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只想1v1江迟修(好深用力bl)全文章节阅读

吃完早饭,娄世晨照例叫徐庆环打扫厨房和桌子。
虽然徐庆环心里不高兴,但她也知道,要抵抗“暴政”卢若陈这个问题,不仅她自己得不到好处,还可以让卢若陈多受折磨。
相反,最好做好地板灰尘的要求,暂时获得她的信任,以后再找机会逃跑,也更容易成功。
徐庆环打扫了桌子和厨房,把碗碟整齐地放在柜子里。看着地板上的灰尘,他坐在原来的地方处理文件。
徐庆环走到客厅中央,坐在楼四陈旁边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离开别墅?”徐庆环看着楼四陈问道。
楼世晨看文件太认真了,没听见徐清环说话,所以没有回信给徐清环。
这个人也聋了吗?还是你不在乎?还是他痴迷于文件?徐清环看了看娄四辰的侧面,猜了猜。
徐庆环犹豫了一下。
突然,徐庆环看到双子座,有了个主意。
双胞胎睡在客厅的角落里,徐庆环走过来,轻轻抚摸着双胞胎和毛皮,走近双胞胎的耳朵,看着地板上的尘土,说着一句话,双胞胎跑了,咬了地板上的尘土裤子。
被双子座搅动后,娄世晨的眼睛终于从手背上移开了,他抬起头,看着双子座,用手摸了摸双子座的头。
双子座感觉到她头上的轻柔触摸,亲切地擦着大楼的灰尘。
徐庆环看着娄思陈终于放下手中的工作,满意地看着双子座。
当我第一次看到双子座时,我觉得它似乎和双子座有关。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他明白自己的脆弱和敏感,这使他走到了另一边。今天看来,那天的“感觉”是真的。
刚才,她只是对双胞胎说:“来吧,别让娄四陈往下看,看书。”没想到,这对双胞胎冲了过去,咬了娄四陈的裤子,成功地把娄四陈的眼睛转过来。
也许双子座感觉到了徐清环的眼睛,转头看着徐清环,像是邀请他摇尾巴。
娄世晨看见双子座盯着徐清环,忽然明白,这是女人在这条狗眼前烦扰,眯着眼睛看徐清环。
看到娄斯陈看着自己的眼睛,徐清环有点愧疚,不转头,喃喃自语:“看什么,能看见什么?”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然而,一句话里没有足够的基本气息,使地板上的灰尘笑了,也没有笑容。
“说吧,你想让这条狗引起我的注意吗?”娄世晨看着徐庆环,神情像是“你想骗我的小把戏”。
“我什么都不想做。”徐庆环装作什么都不做。
“好吧,既然什么都没有了,就去把外面的花草清理干净,正好赶上它们很久没被处理的时间。”徐清环说,卢思晨看着窗外的花草。
“你怎么了?自从我被迫来找你,你就一直叫我做这个,做这个,我就是你的仆人?”徐庆环听到楼世晨的话,低头说,这个人说他是“暴君”,无法形容他的卑鄙、厚颜无耻、残忍。
“好吧,既然徐小姐还没准备好做这件事,那就让我们谈谈我们能解决的问题吧。”娄世晨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叉,看着徐庆环。
“什么”嘴能解“事,我不知道吗?”徐清环看着楼四晨刚装的“流氓”。
“看来徐小姐已经不在乎这只老狗了,这样我就让人来炖了。”娄思晨看着徐清环。
“你是个大男人,老师这条狗来威胁我,你一点也不惭愧!”徐庆环心里焦急,面部表情不太好看,说话的语气也不正常。
“好吧,你说得对,我有点厚颜无耻。”你能谈谈我的其他特点吗?楼世晨看起来“无耻”。
徐清环忍住心中的怒火,为了不失风度,对地板上的灰尘大喊大叫,从客厅里转过身来。
其实,她明白楼世晨说的“嘴能解事”就是让她告诉她,“白莲花姐姐”徐南翔该去哪里。
与其让她跟娄思晨谈徐南祥的问题,不如让她面对这些花草,这还是可以让她感觉好些的。
地板上的灰尘,再加上徐南祥这婊子的这些破东西,真的不如那些不说花草的人让她觉得舒服。
徐清环走了出去,想起那对双胞胎还在里面,觉得最好还是把那对双胞胎留在外面陪着她,这样她也可以和那对双胞胎说话了。
徐清环想了想,又回到客厅。
“双子座,出来,”徐对双子座说。
但是,双子座的人,好像没听见似的,摇了摇尾巴,走到客厅的角落,跟着尾巴睡着了。
“双子座,你怎么能学会这个‘暴君’,你学的是谁不好,但学的却是他!”徐庆环看着双子座,无奈,连双子座都不想接近他。
“好像连狗都不想和你在一起,徐小姐,我应该同情你吗?”娄世晨看着徐清环的样子,咯咯地笑着。
徐清环不厌其烦地吻了他一个吻,但看着他转身离开了客厅。
“等等,你刚才说双子座像什么‘暴君’啊?”娄世晨明知故问。
“我说这对双胞胎长得像周杰伦,不是吗?”徐庆环看着楼四晨走出客厅。
徐清环来到花圃,看着花草。的确,正如娄世晨所说,花草长得不好,杂草丛生。
虽然徐庆环从小就喜欢玩花草,但在大学四年后,她选择了园林艺术两年,所以她仍然有一套花草处理的套装。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徐庆环去拿锄头和大剪刀来修花草。他先清除花园里的杂草,然后开始用剪刀修剪花草的叶子。
他正在打花草,但他转过身来,看见楼斯从客厅里走出来,朝花园走去。
徐清环对娄思晨瞪了一只眼,转身继续采花采药。
娄世晨完全无视徐庆环的白眼,走近自己。
他来看看花圃,但看不见。徐清环不仅有一口胡椒,而且有一口无情。他手里还有功夫。娄世晨笑了。
徐清环看着楼四晨,这张脸上的“霸王”表情满足吗?
但这也是为了让他明白他也有能力。
“怎么了?花园变得更漂亮了吗?”徐庆环抬起头,骄傲地看着楼四晨的表演。
娄思晨像美人鱼一样看着徐庆煌,嘴角甚至露出温暖的笑容。
徐清寰看着地板上的尘土,那一直是一种有毒的舌头,他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温暖笑容,在阳光下,徐清寰甚至觉得自己的脸,格外美丽,一时望着眼睛。
娄斯陈看着徐清环的样子,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徐清环的脸。
娄世晨的大手抚摸着徐庆环的小脸,两人惊呆了一会儿。
突然,阳光并没有那个么强烈,周围的花草在微风中摇曳。
徐清环忽然觉得毒舌“霸王”楼斯陈似乎没那么无聊。
楼世晨和徐清环站在花圃里,没有争吵,像一个热恋的情人。
“汪汪,汪,汪!”双胞胎从客厅冲出来,冲进花园,朝两个人喊道。他们大喊大叫,绕着徐清环和楼四尘走去。
徐庆环回到上帝身边,意识到自己的脸仍然被娄思晨的手抚摸着。他很快地张开了手。
这两个人沉默而尴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好深用力bl)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