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拿遥控器玩我(用劲太爽了)全文章节阅读

凌竹柱试图让自己的视力清醒,但没能控制酒精的麻醉效果,这次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用酒精来麻痹神经,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凌竹柱继续喝酒,好像不是为了合同,只是为了缓解焦虑。
半路,凌竹柱忍不住跑到私人房间的卫生间里呕吐。
整个人都坐在地板上,脸上乱七八糟的,看着天花板,眼睛里乱七八糟的,真是出乎意料,她一直想要的人最面部,今天会在这张脸上乱七八糟的,甚至在沈云阳这个坏蛋面前。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盛云阳站在门口,看着凌竹的样子,眼睛里再也无法掩饰痛苦和不耐烦,但不幸的是,凌竹此时却看不见。
“啊。”凌竹柱听到盛云阳的声音,心里已经冷了,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指望他,现在盛云阳不是那个爱自己的人,一切都是一场梦。
凌竹强从地上站起来,微微摇了摇身子,不看盛云阳,就走了出来。
“凌珠珠!”盛云阳低声咆哮,凌珠为什么不情愿在他面前软化自己,宁愿在这样的窘境中去喝酒乞讨呢?
“盛云阳,你和我,再也不会了。”
凌竹柱站在她站的地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哭的。为什么她醒来时不能哭。今天,她喝醉了就忍不住哭了。凌竹柱苦笑。她想知道是她抓住了过去,满怀希望地为这段关系祈祷。
但她忘了,这是一颗流星,什么才有资格拥有美好的爱情呢?
凌竹柱走到餐桌旁,不顾杰克和赵瑜的劝阻,喝了三分之二。凌竹柱只觉天旋地转,眩晕后倒在地上。
他手里的瓶子也掉了下来,最后一点出来了,灵柱柱的手继续向瓶子伸去。看到这一幕,他再也无法挣扎,晕倒了。
“生师父,就是这样。”杰克看到凌竹柱还没完成任务,就松了一口气。那个中国女孩真的吓坏了他。在他们国家,没有人能完全喝完这瓶酒。他离得太近了,说的话他都会听懂的。
杰克满意地站起来,笑着看着盛云阳:“盛大,我们能签合同吗?”
盛云阳望着倒在地上的凌竹柱,想起了这句话。他再也没来过。你不觉得吗?不,他不相信。这时,沈云阳感觉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他不喜欢一步一步地离开自己的感觉。
他甚至都没看杰克,他走到前面,水平地抱着凌竹柱,离开了包房,不管杰克身后怎么叫,沈云阳都没有回头看。
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在眼里。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盛云阳和凌竹柱回到盛家。程飞儿在家等着盛云阳,看到凌竹柱,大吃一惊。
程飞儿站在盛云阳面前,没想到会等凌竹柱。
盛云阳冷冷地命令,程飞儿咬牙,站在一旁,让盛云阳抱着凌竹柱上楼梯,程飞儿看着他们的背,为什么;凌竹柱还闹鬼!
盛云阳抱着凌竹柱走进房间。他让她上床睡觉。他还吩咐刘婶婶准备醒酒汤。凌竹柱朝自己的身体吐口水。盛云阳看到自己最喜欢的服装是凌竹柱折叠的。他在帮她。他一定欠那个死在最后一世的女人。所以他被派来折磨他。
他把衣服放在一边去洗手间。
凌竹柱睡得很稳,总是闻到身边熟悉的气味,很放心,很稳定。
但当她醒来时,她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揉搓着太阳穴,头上仍然充满了痛苦,酒也没有完全盖住。
她抬起脖子一点点,突然看到房间里的装饰,立刻就醒了。
她最熟悉的房子,不是沈云阳的房间吗?
凌竹柱赶紧打开被子,看看衣服是否合身,看到自己的睡衣,完全目瞪口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在沈云阳的房间里?他怎么会这么好?
凌竹柱望着徐鲁,一脸不耐烦,撒谎不是草稿,赵在国外,怎么可能因为她马上就回了中国。
“哦,你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大人物,我会骗你的,我不知道我死了。”
徐璐说完话,便跑开了,高高的脚趾在凌竹柱面前飞了起来。
灵竹皱着眉头,灵竹觉得有机会闭上眼睛冷静下来。如果只有高经理,这个案子还有回旋余地。现在,好吧,赵主任回来了,她几乎可以收拾行李离开了。
凌竹柱上了电梯,回到了办公室,这时有人叫她到会议室去,叫她等她一个人。
她不情愿地点头。不管怎样,她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她几乎把自己的生命都放在那里了,但她不够强壮,不能喝酒。这不是他的错。凌竹柱想到了一套自己的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相信她有正义。
当凌竹柱走进会议室时,董事会里真的有一大群人坐着,赵总也在场。当他看到她进来时,他立刻凝视着她。
凌竹柱吞了一口水,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坐在座位上。
凌帮主,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赵先生说,他是公司的总裁,他认为他可以和新婚妻子在公司外面度个好蜜月,但公司发生了如此重要的事情,迫使他回来。
凌竹柱的努力一直在他眼里,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一代,没想到会给公司带来这样的问题。
凌竹柱听说自己有机会道歉,迅速反应,把世界交给了赵总书记。
“盛世集团是如此的误导,以至于他们要求得到最后28部分的利益。作为公司的员工,我一定要想办法为公司创造更多的利益。
“所以,现在你所说的公司最大利益是,集团甚至没有机会签约。
徐璐听了凌竹柱的话,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只要凌竹柱今天能卷起毯子离开,就没有人会抢他的位置。
“从一开始,盛世集团就不打算与国有企业合作,它已经与外国企业接触,完全是在玩弄我们。”
“不是吗,”他说,“他为什么欺骗我们,每个人都扮演自己的角色,从来没有被水冒犯过,而不是被水冒犯过?”
凌竹柱忽然看着徐鲁,双手无意识的紧握着,心里已经恨牙痒了,这个女人,不说话就可能死,怎么,你想让她说,盛云阳只是为了报复,而现在说的是生意,赵最恨的是把私生活放在工作上。
好办法,凌竹柱看着高局长,发现对方没帮上忙。
看来今天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但盛先生联系了外国公司。”
“凌局长,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所有的合作都是为了你,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但我想是因为你。”
赵总看着凌竹柱,语气很安静,听不到一丝态度;凌竹柱紧张地捏了捏一把汗,听到赵总的分析,心跳加快,她知道,没有什么能瞒着她的上司。
他的话就像是在谈论另一个大丑闻,在场的人立刻议论起来,没想到因为一颗小小的灵珠,让他们这么多人带着戏院,这是赤裸裸的讽刺!
“是的,那么一切都会清楚的,凌经理,你知道你的个人事务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吗?”
他说的是一个更有资格的经理,他最值得尊敬,最讨厌的是被人操纵。
他们没有办法找到沈云阳的理论,只能把自己的气质传播到灵竹身上。
这意味着他们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欺骗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用劲太爽了)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