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到达酒店后,酒店老板首先拒绝了这对双胞胎进入酒店,但最终在徐庆环的坚持下,这对双胞胎留在酒店。
徐清环走进房间,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放热水,准备帮双胞胎洗澡。
在帮双子座洗澡后,徐庆环发现双子座其实是一块非常漂亮的金子。
第二天,徐庆环知道她必须先找到工作,否则她将难以生存。
原来我最喜欢的是珠宝设计,学习也是珠宝设计,以前的工作也是珠宝设计,现在找工作只能暂时考虑一下珠宝设计。我做了几份简历,但什么也没做。晚上,只有一家小而便宜的旅馆过夜。
这几天持续了三天,徐庆环突然明白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每天晚上只租一家小酒店,一方面几乎没有钱,另一方面又不太安全方便,她必须先找个地方住。
所以她带着双胞胎开始找地方住。
我找到了几个地方,要么租金太贵,要么离市中心太远。徐清环决定上网。所以坐在公园的石凳上,开始在网站上逐个比较,没有钱,只想找出哪家酒店最实惠。
另一方面,他去了日本的涩谷,利用他在日本最大的人际圈,却仍然找不到徐南翔,他怀疑徐清桓欺骗了他,于是回到当初遇见徐清桓的地方,准备问他徐南翔在哪里。
但我并没有想到飞机,我看见徐庆环提着一个手提箱,拉着一条狗坐在公园的石凳上。
他看着徐清环皱着眉头,在日本的时候,他不小心在网上看到了徐清环的这些屏幕,没想到她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老板,这是徐儿小姐,”罗飞指着徐清环对娄思晨说。
楼世晨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看着徐清环,好像在等着徐清环找到他们似的。
罗飞明白了他在娄四陈眼中的意思,但徐庆环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从来没见过对面的人,娄四陈的表情有些急躁,罗飞知道了,就向徐庆环问好。
“徐儿小姐,你在这儿怎么样?”罗飞向徐庆环招手。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徐清环听到有人打电话给自己,抬头一看,却看见楼四晨和罗飞。楼世晨看起来有点沮丧,可能找不到徐南翔。
“真吓人!怎么又来了!”徐庆环说,脸上露出一副不愉快的神色。双子座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幸,向娄思晨和罗飞喊道,好像是为了徐庆环。
“徐儿小姐,我没想到,就在几天之内,你和一条狗掉进了街上。”娄思轻蔑地笑着说。
“我不会睡在街上的,这是你的事。”徐庆环茫然地瞥了一眼地板上的灰尘。
“原来不是我的事,但是徐小姐告诉我你姐姐徐南翔的消息,我怕闲聊,我在涩谷三天没见到南翔的影子。我说,如果你敢骗我,我就让你死得很惨。”娄世晨眯着眼睛对徐清川说。
徐庆环冷冷地说:“你只找了三天,如果找不到,那是因为我骗了你,恐怕你派来的人不够强壮。”
“别胡说八道!你得跟我一起去,直到我找到南翔。”娄世晨对徐庆环说。
“你为什么这么专横无理?”徐庆环怒气冲冲地指着楼四成。
这对双胞胎也从狗的绳子上扯下来,试图把自己扔到灰尘上。
“徐小姐,请把你的狗拉出来,小心别让它咬我们老板。”罗飞紧张地说,看着这对双胞胎差点撞到娄思晨的身上,担心老板的安全。
“哼!”徐庆环冷冷哼了一声,拉着双胞胎。
“徐小姐,别以为你有狗,它能保护你吗?要么你跟我来,要么我们把狗打晕,顺便把你打晕。人和狗都绑在一起了,”娄世晨威胁说。
徐庆环被娄四晨的话吓了一跳,她知道娄十晨会这么做的,因为她会这么说的,那人完全疯了。与其让这对双胞胎和他一起受苦,他本可以跟着他。反正没地方可去。它可能被认为是一个临时居住的地方。
徐庆环与娄四陈妥协,抱着双胞胎,跟着娄四陈走了,罗飞帮他提行李。
回到别墅后,徐清环坐了下来,肚子里喊着“咕咕世晨让人做饭,让徐清环和双子座都饱了。
吃完饭,徐庆环坐在楼思满是灰尘的沙发上,闭上眼睛很满意。也许吃东西的人嘴短,手短,双胞胎躺在楼思陈的别墅里,也很温顺。
