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全部吞下)全文章节阅读

凌竹柱在起居室的摇椅上依偎着看手中的杂志,只是想看看精神,沈云阳抱着一个妖妇回家。
凌竹柱看了一眼,立刻认出了这个女人的身份。郑飞,金的新模特,她丈夫的新宠,以及最近的八卦杂志都是他们的新闻。
“凌小姐,请原谅这么晚打扰你,云阳喝得太多了。”程飞抱着盛云阳,用亲切的手势和挑衅的声音向前走去。
凌竹柱微微点了点头:“他的房间在楼上,第二个在左边,如果你想留下来,请安静,不要吵闹我。”
凌竹柱的镇定使程飞震惊了一段时间,然后他带着强烈的蔑视来到这里。他们都说凌竹柱是盛家的一件装饰品,盛家的脸上承受不住压迫。现在他看起来真的没用了。
“来吧,帮他上楼,我要看书。”
程飞儿冷冷地哼着歌,好像什么都没有似的。他刚刚抱着沈云阳走了。盛云阳忽然把她推到沙发上,欺骗了她,显得暧昧私密。
凌竹柱手里拿着这本书,很难颤抖,但他的脸却变得平静了。
盛云阳原本想刺激凌竹柱做一个特别的造型,但不想让余光看到自己平静的样子,心中一阵骚动。
凌珠的心痛使她无法站起来再爬上去。
“住手。”盛云阳在出口打电话给她,“去给我买个盒子。”
凌竹柱看着沈云阳。他的白衬衫上沾了一点程飞的口红。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耐烦。程飞二蛇缠着他。粉红色的脸上有春天。他的衬衫故意褪色,他的表情很挑逗。
凌珠没有表情,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扔在咖啡桌上。
沈云阳的脸更难看:“他从哪里来的?”
凌竹柱冷冷地抬起嘴角,语言里蕴含着讽刺:“你整天带人来做傻事,我不想抱着一个便宜的孩子,自然要做好一切准备。”
“凌小姐真是体谅人。”程飞笑着,对着多云的阳光揉搓着,这意味着很多的调侃。
盛云阳并没有第一次拒绝程飞的接近,而是看着凌珠半声不响,心中的不耐烦和不安不停地挤压着,然后抱着程飞上楼,心想:凌珠,我看你能忍受多久。
灵竹又坐在躺椅上,但手中的杂志看不到半个字,楼上那个女人的声音,像针在灵竹的耳朵里。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云阳,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凌竹柱把杂志握在手里,虽然这不是沈云阳第一次带女人回家,但每次听到沈云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心里总是像箭一样痛。
明明结婚前,盛云阳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照顾她,但结婚后,他改变了外表。夜以继日,他沉入嘈杂的地方。她周围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地变了。他的心很久以前就痛了。
凌竹柱不知道自己在楼下坐了多久,直到大家都坐在椅子上,楼层的声音停止了,不久他就听到楼下脚步声。
凌竹柱回头,盛云阳包了一条浴巾,他刚洗完澡,水珠沿着美人鱼线滚到浴巾的深处。神秘而迷人。
我不得不说,即使撇开盛家继承人的身份不谈,盛云阳是一个高大、美丽、典雅的皮包,无疑对每个女人都有吸引力。
“费儿饿了,想吃海鲜面,你给他煮碗。”盛云阳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凌竹柱脸上的表情,想找点动静,却什么也没得到,心里的骚动更是雪上加霜。
“这类事情有个保姆,不然叫外卖,盛云阳,别误会,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但我是盛家的妻子,不是丫鬟。”
凌竹柱立刻激怒了盛云阳。他把凌竹柱推到躺椅上,狠狠地抓着他的下巴,使劲地说:“生太太?!凌竹柱,你在乎吗?嗯!”
她被凌家赶了出去,失去了程俊生,盛云阳也被拖入了这样的境地。
为什么他的生活是这样的?
然而,凌竹竹暂时找了一家酒店住,第二天早上,公司打来电话,请她准备晚上的慈善晚宴,凌竹竹在一家公关公司担任经理,准备慈善晚宴是她第一件大事,必须亲自监督。
凌竹柱在舞厅里忙了一整天。直到慈善宴会开始,她休息了一下,准备静静地离开宴会回到公司。然而,她却在门口撞上了程飞和盛云阳。
盛云阳身着深蓝色西装。他有一根漂亮的羽毛。程飞穿了一件同色的小裙子。他化妆很精致。他依偎在盛云阳身边,在华丽的灯光下闪耀着灿烂的光芒。他就像个金色的女孩。
凌竹柱身着一身不合身的黑色工作服,他总是面朝天,在这种场合有点尴尬。
凌竹柱皱着眉头,想绕开眉头,程飞儿故意叫她:“凌小姐,真是巧啊!”
程飞儿钱看着凌竹柱的眼睛里冒着火。她受伤是因为那个女人!
现场的每个人都不知道这三者之间的关系,看情况聚在一起看热闹。
凌竹柱冷冷地看着程飞:“是的,这是巧合。”
凌竹柱冷冷的笑了笑,她还没准备好照顾盛云阳那些黄鹂燕燕,可是这个程飞儿没那么有趣,难怪她!
“凌小姐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我以前见过一条项链的拍卖叫‘天使眼泪’,云阳说他想买给我,所以我把他带到这里来,但是你把名单掉了。”
“没关系,我不需要云阳给我买什么东西,程小姐不一样,我得买很多,否则我村后就没有这家店了。”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程飞听了这话,脸色突然变了。她出身于一个模特儿,一直以崇拜黄金和到处寻找黄金领主而闻名。凌竹柱当众命她为盛云阳出钱,令盛云阳痛不欲生。
“凌姐真的很大方,我想我昨天不小心打了我妹妹一巴掌,姐姐也不在乎,唉,我生气了,云阳没阻止我,这不小心伤了你。”
程飞儿说了这话,在场上每个人的眼睛都变了,没想到凌珠竟然没被宠坏,程飞儿踩在了自己的头上。
盛云阳抓住程飞的腰:“好吧,飞儿,跟这个女人说点什么,我们进去吧。”
凌竹柱满脸通红,盛云阳不习惯喝那么多酒,但在公共场合她必须保持盛夫人的风度!
她悄悄地退了几步,不小心撞上了侍者,弄脏了衣服,然后去了公司预先准备好的衣柜,又穿上衣服,回到了聚会上。
凌竹柱选择了一件长裙,天蓝色耀眼,但妆容清淡,她已经是美丽的容貌,姿态丰满,现在这厚重轻盈的样子显得更安静美丽,程飞的生活。
拍卖会开始了。第一件展品是程飞最喜欢的钻石项链,底价100万。
盛云阳抬起牌子,把一个很高的价格“200万”扔了出去。
“二千零一万。”凌竹柱不料举起了牌子。
盛云阳的脸色立刻变黑了,这个女人竭力让他不开心。
不管盛云阳怎么大喊价格,凌竹柱都会大喊额外的1万元,来回一次,把原来的100万件首饰的价格提高到1000万美元。
“1500万。”盛云阳非常急于在同一时间直接喊出五百万的价差,在场上的每个人都怒不可遏。
凌竹柱冷笑着,不停地偷奖品,三下锤子,把项链给了沈云阳。
程飞骄傲地拿起项链,依偎在盛云阳的怀里。
“玲小姐真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喜欢这条项链,我只能接受你的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全部吞下)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