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通炕乱3伦(学长太大了)全文章节阅读

宿舍周围的行人停了下来。凯迪拉克!这仍然是一辆商务车,镇上没有很多。路人猜测那位女士是来接她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顾俊觉得自己的眼皮在跳。
谢森玉下车,又吸了一口气。
身高一米八五,剑眉细唇,鹰眼高,鼻子高,是一个很帅很冷的男孩!
谢森玉一瞥顾戎,就直走,微微弯下腰,恭敬地低下头,伸出手说:“顾小姐,我们董事长,请上车。”
谢森玉戴着万宝路的手表,张伟一眼就认出了她,楚默给了她一块手表,但谢森玉显然比他贵了两三倍多。
顾戎忽然失去了双眼,一脸茫然。
那是谁啊?她不记得总统了。
“你的总统是谁?”他问。“我不认识像他这样的人。”
谢森玉把顾俊的电话抱在怀里,“顾小姐,这是你的东西吗?”
顾戎看到电话,知道是他丢的,在机场接吻的那个人就是他的总统?顾戎很不高兴,小眉毛皱成一团,怎么会遇到一个有点难相处的人。
看到顾俊这样,谢森玉知道她明白了,于是他说:“我们董事长来找你真是太心烦意乱了。”说要开始杨,想请他上车。
谢森玉说起体温和彬彬有礼,脸上却一动不动,一副冰山般美丽的面孔。顾俊虽然觉得像谢森玉这样的人没有理由自欺欺人,出卖自己,但她还是很害怕。
“不”顾戎退缩了,低声拒绝了。
张薇抓住机会抱着顾桦,一只手搂住顾桦的腰,一只手在顾桦身体前拦住顾桦说:“你在干什么?她说她不想,说她是我女朋友,你为什么带她去?”
谢森玉并没有因为张伟的行为而生气,只是冷冷地说:“顾小姐,我劝你跟我来,我们董事长脾气不太好。”
“不,他是对的,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一个陌生人!”
顾俊知道什么是恐惧,心里想找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后悔死去的行为,忍不住点了点头承认张伟是他的男朋友,只要这个男人走了,她就暂时便宜了张伟这个小男孩!
谢森玉皱了皱眉头,真的不容易做到,董事长从来不喜欢有名花的女人。

东北大通炕乱3伦
“好的,我要向董事长如实汇报。”谢森玉没有纠结,鞠了一躬,然后上车。
商务车开得很慢,顾戎喘了口气。
这时,张伟并不平静。刚才顾戎自己承认自己是他的男朋友,不是说不管过去,他都愿意和自己和好吗?他也不在乎和顾戎闹翻的那个人。他一听到谢森玉的话,就知道顾戎是被胁迫的,心就沉了下来。
“恩恩!”张炜的手还在顾戎的腰上,先前的怒气和焦虑是看不见的。“你说的都是真的!”
“啊?”顾俊问:什么是真的?
“告诉我我是你的男朋友,不是为了原谅我吗?”
“你在说什么?”顾戎有点生气,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怎么能把鼻子擦在脸上呢!顾戎从张炜怀里逃了出来。“你看不出我在骗这个人吗?我在照顾乔恩。这么便宜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把他扔回去!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们都完蛋了,都完蛋了!”
周围的人看到骚动都生气了,今年还可以看到钱是否像女人的屎,而不是选择大爱!
乔恩心里很困惑,听到周围的人,他不高兴,点了点头,怒气冲冲地回到宿舍。
刚刚漂浮在岸边的秦子渡,将潜水服滑进试衣间,穿上了一套直立的西服,修身的领口和两侧刺绣的深色花纹,丝毫没有留下裙子高价的痕迹。
头发还是有点湿,深邃的容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性力量,眉毛有选择,美丽的眼睛让丹凤轻盈。

顾戎挣扎着,双手放在张薇的胸前。张薇的爱情后果让她尝到了,她不想再尝一次。
当两辆车相互碰撞时,一辆Aventador跑车在两辆车附近缓慢行驶。
门从一个英俊的男孩身上自动向上打开。
秦子渡下车,打开手机,看着时间。“哼!”秦子渡冷冷地呻吟着,怒火中烧。“这只半夜里的野猫实际上是在和其他男人一起开枪。”
最后,顾俊被拖到张伟的怀里。
“乔恩,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不要离开你。这几天,我真的有一个很好的忏悔,这次你能原谅我吗。”张伟把顾戎抱在脸上,之前他做得太多了,但自从有了对比,他就不明白顾戎有多好。我没有感觉,但自从他有了这种感觉,他的心就开始惊慌失措。
在张伟把唇瓣放在顾戎身边之前,张伟被用力推开。
张伟往后退了几步,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顾戎也有点困惑,但第二天她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顾戎有点迷茫,低下头,看到一双定制的爱马仕鞋,李方菊曾经为夏伯生定制了一双,因为价格昂贵,夏伯生一般都在会议室里穿着。
那个能穿这双鞋的人,他想,不耐烦地抬起头来。
秦子渡搔着乔恩的鼻子,在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但他温柔地说:“小野猫,这几天他到处找我麻烦,看来我要用链子帮你把它关上。”
“你是谁!”张炜微微一愣,看见秦子渡,又看了顾俊一眼,“恩,你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顾戎有点沮丧,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我吗?”秦子渡俊梅拾起,声音有点生气:“你不认识我吗?让我让你重新连接。”
说着,秦子都把顾戎抱在脑后,一只手搂着顾戎的腰,缓缓地弯下腰,想看看顾戎的香味。

东北大通炕乱3伦
顾戎惊慌失措,急忙跑开,然后奋力拼搏,从秦子渡监狱逃了出来。
“喂!”顾戎怒气冲冲地说,眼睛圆得像只破了耳朵的猫。我只是吻了一下那个人,翻开了一张床单。
秦子都兴高采烈地看着顾桦,但为了显示他的威严,他脸上仍然僵直,神情愤怒。
“来吧!”
他什么也没说,一只手抱着顾俊的腰,一只手抱着顾俊的腿,给公主一个很好的拥抱作为车样。
“放开我!”顾戎猛击秦子渡的胸膛,但不敢特别反抗,她怕秦子渡会直接放开,所以她可能会直接摔在地上。“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放开恩!”张伟追到后面。
如果顾戎没提张炜,秦子都差点忘了顾戎嘴里说的是“男朋友”,这个人太尴尬了!他抬起瘦削的嘴唇说:“把他从我身上拿开!”
从后面,有四五个强壮的男人,穿着黑色的制服,背着张伟走到远处。
张伟一被带走,顾戎就知道那人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吓了一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秦子渡舔了顾戎的耳垂,让他发抖,他笑了,走近顾戎,低声说:“只要你善良,他当然什么都没有,我的脾气不太好,你就要触到我的底线了。”
“我”顾戎弯下腰,点了点头,“好吧,我跟你来。你得放他走!“
“小野猫,你不是那么好!“秦子渡笑道:”我劝你不要太担心自己的学业,我讨厌面对我的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
顾戎低下嘴,泪眼低下头。
秦子渡直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把顾戎放在副驾驶上。
秦子渡拉着领带,微微喘息:“小姑娘不看肉多,不轻。”
有人说他很重,顾俊已经爆炸了,但现在对面的男人太深了,她真的不想做什么致命的事。
顾戎缩进车里,看着秦子渡,“你想干什么?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我不在乎你和一个男人?再说,说到这里,我有点迷路了,我不在乎,你总是想让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东北大通炕乱3伦(学长太大了)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