徐小姐的身份,但他不得不说,他对这个被他欺骗的女人也有感情。
“哦,我的眼睛瞎了,我看到的是错误的人,但我的头脑很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明白的。”徐庆环讽刺地回答。
林子轩说的不对,是他自己为她难过,现在他说的已经太迟了。
徐清桓赶紧收拾好东西,拿出钱包,离开了“家”,前后林子轩一句歉意也没说,更不用说把这房子留给徐清桓了。
徐庆环提着手提箱走下楼梯,走下楼梯。她凝视着大楼的第七层,她的“家”,她曾经感觉到的那个男人,她可以把他托付给生活。起初,这一切都是个骗局。最后,那个傻了三年的男人知道他和房子分手了,但他不关心她,是吗?
徐庆环忽然想起徐南翔——一副美丽的假象,和地板上的尘埃有关。明明在众人眼前死去三年,却让娄思晨想了想,三年没留下任何寻找的空间。
我的人生不是注定要不如徐南翔吗?徐庆环突然极度沮丧,拖着行李,离开了自己的灵魂,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徐不能回家,打电话给朋友吗?不,她看起来很沮丧,不想被人看见。
“今天老板穿的西装真的太漂亮了,每天早上都能有这么漂亮的老板油炸得满眼通红,工作不觉得辛苦,还有期待。”两个女人在路边聊天时,一只手放在胸前焦急地说。
他们的话传到了徐庆环的耳中,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一天不去上班了。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
昨天,我被娄四陈捆起来,整天把她困在岛上的别墅里。我今天早上醒来,或者在楼四陈的别墅里,所以我不仅错过了一天的工作,而且错过了一天早上和另一天的工作。老板是个坚强的老姑娘。我不知道我是否嫉妒自己比她年轻漂亮。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反对自己,这次我不知道如何折磨自己。
现在是下午1:30,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开始下午的工作,还有时间准时到达下午的工作。徐庆环冲到路边,停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告诉司机公司地址,开始拿出化妆盒,整理好自己的妆容。幸好我早上洗了个澡,否则现在整洁是个问题。化妆是上班前的必修课。林子轩每天早上帮他涂鸦。他还说这是为了“涂鸦所有的罪行”。现在他在涂鸦,但这已经是对与错了。
出租车司机转过头,看着徐清环,然后打开手机,看着,“他长得很帅,难怪他能做小三。”司机轻声低语,最后“小三”说得很少,所以坐在后面的徐清环听不清。
“师父,你说什么了?我没听见,请再说一遍。”徐庆环看着出租车司机,彬彬有礼地问道。
“哦,没什么。”出租车司机否认,大概是怕说徐清环没付车费。
“好吧。”徐庆环继续化妆。
出租车开了20分钟后,他来到了徐庆环工作的公司门口。徐庆环付了车费,下车了。
下午的服务是准时的,但是手提箱在哪里呢?徐清环想。
“清欢,你为什么把手提箱拖到这里来?”大厅接待员小刘过来问徐清欢。
“小刘,很高兴见到你。”徐庆环高兴地看着小刘。
小刘是公司前台,徐庆环是公司设计部,两个人基本上在公司一楼大厅,一个人基本上在五楼办公室,理论上两个人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但徐清环这个人是如此善于与不公作斗争,而小刘的认识正是从他的“不公斗争”开始的。
有一天,徐庆环匆匆赶去上班,下车,走到公司门口,她看见一男一女在门口吵架,似乎又是一对。女孩像一只小茉莉花,泪水汪汪的眼睛拉着男人的衣服,看着男人说“为什么背叛我”,男人漠不关心,但也冷冷地摇着女孩的手,女孩似乎不想,拉着男人的衣服问:“你为什么骗我?”男人似乎很生气,摇着女孩的手,瘦小的女孩被男人推倒在地上。她只是想看一个热闹的场景,一个女孩似乎被一个男人吓到了,心里忍不住,愿意帮忙。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
最后,她对那个男人大喊大叫,那个男人终于怒气冲冲地走了,让女孩目瞪口呆地看着徐清环。
起初女孩们很想和她聊天,但她上班迟到了,两人最终都不能聊天。
下班后,徐清环走过大厅,被人叫来,她发现自己“救”的女孩是公司接待员小刘。于是,她和小刘相识,友谊发展得很好。
现在,她可以利用这段友谊暂时把行李放在公司接待处的小刘家里,在那里她可以存放东西。
“我可以先把这东西放在你家吗?”徐清环问。
“当然,清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小刘说。
“亲爱的,先别问我,好吗?下班后有什么事,我迟到了。”徐庆环赶紧把行李交给小刘,跑到电梯口等电梯。
“祝你好运,”站在后面的刘说。
徐庆环刚进楼梯,没听见小刘的话。
事实上,小刘想问他,微博告诉他,自己是别人的三年级学生。顺便说一句,他提醒她公司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尤其是那个老姑娘的老板几乎要生气了。不幸的是,徐庆环听不见。
其实,徐清环一点也不知道,他和林子轩、苏白吵了一架,这些视频屏幕都是被好人上传到微博上的,她基本上成了一个“红人”网络。
电梯升到五楼,徐庆环穿过电梯门走进办公室。她准备去向老太太的老板解释她为什么没来上班,然后试图得到他的原谅,继续上课。
她走进办公室,向同事们提问。她发现,虽然每个人都说“你好”,但她的面部表情与过去大不相同。她感到困惑。“她没来上班,这不公平吗?有必要这样看着自己吗?”她低声说。
她走到老板的门口,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
“进来。”这是老板的声音。
“老板,让我解释一下我昨天为什么不来上班。”徐庆环走到老板办公室,看着老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东西太大了)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