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乱女小芳)全文章节阅读

叶寒从床上起来,眉毛皱得紧紧的,眼睛里的骨冰也忍不住厌恶,他抓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直奔卫生间。
苏罗清笑着笑了笑。叶寒似乎不喜欢他的妻子,但摸了摸脏东西。
在这里想到自己有点痛苦。苏还没倒下,她就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她曾经是一个纯洁的女人,但现在她却像一个站在街上的女人,在叶翰的眼里一样邪恶和肮脏。
伸出刚刚被击中的手臂,把被子拉到他的身体上,感觉到他的身体疼痛,他的眼睛空空荡荡,眼泪落在他的太阳穴里。
她感觉到脸上的寒冷,伸手擦去眼泪,眼睛里有点坚定地盯着天花板,手放在胸前紧紧地抓住那条柔软的被子。
叶寒出来时,他看到苏罗清躺在床上的姿势和他刚上厕所时的姿势一样,但又多了一张天鹅绒床,上面覆盖着他身体的重要部位,他把毛巾包起来,向前看了几步。
苏罗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就在她身边,仍然固执地盯着天花板,但叶寒却看到了她眼中的泪水,但她从未哭过。
叶寒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她。虽然她的伤口已经愈合,但仍然有一些浅疤。他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固执,但也有点内疚。如果他愿意在叶家里表现得和蔼可亲,他可以考虑拯救苏家。
事实上,苏罗清和苏冉在外表上是相似的,但他们的气质却完全不同。苏罗卿虽然外表纯洁柔软,但却非常固执,这是苏冉所没有的……
然而,不管怎样,他爱的人是苏冉,现在他和苏冉因为这个苏罗清而分手了,如果他不是苏罗清,他还应该和苏冉在一起。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叶绍,我已经答应过你了。”苏罗清说着,轻轻转过头,抬头望着他那赤裸的皮肤,停在他那美丽的脸上。“叶绍说他刚才给了我钱,叶绍现在应该信守诺言吗?”
确实便宜,叶寒的脸上只有一丝愧疚的痕迹,冷冷的眼睛看着他那空洞的眼睛:“苏罗清,你还记得钱以外的东西吗?钱让你什么都做,是吗?”
“我是叶绍的妻子,只要我不做让叶绍家丢脸的事,我一定要努力满足叶绍的要求。”苏罗清咬了一口“不要做让叶家丢脸的事”,特地提醒叶汉,现在苏罗清毕竟曾经有什么让叶家丢脸的事,她现在是叶太太,不是苏小姐。
如果上次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光彩的事,那只会是叶家,现在叶家知道有人会在哪里处理。
叶寒听不懂她说的话,会阴沉地看着她:“苏罗清,我愿意给你一个拯救苏家的机会。我真是太好了。从今天开始,你最好服从。否则,你会不惜一切伤害叶家,否则我不会放你走的。”
“我是你的妻子,这是叶家的妻子,怎么做伤害叶家的事。”苏罗清说忍着剧烈的疼痛坐了下来,她伸出手去抱着自己的腰,没有了扇子。“叶寒,我要好好照顾叶夫人,别让你难堪,让叶家难堪,你相信我。”
叶寒眉头一皱,心里一点也不厌恶,他轻轻地看着苏罗清清澈如玉的额头,冷冷地说:“好吧,如果你做不到,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他说叶寒伸手把她推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强壮了,苏罗清直接倒在床上。
“我不会的,只要你给我钱去救苏家,我就不会做任何损害叶家名声的事。”苏罗清笑着,眼睛盯着他的脸。“当然,除了你自己设计的。”
叶寒听了,冷冷地笑了。突然,她弯下腰,下巴紧绷,迫使她看着他。“你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吗?”
“不敢问,也请不要让我太尴尬,否则尴尬就不会是我一个人。”苏罗清笑着对他说,似乎没有感觉到叶寒。

叶寒看了看他的笑容,摇了摇头。他的眼睛很深,没人能猜出他在想什么。他走到桌子的一边,拿起桌子上写的东西。他很快地看着他把钢笔扔到桌子上,用刷子的声音撕下一张纸条。
苏罗卿看了看手里的字,什么也没说,就是说她用它换了钱来救苏家的命。她觉得疼痛并没有使她想起她所经历的一切。
叶寒带着讽刺的笑容看着她,这个女人真的很便宜,他举起手中的支票,看着苏罗青的眼睛转来转去,轻蔑地笑着把支票扔在床上:“给你写吧。”
苏罗清急忙抓起那张支票,看到上面的数字,她抬起不相信的眼睛,抬起叶寒:“五十万?”
“怎么了?太多了?”叶寒冷冷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嘲笑苏洛清现在的样子,似乎在等苏洛清再向她要些施舍。
苏罗清又看了看手中的支票,抬头哭了起来:“我第一次把一切都给你了,给我50万。叶寒,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苏罗清,你真值得,你忘了你是怎么娶我的吗?你想让我提醒你吗?”叶寒看着白床单上盛开的红玫瑰,然后看着苏罗清。
苏罗清环顾四周,忍不住把支票握在手里。在此之前,叶翰想娶她,因为他们有一段感情,但现在她是完美的。这不是说他们的家人背叛了他们吗?
叶寒看了看他苍白的脸,冷笑道:“看来我妻子叶记得了,所以别再提醒我了。”
“叶寒……”苏罗清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五十万能为苏家做什么?叶寒在商场里不能忽视…
“滚出去!”叶涵还没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冷笑着看着苏罗清,一字不差地说:“你呆在这里,我很脏。”
苏洛青抓起支票,艰难地点了点头:“好吧,我滚,我不打扰你的眼睛。他说,他拿着他不舒服的身体,拿起掉在地上的白裙子。这件衣服不久前被叶翰撕破了,但幸运的是,她几乎不能穿它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房间。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叶寒看了一眼自己的硬衣服,不理她,就把自己的衣服穿上,银灰色的西服在他身上显得更冷了。
苏罗清穿上长袍,忍着疼痛,把墙撑出了叶寒的房间。痛苦使每一步都像是一种痛苦。幸好他的房间离叶翰的房间不远。当她回到房间,往浴缸里倒热水时,感觉好多了。
她一直呆在房间里直到黄昏,看到叶正琴和叶寒快下班了。她化妆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她下楼坐在大厅里等他们回来。
苏罗卿没在大厅里坐太久,只见叶寒和叶正卿拿着文件进来了。她迅速站起来,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微笑。“爸爸,叶翰,你回来了。”
“你坐在大厅里干什么?”叶寒走进屋子,看到苏罗清心情不好,皱着眉头,眼睛里充满了厌恶。
苏罗清似乎不在乎自己的态度,脸上的笑容依然端庄:“我当然在等你回来,你是我的丈夫。”
叶寒冷冷地望着苏罗清,不再在意他的存在,转身吩咐仆人准备饭菜。
叶正琴虽然看不见媳妇,但她是一家人,不想表现得太过火。另外,苏罗清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他的心是接受儿媳的身份。
苏罗卿听到叶寒让仆人准备晚餐,主动去餐厅和仆人一起准备饭菜,看着叶家的父子俩来了,她笑着说:“爸爸,叶寒,饭菜准备好了,我们吃了。”把头转过来,拿起一碗精致的青花瓷,轻轻地说:“我给你一碗汤喝,我看这汤今天还不错。”
“好吧,住手!我快没胃口了!叶寒皱着眉头,一只苍蝇飞了起来。他没有看一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乱女小芳)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