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粗大挤进)全文章节阅读

乔恩听到后低声说:“放开我,我不用担心,你逼妈妈走了,你让我走了!”
古俊邦被扔在床上,一个高高的身影向她扑来,文春的嘴突然没有半清醒,而是更醉了。
“哼,哼”的声音从顾戎嘴里传出来,温度灼着秦子渡的脖子。
有一段时间,秦子渡像一个燃烧的欲望/火焰。他的舌头轻轻地扯下顾昀的嘴唇,试图深入探究。他们的衣服被秦子都解开了。他看了看下面的玉人,举起了他的腰。
一场风雨过后,秦子渡似乎不满意。他把顾戎柔软的身体挂了起来,床单上的一块红色完全反射在眼睛里。他从心底把欲望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能理解失去身体的痛苦。
那是什么?秦子都的头都石化了,什么?魏薇?这个女人跟自己在一起,甚至想到别的男人,真的当她秦子都不存在的时候?
“我不走了,我们再来一次吧?”秦子都想抑制住自己的怒气。
顾俊咬了咬下唇,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已经融化在冰里的秦子都看着顾戎的表情,又跌倒了。他使劲地摇着身子,嘴唇紧贴着顾戎的耳朵。“听我说,小姑娘,我不是什么大能手,我是秦子都,明白吗?秦子都!”
当她晚上醒来时,顾戎看起来很伤心。她吸了一口冷气,发现自己的声音太枯燥了。她刚起床喝水,发现她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啊”的叫声还没出来就被顾俊自己捂住了。她用一双大眼睛看着两个赤裸的人,向下看,有一个鲜红的血迹。
顾戎反抗,不由自主地踢了那个人一拳。
秦子渡被痛苦惊醒,揉了揉大腿根部,睁开了眼睛,“为什么?你能说实话吗?”
“你?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顾俊羞怯地问,从床上跳起来,枕头挡住了他的私人部分。
秦子渡抱着头从床上爬起来,从身上滑了一点被子。他强壮的身体和晒黑的皮肤暴露在古戎。
“流,流氓,你去穿衣服吧!”顾戎捂着眼睛,但挂在胸前的枕头掉在地上。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没关系,我们不需要穿衣服吗?昨晚很酷吗?还是我们再来一次?”秦子都从床上跳起来抱着顾俊,感觉皮肤下的柔软,秦子都又不只是有点幻想了。
顾戎又一声喊道,使劲捶着秦子渡的胸膛,“放开我,放开我!”
秦子渡眯起眼睛。“你放了吗?为什么?”
顾俊没想到男人这么厚颜无耻,最重要的是,她清楚地感觉到了身高的差异,她张大了嘴,一张嘴对着男人的胸膛。
秦子渡又吃了一口松弛的苦瓜,等到对方松开嘴,才发现自己的乳头上已经被一圈牙痕覆盖着。
“小女孩每次都这么感人,真是太不好了!”秦子都揉着胸口说。
顾桦咆哮着,刚走出门就又被拉了,她开始怀疑。“你?你还想做什么?还是太小心我叫警察了?”
秦子渡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这种虚弱和骨骼的感觉完全唤醒了他对占有的渴望,而且从小到大,都能给他这种渴望,世界上只有两个人。
“我该怎么办?你昨天骗了我两次,虽然我报警了,但我也是个受害者!”秦子都说。
两次?顾俊有一个大脑袋,她昨晚做了什么?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的表情时,她突然想起是昨天在机场接吻的那个男人!
在大北海,顾俊有朝一日能打秦自渡也被认为是一个血霉,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摆脱烦扰的精神,而现在唯一的办法。
顾戎双颊用力踩着秦子渡的脚,脚上没有鞋子。
看着秦子渡鞠躬,顾戎有点愧疚,赶紧跑了。
当脚痛消退时,秦子渡朝关着的门望去,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小姑娘,我记得你,这么多年来只有你敢这样对我!”
田喜玲把手机递给顾戎,低声说:“真的有你,一个男人拿着你的手机打电话说:”里面有你接吻的照片。让我告诉你把它还给我!“”“
顾戎向上田西陵羡慕地瞪了一眼,额头上布满了黑线,这家伙?会不会这么好?顾戎有一天正要把手机断开,而那个乡下混蛋又回来骚扰她。
“这不是一个晚上/一种感情,妈妈可以玩!”顾俊看着手机屏幕咕哝道。
但谁知道呢,刚放学,西陵的电话就在顾桦手里响了,顾桦甚至按了回答按钮:“早上好。”
秦子都有点吃惊,没想到接电话的是顾俊,“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大学?”
“傅玉鑫,农业大学艺术系三年级六班!“
之后顾戎挂了电话,田西陵只想问顾戎为什么撒谎,就看见张伟走过来。
田喜玲用胳膊肘俯身对乔恩说:“嘿,你家的异教徒昨晚一直在想你。我听别人说你比我能忍受得更好。我整晚都没睡。我没想到那个混蛋会担心你。或者你做了什么让他兴奋?”
顾俊把电话传给田喜玲,因为昨晚的事情已经精神分裂,揉着额头。她能做些什么呢?她和张伟在对方的不忠时刻已经不可能了,而昨晚对方已经在他们面前这样,他还能改变主意吗?
“恩,我们能走一步吗?”张伟走向顾戎,瞳孔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顾戎点了点头,走在学校附近的树林里,记得他们以前也是这样走的,但那一刻,有话有笑,但现在有了想法。
张伟突然转过身来,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顾戎。
那是什么?他们最亲密的行为只是握手,现在他们有了女朋友,来抓她?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张”顾戎曾经在他怀里很奢侈,但现在他感觉不那么温暖,甚至不像昨晚那个样容易接受。
“嗯,都是我的错。但我也有困难,我很快就要毕业了,创业需要很多钱,而楚默有钱,我做不到,为了公司我必须这么做。我向你保证,只要我的事业开始,马上就和她分开,我们永远在一起!”张伟抱着顾戎,声音低沉。
如果有人提出来的话,顾俊肯定会被这股浪潮打动,但现在她看得很清楚了,这是什么?为了一条捷径而伤害别人?他会毁了自己的良心吗?如果楚默在这里,恐怕他也会狠狠地打张薇一巴掌。
“去你妈的!”顾俊说。
“不,恩,你知道我发自内心地爱你,我为你做这一切!”张伟抱得更紧了。
顾戎忽然踩在张薇的脚上,她往后退了一步,“张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知道,恩,在我心里,你是我唯一的女朋友,我爱你一个人!”张炜试图用手握住顾戎,但被吓了一跳。
“爱我吗?我关心乔恩的爱,不想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说这种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楚默?张伟我真的看穿了你,上课开始给你一个座位,上课后给你一顿饭,冬天让你吃热饺子……我尽我所能只为你背叛!“
“但是你呢?当你把我介绍给别人时,你告诉我我是你妹妹吗?张伟,我说,不是你不想要我,而是我不爱你!“
顾桦擦去脸上的泪水,想离开的时候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
“恩,你这么说是因为你对别人很好,不是吗?”
听了这些奇怪的话,乔恩的心好像被石头砸碎了,她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你不承认吗?昨晚,我看到了一切,你被一个男人带进房间,走廊里吻了我,你真的认为我瞎了吗?”张伟看着顾戎,眼里充满了愤怒,仿佛我戴着一顶绿色的帽子。
听了对方残酷的证据,顾戎不知不觉地后退了几步,但张炜还是无情地说:“顾戎,我没想到你是个懦夫,因为我想留住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粗大挤进)全文章节阅读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