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公么的粗大)全文章节阅读

苏罗清嘴唇紧闭,手里的碗有一段时间没放好。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微笑着对餐厅里的父子说:“爸爸,先吃,我不太饿。”之后,她不去关心他们的反应,转过身来。
在叶寒,苏罗清真的是一个标准的理想女孩。他早上被叶寒逼伤了。晚上,他也可以扮演一个贤惠的女人,在这里当女主人。
叶寒不忍心她总是装作不吃油不吃盐,故意在父亲面前羞辱她。
放下你的筷子,他转过身来,看着几乎在楼上的苏洛青低声说:“苏家的小女儿真是千金小姐。她很贵。她结婚太久了,甚至没下厨房。叶家儿媳妇应该到大堂去,从厨房下来。现在很好。苏家要崩溃了,来到我们叶家谋生。我们的家人为她服务。她也是苏家的女儿。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走到最后一步的苏罗卿几乎没有直接摔倒,叶寒的话显然有意思,她抓住栏杆,想起自己不能哭,不禁感到委屈,但叶寒把她比作苏冉的想法让她觉得很不公平。在她的心里。
她知道叶翰恨她,她想用卑鄙的手段逼苏染离开,但他说这话,不仅是为了羞辱她,也是为了羞辱苏家。
但苏洛清却无法反抗他,更别说在叶父面前了。
苏罗青深吸一口气,转身对餐厅里的父子说:“韩是对的,其实我也有很好的手艺,不然我明天就要做饭了,让你和爸爸尝尝我的菜吧?”
叶寒忽然笑着听着,摇了摇头,“算了吧,如果你想留在这里,就好好享受你的幸福吧。“别打扰我们,要不……”叶寒停了下来,深深的眼睛里充满了笑声,看着她,讽刺地说:“要不,你该认真点。”
叶寒进门后,一直对苏罗清很挑剔,现在苏罗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不至于这么尴尬,她知道叶汉嘴里说的“做大事”是什么意思。
叶正琴从不说话,看着他们把盘子和筷子放在那里,拿着餐巾擦了擦嘴,“好吧,你们吃得不好,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对方当客人对待?”
看到叶寒对苏罗清满腔厌恶和抱怨,叶正卿略显忍无可忍,其实苏罗卿把别人放在一边不说,她很聪明,他很喜欢。
苏罗卿听到叶正卿说话,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叶正琴放下餐巾,让旁边所有的仆人都下来,说:“叶翰,我知道你生苏罗清的气,你不喜欢他,但毕竟她进了我们叶家的门,她是你的妻子叶翰,你不能走得太远。当你应该给他脸的时候,你必须给他脸,你让他一次又一次地尴尬,看看仆人的眼睛像什么话?它出来了,不是我们叶家的名声被破坏了。”
叶寒冷冷地笑了笑,叶正琴的话似乎没有放在心里:“爸爸,不要小看她。我找了那么多人逼她/强奸她,让她逃跑,我撞倒了我的车,这个女人可不简单。我是温柔的,也就是牵着狼……”叶寒还没说完话,看到父亲的脸立刻变得难看,气得发抖。
“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做,找个人强迫/强奸他的妻子?叶正琴指着叶寒的手,不停地颤抖,怒气冲冲地说:“你真的认真考虑过了,既然叶寒也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发生了一起车祸,如果她真的很长很短,你怎么告诉媒体?叶家的新儿媳在她丈夫的车里被强迫/强奸了?还是叶家的孙女一个人死于车祸?

叶寒忍不住后悔没有和父亲说话。
但毕竟叶正琴的威严就在那里,虽然叶寒一般是个冷酷坚强的人,但他的父亲却非常尊敬他。
他站起来,低下头向叶正琴道歉。
“有这样一个想法要对付一个小女孩,你最好好好管理叶家,我老了,这些家产迟早都是你的。”叶正琴低头承认了叶寒的错误叹息,叶寒这次真是太鲁莽了。
叶寒点了点头:“爸爸,别担心,我记得。”
叶正琴很不高兴,没说什么就把他扶起来。
看着儿子走了,叶正琴对苏罗清有了新的认识,回来后她没有说。他以前没见过苏洛清,就问叶涵。叶涵说她在医院里不小心受伤了。就在那时,他不关心儿媳,所以他没有问太多问题,也没有想太多。
叶寒在父亲家吃饭,心里不高兴,回到房间看到自己被骂了一顿,心里比吃苍蝇还恶心。
苏罗清在自己的房间里帮助叶寒挽救了苏的生意,但在她说话之前,叶寒冷冷地看着她:“苏罗青,我知道你家发生了什么事。和我结婚,就是想以我叶家的名义重振你的苏事业。我告诉你,做梦吧!你不是说你想救苏吗?好吧,用你早上和你的身体交换的50万美元来拯救你自己。我想看看你是否有这种能力。”
苏罗清虽然已经准备好让叶寒不要帮她,但当她听到叶寒说这些话时,苏罗清感到很委屈,她忍住心中的委屈和怨恨,微笑着看着叶寒:“好的,谢谢你,叶绍。”
叶寒对自己的笑容和一声“叶绍”非常生气,她放开手臂,去洗手间洗澡。

乱系列H全文阅读
看着叶翰离开苏罗清,她苦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叶翰给桌子上的50万美元账单,她有点心烦意乱,对生意一无所知,那50万美元。
苏罗清拿起那张50万美元的支票,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她开始后悔没有跟着父亲学做生意,但他不得不忍住困难,苏还在等着。
苏罗卿想起苏和老前额,忍不住手里拿着支票,走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看到一些商业信息。
不管怎样,她一定要努力坚持下去,看到苏罗卿半边突然拿起手机旁的电话拨打苏甫的电话,这一刻已经足够晚了,但苏甫迅速回了电话,觉得没有休息。
“罗青,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打电话来?“怎么了?”苏甫的声音带着疲惫,但总是试图掩饰,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更轻松。
苏罗卿听不见苏甫声音里的疲惫,眼睛顿时红肿起来,手里握着50万的支票,冲动地笑着说:“不,只是叶翰给了我50万,让我先用给你。说到这里,她似乎害怕苏甫不相信她,一句话也没说,“如果还不够,就告诉我,我去找叶寒帮忙。”
“罗青,真的吗?”苏甫听到50万还是很高兴,虽然这50万并没有给苏带来什么,但至少可以让苏缓缓呼吸,但后来他开始担心苏罗青。“罗青,叶寒突然可以把钱给你吗?你不是答应过什么吗?他还有别的条件吗?”
苏罗清心中一阵寒意。她没想到她父亲会这么活泼。她一下子就猜到了,但还是笑着低声说:“爸爸,怎么可能呢?叶翰和我结婚了,他当然不会看着我们失望的,所以爸爸,放手吧。”
“太好了。”苏甫听女儿的笑容,沉浸在喜悦之中,没怎么想。
挂上苏甫的电话后,苏罗清放下支票,开始看电脑上的信息。现在她只想尽快长大,这样她就可以帮助父母,帮助苏轼。
叶寒上次给苏罗清五十万元,两人还没见过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乱系列H全文阅读(公么的粗大)全文章节阅读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