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岳的毛太浓)全文章节阅读

凌竹柱冲进办公室,以为盛云阳会在那里,但里面没有人,只有桌子上的照片和旁边的档案袋。
一滴灵珠的眼泪在这张纸上,心被刺伤了。
灵珠有点喘不过气来,眼睛里充满了血红,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晕倒在地。
程俊生一听到楼上的动静,就急忙往上爬,但当他离开的时候,程飞儿突然不安地瞪了一眼,嘴里叼着一个钩子。
保姆聚在一起,恭维地看着程飞。你知道,林竹柱真的站不起来了。程飞是她真正应该尽力帮助的人。
程飞儿冷冷的笑了笑,她拼命的做了这样一个游戏,让凌竹柱和沈云阳彻底分手,怪不得自己的感情承受不了磨损。
她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看着这座宫殿别墅,不久她就成了主人,那些轻视和践踏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付出了代价。
清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程飞儿冷得发抖,盛云阳是怎么回到那个时代的?
程飞儿还没来得及解释,程俊生就和凌竹柱下了楼。
盛云阳看到凌珠已经昏迷,瞳孔缩小,看着程飞儿。
程飞不知不觉地摇了摇头。盛云阳有嗜血、警示和威胁。
程俊生抱着凌竹柱走近他们,看着沈云阳的画像。
沈云阳皱着眉头,一瞥就知道这个人并不单纯,他的眼睛,他的外表,似乎有一种强大的魔力让人害羞,但沈云阳却没有。
刚才管家给他打电话,说凌竹柱带着一个陌生的人从盛家门口进来,打伤了很多人。他匆匆赶回家。
他关心的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还有盛成飞一家,他关心的是,是不是凌竹柱这个女人,竟敢把陌生人带到盛家,还是一个男人?
她真的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吗?或者永远不要把盛当成自己的家,如此鲁莽。
薄薄的嘴唇轻轻张开,程俊生淡淡地说,眼睛不经意间扫过了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最后在程飞儿的乱七八糟的情况下,眼睛眯起来,嘴角向上。
“我妻子,你想带她去哪里?”
盛云阳也用同样的目光回答程俊生。在这个城市里,从来没有人敢动他的妻子,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突然,程俊生笑了笑,离开了寒冷的阳光。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
看着那个已经睡在怀里的男人,温柔的眼睛把她从善与恶的土地上带走了。
三年前,他以为只要自己的猪开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满足的,但现在,盛云阳已经不完美了,无论如何,他没有理由再退缩了。
盛云阳紧握拳头,不停地说。他一直等到凌竹柱回来,那个骄傲的女人向他鞠躬。
看着程俊生和凌竹柱走了,程飞儿松了一口气,向保姆眨了眨眼。保姆知道她想做什么。沈云阳没注意到,她想上楼打扫卫生,但沈云阳已经看穿了他们的仆人和主人。
盛云阳没有回头看,只有三个简单的字,让刘阿姨头皮麻木,只能站着,不能后退,不能进去。
“云阳,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程飞儿也不好,楼上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如果盛云阳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鬼魂,但真的…
程飞觉得自己只能硬化头皮,引起沈云阳的注意。
盛云阳恶鬼笑了,纤细的手指抚摸着程飞的脸颊,终于在下巴里,有点力气。
程飞吃着痛苦,眼泪不知不觉留下。
盛云阳走近程飞儿。天气暖和的时候,他的呼吸刺痛了程飞的脖子。程飞下意识闭上眼睛,不敢看沈云阳。
“你最好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否则你就知道后果了。”
盛云阳说完话,松开程飞儿,整理好衣服,轻轻地坐在沙发上。
程飞儿见盛云阳没有提起这件事,就放下心,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房间,走到窗户前,点燃一支烟,微笑。
程俊生和凌竹柱回到医院。现在她身上满是伤口。他怎么能不怜悯呢?
凌竹睁开眼睛,突然强光使她暂时不舒服。
她不情愿地坐了下来,只有她和程俊生在贵宾室里。
那个坐在不远处轻敲笔记本的人开始晕倒。
昨天就像一场梦,但事实告诉他这是真的。
程俊生正在喝功夫水的余光看到凌珠,眼睛有点亮,而昨天冷冷的样子成比例,合上笔记本,走在凌珠旁边。
凌竹柱低声说自己被打得毫无力气。
“我没想到在凌竹柱最虚弱的时候会有陌生人陪着我。”
凌竹柱收到程俊生的水,笑了。
“不管是谁,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感到孤独。”
程俊生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凌竹柱。
凌竹柱听了这话,眼睛微微闪烁,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程俊生身上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认识了几十年的朋友似的天性。
凌竹柱望着窗外,总是觉得很高,能听到他们的哭声,但今天可能比昨天更热闹,可能是标题变了。
凌竹柱在那个里显得呆板,难以置信地看着程俊生,这些记者不能忍受一点墨水吗?
“董董董东,”护士敲门恭敬地说。
“程先生,很抱歉打扰你。
程俊生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反应,护士出来站了起来,把被子放在凌竹柱上,走的时候摸了一下凌竹柱的头。
程俊生笑了,漏了两个浅酒窝,让凌竹柱的话完全卡在喉咙里。
凌竹柱无声无息地说,手里拿着水。
一位老人仍然对美丽感到困惑。
程俊生走到大厅,看到熟悉的背影,选择眉毛,走到他面前,坐下。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
轻微的磁性声音不热,但人是沈云阳。
程俊生一点也不惊讶,只有一个名字,盛云阳想知道,这不容易吗。
盛云阳用锐利的眼睛看着程俊生,双肘放在膝盖上,仿佛想看到她脸上的裂缝。
“当你走近凌珠,你想做什么?”
程俊生听到这话,忽然笑了,也跟着趴在地上。
盛云阳看着程俊生,毫不怀疑,他认识的程俊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男孩,他什么都为别人着想,与世界无关,他怎么能在他面前成为一个阴险恶毒的人呢?
“我告诉你,不管你想做什么,如果你敢伤害凌竹柱,我就要你的命。”
“生真是个专横的人。你伤害了他,但他也警告我在这里说实话。你不觉得好笑吗?”
程俊生笑了笑,一辈子都在和沈云阳说话,这让沈云阳更加不舒服,这是对他的权威的蔑视,是一种赤裸裸的讽刺!
盛云阳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音量调大了,他讨厌别人垂涎他的东西,更别说这个人和他同名了。
程俊生站起来,把手放在口袋里,走向盛云阳。
“从现在开始,她灵珠,我留着,算账前,我们慢慢算算。”
有了这个,你的头就不会离开这里。
盛云阳猛地转过身,看着程俊生的背影离去,他没有生气地笑,好久没人敢向他宣战,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盛云阳可以在商业街上吹嘘,而凌竹柱已经结婚很久了。
但是…你不能低估这个人可以在一天内解雇所有的媒体记者,阻止朱朱这么做。
他只找到了一个名字。
程俊生回到自己的房间,凌竹柱做瑜伽?
程俊生在嘴角抽了一支烟,只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还有20分钟的事情,只是恢复得这么快?
程俊生走近她,试图把她从地上抬起来,被凌竹柱推倒。
“我的腿没有受伤,我真的不能吃东西。”
天知道凌竹柱小时候减肥有多痛苦,现在从140斤降到90斤,这个过程她不想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岳的毛太浓)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