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大声叫出来)全文章节阅读

“是的,我们没有参与这件事,但赵主任亲自到凉山去了。”
“也就是说,什么样的企业折扣,我们根本不知道。”
看到有人准备好了,大家都出来了。刚才站在赵主任一边的人,倒在了沈云阳一边。
“你,你。”赵经理奇怪地看着他们,真是一群小个子男人,看见沈云阳坐在主座上,眯着眼睛。
“就这样,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好吧,你们把我都赶出去,所以我会的,但我今天也会给你们建议的,今天他们这样对我,总有一天他们也会这样对你的!”
赵经理的声音刚落下,一拳打在桌子上,一声冷哼,他就离开了会议室。
盛云阳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如何对付赵主任。赵主任甚至选择离开。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盛云阳想起了自己过去的感受,留下了一张瘦削的脸。
目光转向其他人群,这时一位低调的经理也跟着,然后继续从许多人身边走过。
盛云阳淡淡地说,一定不要让任何人走,从椅子上起来,弹起衣角,整条领带,双手放在口袋里。
“以后,你可以随时跟随赵经理、我、沈云阳的脚步,两个月后,如果公司业绩没有提高20%,我的座位,你就坐。”
做完后,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会议室。
盛云阳的话就像一颗定时炸弹,现场的每个人都在脑子里爆炸,两个月?20%?这简直是胡说八道,这种傲慢只能由盛云阳说出来,没有人能反驳。
李经理坐在椅子上,想着今天的情景,他觉得很舒服,沈云阳,真是个了不起的人,有这样一位董事长,盛世集团成了一家跨国公司等着。
秘书敲门,李云海闭上眼睛挥手。秘书出来后,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高楼,抬起嘴角。
凌竹柱穿上大衣,看着仍在打扫的程俊生。
经过十多天的相处,她仍然非常信任这个人,好像这种心态是天生的,如果程俊生不是每天都在这里,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在这家无聊的医院呆这么久。
程俊生打扫了病房,带着凌竹柱办理出院手续,在医院的生活也是一段。

疯狂的肥岳交换
在白色法拉利敞篷车里,凌竹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莫名其妙地凝视着外面的景色,出院后一点也不高兴。
程俊生笑了笑,反正他也不会让凌竹柱回到这个笼子里,所以特意为她找了个更远的地方。
凌竹柱不反对,提到沈家,心里还是有点酸,嘴巴平了,十多天了,她已经十多天没有沈云阳的消息了,也许他们,也可能,他和程飞儿的生活现在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最后,她的世界,不可能总是围绕着盛云阳,她还有事业,有很多事情她想做,想在这里,凌竹柱只能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我在我家附近为你选了个地方,这样我随时都能找到你。”
程俊生又从酒窝里跑出来,高兴得像个孩子,看到程俊生这么天真,凌竹柱也弯着眉头:“你没有自己的事做吗?”
这么多年来,程俊生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身边,偶尔会看手机和电脑,或者打个电话,但不会太久。他似乎只会在半夜睡觉时忙于工作。
程俊生笑了笑,说他的语气里有点好笑。凌竹柱看了他一眼,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他什么都没问。程俊生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从来没有做过积极的解释。另外,她也不太感兴趣。只要程俊生不坏,其他一切都是客观的。
程俊生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两人一直没说话直到勃起。

“你是来看电影的,这是一个夫妻工作室,不是吗?”
程飞看起来不太好。说完这句话,他明显地感觉到周围人的情绪在变化。手掌的寒冷使程飞战栗。
程俊生只是想说点什么,凌竹柱突然说:“是的,还有夫妻影院,我想去。”
说着,凌竹柱看着盛云阳,身体微微颤抖,皱着程俊生的眉头。虽然她知道自己是这么说的,但她只想告诉沈云阳,但心里很高兴。至少备胎状况良好。
“你,再说一遍。”盛云阳又看了看凌竹,这句话几乎是从牙齿上说的,很好,真的很好,凌竹敢这样面对他,因为这个人叫程俊生?程飞儿被盛云阳抓得很疼,但在凌竹面前却不擅长进攻,只能忍受额头上的汗水。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凌竹柱见沈云阳,心里不断想起她所看到的文件,为什么,她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她认真地给予关系,得到这样的回报?
她不能那么高,她不能闭上眼睛,当一切都发生的时候,她是人,一个活着的人!
盛云阳的眼睛里有莫名其妙的情绪,眼圈有点红,我不知道他是生气了,还是真的很伤心。
沈云阳转过身来,回头一看,忽然笑了起来。
凌竹柱、程俊生、程飞默默地看着盛云阳,吓了一跳。

疯狂的肥岳交换
最开心的是程飞儿,盛云阳怎么说?他要结婚了?她等了很久,程飞儿忍住了兴奋的那一刻,只能和盛云阳合作,心里已经很惊讶了。
凌竹柱瞪大眼睛,听到脑袋里有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他说什么?多亏了程俊生,他几乎在他们面前失去了丑陋。
程俊生低声咆哮,气喘吁吁,如果他不在那里,他早就出发了。
“好吧,你和我要结婚了,脸永远在那里。”我不会这么快离婚的;过了一段时间,我会亲自给你离婚协议。
盛云阳说,没看见凌竹柱一只眼,就把程飞儿拉了进去。
凌竹柱望着她面前,没听见程俊生焦急地对着她的耳朵喊叫,她才意识到,这种痛苦,她快要窒息了,快要窒息了。
她很想睡觉。
“凌珠珠,凌珠珠怎么了,别吓我。”程俊生抱着凌珠珠,怕她痊愈,听到这个消息就忍不住了。
过了很长时间,凌竹柱抬头看着程俊生。他的脸有点白:“我很好。”
程俊生也想说点什么,看到凌竹柱的样子,点了点头,水平地抱着她,走出了电影院。
凌竹柱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抵抗的力量了。
盛云阳把程飞儿拖直了,不知走了多久,程飞儿终于忍不住了,离开了盛云阳,伤心地看着他,揉了揉手腕,手指被包裹了一大块。
盛云阳一拳打在墙上。他的怒火平息了。她无法忍受凌竹柱和另一个男人的亲密关系。她无法忍受这个男人的名字叫程俊生。他无法忍受凌竹柱不关心自己。他以为自己会被疯狂的凌竹柱折磨!
“啊。”程飞闭着眼睛喊道。她从未见过沈云阳如此不安。她认识的不是沈云阳。他过去很冷静,很专横,很无情。他怎么能像现在这样,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这样的特权正是为了凌竹柱这个女人。
“滚吧。”盛云阳没看成飞儿,冷冷地说。
“可是你的手。”程飞忧心忡忡地看着盛云阳,血顺着墙流,但她不敢往前走。
盛云阳斜视着她,只看了一眼,程飞儿知道,如果她当时不走,怕她真的快要死了。
他又停了下来,咬了咬嘴唇,低声说:“你刚才就是这么说的。”
程飞儿不敢回头看,眼泪突然碎了,她梦见了一些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疯狂的肥岳交换(大声叫出来)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