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其表(校园H)i车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咕哝着,”顾俊抬起头,指着桌子上的文件,“整理文件。”
秦子渡拿着文件,看着文件,心里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头脑很简单。”
“你!”顾戎瞪着他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小嘴巴微微撅起了不快的嘴。我上班的第一天,是不是有极限要这么做,还说他们傻?
秦子渡把文件扔到桌子上,用一根细手指指着一个文件夹,“你今天不是给秘书处安排了工作吗?”
顾俊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她根本不知道!
“太傻了。”秦子都轻拍顾戎的头,带着一丝同情摇了摇头。“你的位置在秘书室上方。当然,他们所做的就是你所说的。你今天没有给他们分配工作,他们有一天空闲,你还在这里加班。你现在自己做五件事,你被别人耍了!”
说到这一点,秦子渡用她那薄而多彩的嘴唇竖起了一条美丽的曲线,“但现在想想,我真的要祝贺你,你的速度够五个人的了。”
顾戎气得头顶冒烟!为什么不告诉她,她以为自己是个小职员,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权力?她也在想秘书处的人工作有多努力,因为他们太懒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看来他们是故意的!
顾戎也觉得秦帮有多好,没想到里面的人这么坏,顾戎真的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土匪的巢穴,每次都要忍受莫名其妙的算计。
秦子都看了顾桥一眼,疲惫不堪,说:“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定要安排好工作。记住,你不必亲自做这种事,只要你最后一次检查给我签名。你是我的私人秘书,以后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谢森宇也有他的东西,没有时间一直代替你。”
“好吧,”顾戎低头回答,“她太累了,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秦子渡轻轻捏着乔恩的脸,柔软而滑,他真的很喜欢。
顾戎握着秦子渡的手,“别老是碰我,我只是你的雇员,不是你的玩具。”
秦子渡脸色沉重,剑眉微皱,“你这样对待老板吗?”

虚有其表(校园H)i车
“我的态度不好,你可以解雇我。”顾昀撅着嘴,崩溃了。当秘书几乎没有犯罪时,她根本不想这么做。
“别想了。”秦子都把手镯伸到顾戎的腰上,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你要站在我身边,哪儿也不去。”
“好吧,我得回家了。”顾俊和秦子都尽量靠近,心率不正常。她试图把红脸颊从另一只胳膊上拉下来。
秦子渡张开了手。
“不,不,不!”顾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她不想让饿狼秦子渡不小心给自己喂食。顾俊想了想,匆匆走出总统办公室。
秦子都看了顾戎一眼,嘴角一点也没掉下来。他看到了那只小野猫能跑多远,反正也跑不动了。
第二天早上,秦子渡打开办公室的门,感觉气氛有点不一样。
顾俊手里拿着一堆文件,微笑着放在秘书的桌子上。虽然顾戎笑了,秦子都还是觉得顾戎身后的狐尾挂在哪里,一副奸诈的样子。
顾戎环顾了一下前任秘书,说:“昨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许多过程不清楚,导致每个人都休息一天。真是太可惜了。”
有多少秘书互相看了看,给了我们一天的时间来道歉?
“由于我的错误,今天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可能会增加一点。顾俊笑得更大声了,小老虎的牙齿漏掉了。“但正是总统们在等待被利用。作为我们秦集团的秘书,工作能力不可低估,所以我相信这不是每个人的问题。”
“帮我把外套挂起来,然后帮我煮杯咖啡。”秦子渡离开内室,直奔办公室坐下。
胡~顾桦松了一口气,她已经习惯了秦子渡的调情,还以为那人想对自己做点坏事,没想到秦子渡的工作真的那么认真细致,顾桦剃须的时候看了秦子渡一眼。
古戎的小动作早就落到秦子渡的眼里,他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睛里闪烁着一点光芒,不知道该怎么想。
谢森欢拿了一堆文件,放在秦子渡面前说:“根据你的命令,下属一共找到了20个同名女子,年龄在18岁到23岁之间,但是下属无法确定你要找的是哪一个,请看。”
秦子渡手里拿着数据,一页一页地仔细看了看。
他在找一个救了他命的女孩,十年前,秦家遭遇了一场灾难,差点被屠杀。如果这个女孩没有被人看见,就不会有秦国集团,否则他就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秦子都花了十年时间才找到她,但自从他救了她的命后就再也找不到她,是时候让这个女孩到结婚的年龄了。
秦子渡紧握拳头,他希望女儿还没结婚,他等了这么多年,即使身边的女人还在继续但还没结婚,原因是想把这个职位留给女儿。
“我也不确定,你先排除,最后肯定给了我一双眼睛。”秦子都捏着太阳穴,把文件扔给谢森玉。
下午下班时,顾戎看见张薇在门口等着,她想悄悄离开,张薇却找到了她。

虚有其表(校园H)i车
“恩恩!”“恩恩,我是来接你的。我们出去吃饭吧。”
“张伟。”顾俊摇了摇胳膊,却没有摇,语气很无奈。“算了吧。”
当我看到张薇的时候,顾戎有点酸,虽然他现在对自己很好,但想到以前的痛苦,她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没有理由原谅他。
“你最好走了,我们已经做完了。”顾俊看着自己的头,不再看张伟的脸。
“求你了,给我一个机会!”
“别停下来,很多人都在看这个!顾俊很着急,是时候下班了,人来来去去去,这次张伟出现在公司面前,对自己不好。
“恩恩!”张伟松开顾戎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把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恩恩,我知道我错了。你不是那么残忍,不给我一个机会吗?我跪下来求你不要善良,原谅我!”
顾戎的眼睛早已红了,眼泪禁不住转过身来,声音微微颤抖:“别这样,我回不去了。”
“不!”张伟抱着顾戎。“你敢说你让他失望了,你敢说你根本不爱我,我不相信!”
顾戎哭了,让张炜抱住了,她真的不喜欢张炜,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他,现在感觉不到了,不知道自己对张炜的感情现在是不愉快还是喜欢。
张伟感觉到顾楦的眼泪,抱了一点希望,轻轻地抚摸着顾楦的头,“恩,回到我身边,我知道你还爱我。”
凯迪拉克的商务车和秦子都慢慢地从公司走出来,刚走了几步,就看见顾俊和张伟挤在公司门口。
“停!”秦子都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这两个人走在一起,总是那么明亮的走在公司门口!他看了一眼谢森玉,“别说他们离得太近了,这个人怎么会来到你不知道的公司门口呢?”
谢森宇最近很忙,公司生意不能来,更不用说张伟了,主要原因是顾戎已经来公司上班了,谢森宇不把张伟当作一回事,但不要指望对方在总统的眼皮底下匆匆忙忙忙。
秦子渡看了谢森环一眼,打开车门,直奔两人。
张伟和顾俊根本没有发现秦子渡的到来。突然,张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顾戎身边拉了出来。衣领被人抓住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虚有其表(校园H)i车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