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诱人的岳(巨污全肉np)全文章节阅读

叶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会儿,一个陈在出汗。
“是的。”听到叶寒的话,陈松了一口气。少爷真的不善于服侍。
叶寒对苏的现状并不感到惊讶。苏福老了。苏罗清是另一个不懂生意的人。那样的话,他们用50万怎么办?你真的能救苏吗?真是太天真了。
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一个破败的公司从一朵对温室一无所知的娇嫩花朵中拯救出来?用她的热血?叶寒忍不住笑了。
叶寒晚上回家时,苏罗清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很生气。很少有人没有看到他房间里的数据,看着他的头微微低下。叶寒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情感。
听到叶寒的脚步声,苏罗清站起身,头上露出得体的笑容:“你回来了。”
“今天不常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看新闻啊,怎么了?你放弃了吗?”叶涵看着自己的笑容不禁有点心烦意乱,她真的对自己笑得那么难吗?对谁能这样强颜欢笑呢?
苏罗清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叶寒说的话和她无关。
叶寒忍不住对自己的反应大发雷霆,冷笑着低声说:“怎么这么好?你觉得苏救不了吗?这么快就放弃了啊?真可惜我有五十万?”
“叶寒,你这么冷吗?你这么高兴苏成这样?你真是个冷血的动物!”苏罗清已经玩了哦心碎,这时被叶寒的刺激直接失去了理智,脑子里充满了苏的现状和叶寒的冷血。
叶寒听到两个冷血的字压在沙发上的苏罗清,看着身边美丽的脸,叶寒无情地抬起下巴:“我冷血的残忍?如果我真的冷血的残忍不会给你救苏的机会,你觉得苏罗清是什么?真的是叶家的妻子?”
苏洛清感觉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固执地抬起头来,讽刺地说:“怎么了?叶绍又想要我的身体?”
听了苏罗清的讽刺话,叶寒心中的怒火完全被点燃了,他紧握下巴说:“苏罗清,别考验我的耐心,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尤其是对你来说,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苏罗清看着叶寒,眼里闪烁着泪水,却从不掉下,她不想在叶寒面前掉下眼泪,她不想也不能在叶寒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风韵诱人的岳
叶寒看了看眼前的笑容,却觉得心都憋住了。他把苏罗清推到门口,怒气在他心里滚滚,所有看着他的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苏罗清听到叶寒敲门,蜷缩在沙发上哭了起来。不公正就在那时发生了。叶寒对她的厌恶使她觉得自己开始怀疑自己了。
她是家里父母的掌上明珠,钱娇白冲的大娘,可是现在叶寒眼中有什么?一个没脸的女人,可以换个身?还是一个拼命想得到叶夫人名声的聪明女人?
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让苏罗清感到羞愧和绝望,她痛恨当下的生活,想到这她禁不住哭了,眼泪失控地流了下来。
不容易止住眼泪,苏罗清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父亲苏志文:“你好。”父亲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让苏罗清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苏志文轻轻地叹了口气,虽然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但知道女儿这么晚才打来电话,如果没有紧急情况,就受伤了。
好久没听到苏罗清的声音了。苏志文开始担心,虽然他知道她没什么事可做。“清儿,怎么了?有话要对父亲说。”
“爸爸”苏罗清倚靠在自己的房间里,哭得有点虚弱,再也不能说话了,只好静静地听着苏志文的声音。
苏志文苦恼地询问女儿的近况,但他知道这绝对不好,所以不知道该说什么。经过半天的思考,他低声问道:“他不是爸爸。

叶涵本打算今晚回家的,但她走到门口,发现还有一张文件没从办公室拿出来,没想到竟然听到苏罗清打电话给苏志文。
站在拐角处,我听到了苏罗清的噎噎声。叶寒对那个女孩有些心痛。为什么这么固执?他为了保护家人牺牲了这么多,却没有给家人带来幸福。
他认为这个女人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个可以从外面赚钱的女人,但现在他似乎对她有了不同的看法,于是他振作起来帮助她。
忽然,叶寒的精神自己跳了一个大跳跃,然后他的精神出现了温柔和蔼的苏染,这个女人正在和苏染分手,他怎么能帮助她,他应该好好折磨她,谁让这个女人把他和苏染分开了。
想到苏染走后的伤心表情,心中的痛苦很快就消失在脑海中,转身向门口走去。
苏罗清打电话给苏志文,苏志文却没有平静下来。自从她上次住院以来,她女儿的生活就一直清晰可见。如果不是因为女儿不是钱金小姐,她可以嫁给一个爱她的人,伤害她。
但现在他的女儿甚至不如普通人的生活好。上次去医院的时候,他知道苏洛清害怕和叶翰有联系。他一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地发抖。他似乎能想象他女儿以后会经历什么样的噩梦。
“为什么不回房间休息呢?”李辉打开书房的门,看着苏志文坐在椅子上,神色昏昏欲睡,皱着眉头,苏志文此时身体不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生病的。
苏志文看着李辉进来,挥手说:“我刚接到罗青的电话。

风韵诱人的岳
“罗青怎么了?她还好吗?为什么这么晚才打电话来?”李辉自然知道苏罗青的情况。她最担心打电话这么晚,因为她出了车祸。
苏志文摇了摇头:“罗青她”觉得女儿有点累,哭了起来,“我不想罗青再忍受这种痛苦,苏志文现在我要拼写,如果真的忍不住也是我苏志文的生活。”
“志文”李辉看着许多老丈夫心中的苦涩,一方面是女儿,另一方面是丈夫,她负担不起,但现在苏的处境不仅仅是一场战斗。
苏志文看着李辉伤心犹豫,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别担心,明天我要去见我的老朋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办法,但我伤害了你。”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和我是夫妻,应该有共同的祝福,有共同的困难。”李辉当时也选择支持苏志文,毕竟苏志文的现状是这样的,最好还是战斗吧。
对于苏志文和李辉的决定,苏罗清不知道,自从上次被叶寒羞辱后,却什么也没发生,每天都在网上和叶家研究核实相关信息,而对于叶寒和叶正琴父子来说,每天三餐也会用在一起。
苏罗清放下书,擦着烈日,却看到桌上的手机在不停地摇晃。苏罗清看了看屏幕上的“妈妈”字,拿起手机回答。说话前,她听到李辉的声音:“罗青,你好,你父亲病了,快去医院吧。”
“怎么了?”苏罗清听到父亲病了,就把外套拿在身边,走出书房。苏志文突然出了意外,吓了她一跳,但她还是很平静。这一时期隐藏的耐心逐渐消散了她身体的纯真,她逐渐开始平静下来。
李辉一边抽泣一边说:“罗青,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先到这儿来。”
“好吧,妈妈,等我来。”苏罗青说他已经走出叶家的门,叫司机送他去医院。叶家虽然不想见她,只是在叶家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但是叶家不会以其他方式给她惹麻烦。
司机很慢,苏罗青有点着急,所以开得比平时快得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风韵诱人的岳(巨污全肉np)全文章节阅读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