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多校园pop(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阅读

徐庆环和林子轩来到咖啡馆,咖啡馆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咖啡总是和以前一样,安静优雅,和以前一样。
起初,徐清环因为徐志平想让她嫁给楼思晨而不是徐南祥,愤怒地离开了徐家,刚离开徐家,他就不远了。突然间,无云的天空下起了雨。徐庆环不舒服。最后,为了避免下雨,他不得不跑到最近的咖啡馆。
然而,徐庆环已经被雨水淋湿了。
咖啡馆的店员看到徐庆环突然浑身湿透,就问徐庆环要喝什么。
徐清环站在咖啡厅门口,有点尴尬,她匆匆离开了徐家,钱包里什么也没带,身上没有钱,哪里有咖啡钱,如果不是为了防雨,她不会冲进咖啡馆的。
徐清环尴尬地看着咖啡馆的店员,红脸告诉他,她只想要一杯热水。
咖啡店的店员听到后皱着眉头问道:“就一杯热水?”
咖啡馆里的热水不用付钱,徐庆环要了一杯热水,等价来咖啡馆什么也没点。
徐清环想向咖啡馆的侍者点点头,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当然不是,再给他一杯玛雅花。”这是林子轩对徐庆环说的第一句话。
徐清环转过头,看见一个衣冠楚楚的人,人看上去很温柔。
随和,人要有信心,这是徐庆环三年前第一次见到林子轩。
后来,徐清环和林子轩多次来到咖啡馆,徐清环来到咖啡馆,只能喝一种咖啡,是玛雅的奇多。
这不仅是林子轩解决困境时送给她的咖啡,也是因为这咖啡有着不同的含义。

一对多校园pop
伴随着一杯又一杯的玛雅花在咖啡馆里,徐庆环和林子轩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但现在,林子轩依然穿着整洁的西服,他依然显得温文尔雅,也许清川却不再认为他面前的人可以信赖,只会让他感到羞耻和仇恨。
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美好的回忆不过是一个虔诚的愿望,林子轩从一开始就没有带着纯洁的爱来到她身边,否则,他怎么能躲得这么久,有了妻子就有了儿子?
只是,徐清环一直不明白,林子轩走近自己,躲着家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逐一解决这些问题。
走进咖啡馆,林子轩在咖啡角发现了一个空地方,一位绅士帮徐庆环打开椅子。
徐庆环和林子轩在咖啡厅的角落里面对面坐着。
“先生,小姐,您要喝点什么?”咖啡馆服务员笑了笑,问徐庆环和林子轩要喝什么。
“我要给这位女士一杯玛格丽塔。”林子轩看着徐清环,对侍者说。
徐清桓听说林子轩又在谈论马启亚多,脸色变得很难看。
今天林子轩有什么权利和自己讨论马基雅多,有什么权利和她一起喝马基雅多?
侍者听了林子轩的回信,把帐单记在手里。
“你们两个等了一会儿,两杯麦琪雅豆马上就来了。”侍者礼貌地对徐清川和林子轩说了一句话,转身离开,但最后徐清川打电话来。
“等一下,我不要麦基亚托,给我一杯热水,”徐庆环看着侍者转过身来说。
“好的,一杯热水,一杯马基雅多,马上,两个稍等一下。”侍者听到徐清环看到这话,转身走开了。
马基雅多,在浓缩咖啡中加入两茶匙,做成一杯马基雅多。马基雅多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品牌和品牌,所以它象征着甜蜜的品牌。
起初,徐清环和林子轩每次都和玛亚齐多一起来,因为她认为与林子轩相遇、相识、相恋,对她来说,是一个美好而甜蜜的回忆。
然而,现在,她明白了她认为是多么丑陋和丑陋的柔软和甜蜜的印记,以及喝玛雅奇托是多么必要吗?
答案肯定不是,所以,她许庆焕今生,再也不会和林子轩一起喝酒了,也许再也不会和玛雅一起喝酒了。
今天,玛雅·奇托就像一个丑陋的伤口,一个可耻的过去。
“清川,这不是你最喜欢喝的玛雅花吗?我记得你每次跟我来这家咖啡馆,都是玛雅花。”林子轩满脸伪善,还说了几句谎话。
“林子轩,你和我来这家咖啡馆是为了生意,你不应该胡说八道来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赶紧说。”徐清川没有表情,大家都看着林子轩,冷冷的语调说道。
“清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好,怎么说,我们也相爱了。”林子轩一边故意不自觉地看着咖啡馆的门,一边说道。
“看来林子轩你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你慢慢用。”显然,徐庆环不想和林子轩在这里说这些废话,她不相信林子轩。
徐清环站起身,拿着什么东西,转身离去,却被林子轩抓住,不让她轻易离去。
“清川,你坐下,我们刚说好了吗?在这家咖啡馆好好谈谈。”林子轩拉着徐清川的手,看着徐清川说道。
“林子轩,放开我的手,我怕你牵着我的手,我的手再也洗不掉了。”徐庆环厌恶地看着林子轩说。
“好吧,我放手,清川你先坐下。”林子轩对徐清川说。
徐庆环又耐心地坐了下来。
徐清环坐下来,和林子轩面对面,两人一言不发。
沉默了大约两分钟后,服务员端来了温水和一杯玛雅奇托。

一对多校园pop
林子轩又看了一眼咖啡厅的门。
在咖啡厅前,一个女人看着林子轩。
林子轩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高兴地笑了。
女人带着深不可测的笑容回到林子轩身边。
林子轩看了看女方向正好落下温水和白水,而马雅奇多的侍者堵住了,徐清川看不到林子轩和女方向之间的咖啡门的目光接触。
服务员放下热水和玛雅·奇德尔,礼貌地说“请慢下来”,然后走开了。
在咖啡馆的角落里,只有徐清环和林子轩。
林子轩看着徐清环,用茶杯里的勺子搅拌着咖啡,玛吉亚多在勺子的搅拌下变形了。
“清川,我想和你谈谈我们买的房子和房子,毕竟这房子是和你一起买的。”林子轩尴尬地对徐清川说。
“这房子是我们俩买的。那是我们俩住的地方,现在你不想回去了,所以”
“我当然不会回去了,恐怕我病得要死了。”林子轩的话还没说完,被徐庆环打断了。
徐清环说完,把头转向一边,不再看林子轩。
因为徐清桓没看林子轩,所以她没看,林子轩听了这句话,捏了捏拳头,连眼睛都有点吓人,但徐清桓回来后,他又变得温柔了。
“清川,逻辑上说,现在你有房子不能回来了,我应该把房子给你,但是,我和苏白,有美丽,我们在S镇没有地方,所以,我希望你还是不要房子,我可以给你钱,你知道吗?”林子轩打扮成一个虚弱的学生,好像徐清环背叛了他,而不是欺骗徐清环。
“林子轩,你也知道我在S镇有一栋不能再回来的房子,这房子,一定是我的,至于你和你的好妻子苏白,你有能力自己找个地方住吗?”徐庆焕笑着对林子轩说,“虽然这房子可能已经有你和你妻子的臭味,但我可以卖掉它。最后,这房子还是我的。你需要做的是由我来决定。
起初,徐庆环因为生气而失去理智。她买这所房子时忘记了房子的所有权证书上写着她的名字。她白白把家留给了林子轩。事实上,应该离家出走的人应该是林子轩。
“但是,清川,我刚看到你从南城最大的企业集团娄石集团的办公楼出来,既然你已经找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一对多校园pop(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