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沉腰挤入)全文章节阅读

娄世晨走到餐桌旁坐下,看了一眼徐庆环做的餐桌,颜色鲜艳,红是红,绿是绿,但没有油炸的迹象。
“你好吗?看起来不是很流口水吗?”徐清环看着娄四陈看食物说。
“我希望它能煮熟!”娄斯陈笑着说。
“是的,你喜欢吃!”徐清环转过身来,不厌其烦地把地板上的灰尘弄得乱七八糟,逗着这对双胞胎。
娄世晨拿起筷子开始吃。
徐清环一边摸着双胞胎的头发,一边偷偷地看着餐厅的灰尘。
我看见楼四陈看了一眼青椒芋头丝的前面,把筷子插进去,夹在嘴里送去。
徐清环看着娄四陈嚼着青椒和土豆丝,满脸满意地笑了。
楼世晨终于吃下了青椒土豆丝,并没有白费力气把土豆丝放在他面前,现在她在等楼世晨自问。然后她嘲笑她,说她不知道食物是咸的。如果他想骂,就让他骂。他要跳进海里喂鱼,徐清环心里下定决心。
然而,娄世晨却不停地嚼着碗里的青椒土豆丝。
徐清环看着楼四的尘土有点怪。
这盘土豆丝,她往土豆丝里放了很多盐,她还是不敢再加足够的盐,特地尝了一尝,这时她只舔了一口,咸到失去了土豆丝,但是,为什么建筑灰尘就好像没人吃过一样?
徐清环看了看楼前的青椒芋丝盘,心里真的很奇怪。木尘没味道吗?
徐庆环走到桌子前问问题。
“你好吗?食物好吃吗?”徐庆环看了看,从地上的尘土嘴里叼了些土豆问道。
“我还能吃,”娄世晨优雅地咽下饭后慢慢说。
“这盘青椒红薯怎么样?”徐庆环指着面前的青椒红薯问道。
“颜色和光泽都可以,味道一般,”满脸灰尘的脸上毫无表情地说。
“盐水不适中吗?”徐庆环问道。

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
“好吧,没关系,”卢接着说。
闻起来很香,微咸,怎么可能?
徐清环拿起筷子,尝了一尝芋头丝,还是超级咸。
“你在干什么?”娄世晨看着徐庆环的古怪行为。
“嗯,太好了!”徐庆环笑着走向楼四晨的浴室。
在卫生间里,徐庆环冲着吃,只是嘴里叼着,没嚼几片芋头吐出来。
因为太咸了。
徐清环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地板上的灰尘对于儿子的咸味是没有品尝过的,至于其他的味道,他可以品尝,然后她可以计划几天,同时在“质地”质地。
徐清环回到客厅,娄世晨放下筷子,坐在大厅中央的豪华大沙发上。
“你吃得好吗?徐清环看着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地板上的灰尘,问道。
“好吧,你赶紧把厨房打扫干净。”娄思晨对徐清环说,好像徐清环是个保姆似的。
“你!我不是你的保姆,他怎么称呼我呢?”徐庆环听到楼四晨的话,叫他做事,站起来,不要回答楼四晨。
“徐小姐,你现在住在我的别墅里,我没拿你的房租好,怎么了,让你做点什么,你不高兴吗?”娄世晨看着徐庆环那恼怒的脸说。
“你以为我会住在你家啊,如果你不把我绑在这里,禁止我的话,我早就走了!”徐庆环看着楼四晨。
“没有脚?说没有脚,我把你锁在家里?还是让别人看你?”楼世晨一脸无赖的看着徐清环说。
楼世晨说的好像是对的,他没有把徐清环关在屋子里,也没有看着她,只是他的别墅被水包围着,离开时没有让徐清环用同样的交通工具。
但他很高兴地说他并没有把它关上,徐庆环是不对的。
“徐小姐真的不想打扫卫生,就带着你那只病得很重的老狗去游泳吧。

“哦,是的,就在这时,狗的水质很好,”娄世晨笑着补充道。
这是什么意思,他说自己也是只狗?再说,徐庆环心里很生气,却不敢攻击他。现在,午夜时分,如果那个“暴君”真的把她赶出去了,她就不能和双子座在对岸游泳了。
不,她不会和双胞胎一起游泳的。
“恶棍!”徐庆环低声说着,走到桌边,开始拾起楼里的灰尘,吃剩下的“剩下的”。
这一次,我们知道我们所说的“人们必须在屋檐下低头”。
徐庆环拿起餐具和筷子,到厨房去洗碗。
楼四陈别墅的设计很有趣,很明显整个房子都很大,但是厨房和客厅是相连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你可以看到厨房里人的一举一动。
楼世晨坐在沙发上,转过身来,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有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像个家,想和眼前的女人过上稳定的生活。
徐清环洗了碗,忽然觉得身后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注视着对方。
转过身来,只见眼前的地面尘埃相撞,空气顿时平静下来。
徐庆环有点不好意思。
“你在看什么?如果你也想看很难吗?”也许是为了消除你刚才看的尴尬,徐庆环对地板上的尘土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
楼世晨一边说,一边走到二楼的房间里,把徐清环和他的双胞胎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这个人一刻也不放过自己的舌头。
徐清环看了看娄四陈的后背,放下了嘴。
徐清环把所有的冷东西都捡起来,快两个小时了,回到房间,也许被地板上的灰尘拖了一段时间,真的很累,一刻也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快十点了,阳关已经在徐清环的房间里暖和起来了。

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
徐清环睁开眼睛,外面一片寂静。
暴君又和他的秘书罗飞一起离开别墅了吗?
徐清环站起身来看看。
打开卧室的门,却看见楼四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似乎是在处理文件的手上的样子,却看不到罗飞的身影。
“霸王”还没走,今天还“审问”他的徐南翔的消息?
徐清环为自己猜想,头痛的抚摸着额头。
那样的话,我们还是回房间睡觉吧。
徐清环转过身,准备关上门,继续睡觉,却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地板灰尘的声音。
“既然你已经起床了,就准备早餐吧。”一天早上,娄世晨开始打电话给徐清环。
最好先睡一觉,才知道自己要做早饭,徐庆环无奈。
我不能一直照顾他。
徐庆环走进房间换了衣服,去洗衣服,洗完澡,开始为娄思晨准备早餐。
徐庆环看了看厨房里原来的食材,面包和牛奶,做了一些牛奶和面包作为早餐。
她开始用微波炉做面包和热牛奶。
面包片烤好,牛奶热了,徐庆环开始把东西抬到桌子上。
徐庆环把牛奶放在桌上,转身背着娄四陈的牛奶。
经过搅拌台,徐庆环看到了白糖。
她记得昨晚娄世晨吃了一盘“咸中”的青椒芋头,当时只有一个确定的结论,那就是灰尘尝不到盐的味道,但现在,用白糖和牛奶,他可以尝到甜味。
说就做!徐清环偷看了一眼地板上的灰尘,他还在看手中的文件,这是正式开始的好机会。
徐庆环摇了摇手中的白糖,把一汤匙倒在地板上的热牛奶里,用汤匙搅拌几次,直到所有的白糖颗粒都融化成热牛奶。
徐庆环用勺子把它捡起来,轻轻地把它吹走。
还有娄司陈的那份面包,她也被碰了一下,面包片上撒了一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货车司机老周和跟车赵青小明(沉腰挤入)全文章节阅读

赞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