“徐儿小姐,吃喝后该做点什么了吗?”娄世晨打断徐庆环的自我满足。

徐庆环假装没听见,继续闭上眼睛。
“徐清环!你能告诉我你南翔姐姐在哪里吗?”娄世晨见徐清环一动不动,提高嗓门。
“我怎么知道她想去哪里?我只是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不是她心中的虫子,我怎么能把她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呢。我说,我不知道,你是生气还是生气,你想杀了自己还是割伤了自己,不管怎样,名誉都毁了,工作也没了。”徐清焕一直看到楼思晨问徐南翔,真是忍无可忍,“腾”站起来,气得她真的想不起来了,怎么楼思晨边徐南翔这个“白莲花”的想法让人难忘。
“好吧,我希望你今晚能考虑一下。”卢思晨看到徐庆环一对破罐子,决定不再强迫她,转身离开客厅,上楼去了。
徐清环看着楼四晨,他是怎么选择放手的?这个人,他的心,在想什么?
“徐儿小姐,您的房间在二楼的尽头,您休息得很好。”罗飞指着二楼的徐庆环说。
“双子座,我们走吧。”徐清环把睡在沙发角落里的双胞胎叫了过来,带他去了灰尘为她准备的房间二楼,洗了个澡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楼世晨已经离开别墅,只留下她和她的双胞胎在大房子里。
就连罗飞也走了,徐青也很幸运地庆祝了一下,以为这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走出家门,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座环绕大海的别墅,旁边没有船。
我回到房间,拿起手机联系朋友。
情感本身被岛上的尘土所禁锢,甚至与外界隔绝,可鄙!
徐庆环回到别墅准备吃东西,打开冰箱,里面全是食材、蔬菜、肉类,徐庆环穿上围裙,为自己和双子座准备了食物。
在厨房里呆了一个小时后,徐庆环为双胞胎准备了一些清淡的食物,为自己准备了一些辛辣的食物,开始吃起来。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晚饭后是中午。
吃饱喝足后,徐庆环非常恼火,把双胞胎带到楼四陈的别墅,其实她希望能找到救援船等交通工具,让自己和双子座离开楼四陈的别墅。
也许楼世臣故意把所有的旅行工具都藏起来了,许庆环带着双子座找了很久,却找不到任何旅行工具。
她无奈地坐在沙发上,似乎真的受到了办公室灰尘的惩罚。
楼世晨真的想在徐南翔交出来之前找到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生中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真是头痛,那个“白莲姐姐”徐南祥,她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死了还是呆在哪里了?徐清环揉了揉头发。
双子座感到主人的不安和焦虑,走近徐清环,轻轻地、深情地搓着裤子。
“幸好你和我有一对双胞胎,”徐庆环顺着双胞胎的头发明智地说。
在娄世晨的办公室里。
罗飞站在楼层的窗前,看着海岛别墅朝老板家的方向,老板的眼睛里甚至有一种深深的感觉,徐南翔小姐走了,老板还是第一次看着海岛的方向有这样的表情。
其实罗飞心里明白,虽然老板说徐小姐被禁足的原因是为了帮她找到徐南翔小姐,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为了保护她不受外界流言蜚语的影响,为她提供食宿,否则,她会被禁足的。如何让他接徐庆环的电话,切断别墅外的信号。
不幸的是,徐嘉儿小姐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她带着那只生病的老狗四处走动,想找个交通工具离开。
罗飞还记得,那天在涩谷看到徐庆环被骂成三人一组的录像,独自沉思了很长时间。那天晚些时候在公园里看到徐庆环提着行李和狗呆在一起的情景欣喜若狂,面部表情也有点微妙复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