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对着镜子做)全文章节阅读

楼下突然传来的门声打断了徐清环的回忆。
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来的,如果陈这个“暴君”回来了卢?
徐清环下床问了几个问题,打开房门,看了看,两个人在客厅玻璃灯下,是不是楼思陈和罗飞?
楼世晨这么晚才回来,徐庆环躺在门口,继续往下看。
楼四臣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罗飞站在一旁,随时准备接受楼四臣的命令。
“老板,你还没吃东西呢,你想让人做点吃的吗?”罗飞看着娄思晨问道。
“不,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坐着。”娄世晨闭上眼睛,抬起嘴唇回答罗飞。
“好吧,老板,我先上楼去,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罗飞恭敬地说,然后离开了大厅。
“其实,罗飞被感动了,什么事都不做很难吗?”徐庆环低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在楼宇的灰尘中喃喃自语。
徐清环想把门开大一点,这样他就可以舒服地躺下了,一抬头,却发现地板上的灰尘头向后转,望着自己房间的方向。她吓得把门微微关上,跑回床上,合上被子。
我希望“暴君”没有找到自己,徐庆环在心里祈祷。
事实上,客厅里的灰尘已经找到了躺在门口听着的徐庆环。
当他走进来时,他瞥了一眼徐清环房间的门,门是锁着的。后来,他坐在沙发上又看了一眼。卧室的门已经开了一个小缝。就在她发现自己正盯着门的时候,赶紧关上,娄世晨嘴角弯了弯,笑了。
现在她回到床上,他去看看她是否睡得好,娄世晨站起来,走向徐清环的房间。
徐清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了,听到脚步声走近,以为楼世晨要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突然我发现脚步声在我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楼世晨现在想问自己“你知道徐南翔去哪儿了吗”,已经这么晚了,等不及明天了吗?这幢楼太灰尘了,真的不想让她住一晚。徐清环苦笑。
“当当,当当,当当”娄思晨站在门口,敲着徐清环的门。
徐清环在房间里,继续假装睡着,她决定不起来,所以她睡在床上,她不相信娄若陈能把她从床上拖下来!
娄斯陈敲门,却看不到里面人的反应,也许徐庆环真的想把这个睡觉,娄斯陈想,那样的话,只能自己开门了。他轻轻转动门把手,门开了。
“真丢脸,他跑了。”徐庆环闭上眼睛说。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好吧,我睡得很好,像个猪头。”娄世晨闭上眼睛看着徐清环,故意大声说。
“呵呵!你不需要脸,你就像一头猪!什么比喻不好,你说的是这样的比喻!”徐庆环听到楼四晨的一句话,“像猪一样”,恨得咬牙切齿,握紧拳头,但眼睛仍然闭着。
谈话结束后,娄世晨看着徐庆环,仍然不肯睁开眼睛。言语无法唤醒你,你只能采取一些特别的措施,楼世晨一边思索着,一边坐在徐庆环的床上,慢慢地走近徐庆环的脸。
徐清焕感觉到楼里的尘土慢慢地靠近,她温暖的呼吸像柔软的羽毛,轻轻地抚摸着徐清焕的脸,她感到有些痒,想伸手去抓,但不敢动,只好用手抓着床单。
娄世晨见徐清环微微皱眉头,满足地继续做着,他的手轻轻地把徐清环的被子举到胸前,手要伸进胸口,徐清环突然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在我房间里?”徐庆环明知故问。
“猜猜我什么时候进你房间的?”娄世晨笑了笑,没有把她撕碎。
“我怎么知道呢?现在请出去。”徐庆环指着房门,把楼四臣赶了出去。
“徐小姐,这是我的别墅,里面的每家每户,我都可以自由进出。”娄思晨继续坐在徐清环的床边,平静地说。
“你”徐庆环虽然生气,但由于地板上的灰尘,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不知道怎么攻击。
“好吧,徐小姐,我饿了,请下楼给我弄点吃的。”地板上的灰尘命令告诉徐清环。
“我不去了,为什么要帮你做饭菜,我不是你的仆人。”徐清环转过头,背对着娄思晨,不肯给她这个“霸王”吃。
“如果你不想,我就让罗飞杀了狗,把它烤了。”娄世晨闻着黑暗双子座的味道说。
“你疯了!这对双胞胎太老了,你得杀了他,把他烤了吃,你不怕咬牙!”徐庆环听娄四晨打出双胞胎的主意,生气了,卞双子不清楚。
“虽然它只是一只老狗,也许是因为它是一只老狗,但它更强壮,”娄世晨笑着对徐青说。
虽然娄四辰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说了这话,但徐庆环觉得娄四辰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嘴里含着毒言。那人是只动物。
“你好吗?”徐儿小姐,你觉得呢?到厨房里去,用冰箱里的原料给我做点吃的,还是你在上面休息一下,让罗飞替我杀了狗,用它做原料给我烧烤?娄世晨轻轻地说,她的头发披在双胞胎的脖子上。
“楼四陈,你真是个坏蛋,你在威胁双胞胎!”徐庆环站起来,下楼准备给楼四陈吃。
她打开冰箱,准备给娄丝尘做一顿“黑餐”。
“别想用食物毒死我,然后试着逃跑,因为到时候,无论你做什么食物,你都会第一个尝到徐小姐的味道。”娄世晨似乎是通过一个小把戏猜到了徐清环,站在徐清环尹身后说。
“哦!“是的,我一直都是最不愿意浪费食物的人,如果我吃得晚了,剩下的食物,徐小姐就不用担心你的狗粮了,”娄补充道。
徐清桓听娄四尘的话,刚从鲜青花冰箱里出来狠狠地捏了捏,这个人怎么没有面对这一层,徐清桓在心里咒骂娄四晨的同时砸碎了西方的青花。
其实她最想转过身来,狠狠地骂娄斯陈,总是拿双子座来威胁她,他是个男人,他是个坏人,总之,他是个流氓。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西式蓝花打碎后,徐庆环准备拿些鲜肉来切碎炸。
我打开冰箱,取出肉,但发现厨房旁边有地板上的灰尘。
“你在干什么?你要帮我做饭吗?”徐清环看着大楼里的灰尘说。
“你不怕和我一起死吗?如果你死了,不要依恋,不要和我联系,那就不好了。”娄世晨开玩笑说。
“你!”
徐庆环曾试图反抗娄四陈,但由于拖鞋太滑,一个错误,他向后滑倒,看见自己摔倒,娄四陈赶紧抓住他。
楼世晨抱着徐庆环的双臂和双腿,徐庆环也看着楼世晨的眼睛,客厅里的空气顿时平静下来,两人看着对方,忽然没有争吵。
在角落里
“你的拥抱够了吗,别急着把我放下!”徐庆环挣扎着挣脱了娄思晨的拥抱。
“我不能就这样丢下你,你死定了,谁来带我去南翔?”楼世晨放下徐清环,拍手说。
“是的,因为我把你抱在怀里,让我洗手。”卢思晨说完就转身对徐清环说,去了洗手间。
“我只是不小心碰了你的胳膊,只是要好好洗手,不然米饭就吃不下了。”徐庆环也不肯低声回答。
“徐小姐,你最好节约能源,快点做饭,否则我等不及了,但我要去烧烤了。”地板上的灰尘发出威胁的声音。
卑鄙!无耻!没有脸!好好利用我,做个好人!
徐庆环一边咒骂娄四陈,一边给娄四陈做了一顿丰盛的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对着镜子做)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