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

“最初,我们建议他不要离开医院。毕竟,秦始皇已经支付了医疗费用,他想留下来。但他坚持要出院,我们阻止不了他。护士摊开身子,困惑地问:“你不是他的女朋友吗?“是的。”
出院后,顾戎还是不相信自己惊慌失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顾戎没有先打电话给张薇,怕自己是这么想的。
打完张妈的电话后,顾昀急忙走过去问:“阿姨,张薇在吗?”
“恩恩,张伟不在你身边,他也不在我身边。
“不……”顾俊先挂了电话,然后打电话给张伟。
电话响得很响,一直没开,直到自动关机。顾俊真的吓坏了,张伟在哪,为什么不自己接电话呢!
就在顾俊绝望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顾俊赶紧拿出手机,以为是张伟的手机,却发现是个奇怪的号码。
“好吧,”电话另一端的医院护士说,“刚才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封给你的信。”
“好吧,我来了!”顾戎挂断电话,回到病房,不断安慰自己,张伟可能在找别的办法,他肯定不会做自己的事。
刚回到病房,打开信封,看到字迹,顾戎的心突然像冷水一样沉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好人!别再找我了,我走了。对不起,但我受不了那1000万。我骗了你,是我骗了你。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家公司,但你与众不同,你有一份薪水很高的工作。对不起,我想你应该能负担得起那1000万。。。但我…我真的负担不起。你可能认为我死了。
信中的每一个字都像一块冰块,刺穿了顾戎的心,却不能让她死,却让她死了。顾戎靠在医院的墙上,滑倒在地上。她没想到,她真的没想到,原来以为张炜已经改过自新了,没能成功。这次别让他错了,为自己丢了一大笔债!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顾戎摇了摇头,捂着脸,眼泪从指尖慢慢流下来,她忍不住,张薇的背叛比她在避暑山庄所受的伤害更让她心痛,她一个人也受不了。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有人被我拦住了,那人蹲在顾戎面前,搂着顾戎。
温暖熟悉的双臂瞬间包裹住了顾俊,顾俊哭得更厉害,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我爱那些离开我的人。”
“小野猫,你还有我。”秦子都紧紧地抱着顾戎,让眼泪润湿他的衣服,抚摸顾戎的头,让顾戎的心凉得那么热。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我恨他!我真的恨他!“顾俊握紧拳头,把手机从胳膊上拿开。”我去问他,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他不会接受的。”秦子渡对顾戎说,“你应该忘掉他。”
“不!”顾戎咆哮着,好像失去了理智似的。“我不会忘记的,我会恨他一辈子!“
电话过去了,没人接。顾俊似乎一般都不相信,一次又一次,但不管多少次,电话端总是很忙,最后让顾俊放弃,那是在打完电话后,你打电话的电话端被关了。
“他知道我打电话给他。。。”顾俊终于相信张伟不会再出现了。
秦子都抬起顾戎,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颊,扯下她面前凌乱的头发,看见顾戎虚弱无力,心里有一种爱的感觉。“他走了,只是因为你不值得把他放在心上,别哭了。”
“我不会放过他的……”顾戎低声说。
“现在,我有了解决你们债务危机的办法,我想知道你们是否愿意考虑一下。
顾乔抬起头,困惑地看着秦子渡。
“方法很简单,一千万给你,虽然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我来说,如果你能得到美的关注,花是不会痛的。”秦子都手里拿着顾俊的头发,满脸期待。
顾昀躲在树后,累得瘫坐着,又累又饿,不敢回家,不敢去上课,怕那些人挡在后面。
“我刚看到那个小女孩,她怎么不见了!”
“马上给我看看!别让她跑了!”
男人们匆匆赶来,但乔恩不想跑,她有时认为最好让乐队坚持下去死去,但她刚刚意识到被抓住不仅仅是死亡的问题!
狭窄的入口,两道强光环绕着古戎。古戎捂住眼睛,以为他真的要结束了。
“他妈的来接她,但让我找到他!”
高利贷者走近古戎,车道太窄,两个出口都被堵住了,她真的没有办法逃脱!
“不要来”顾桦抖着嘴,不停地向后弯腰,直到固执消失。
“好吧!一千万美元还没到,你的水还不够好,所以换个方式还吧!
“不,请不要抓住我。”顾戎吓了一跳,眼睛里充满了黑暗。
“老板,这姑娘是不是想在卖东西之前给兄弟们梳洗一下呢!”一个男人嘴角露出淫秽的笑容,透过古戎望去。
“哼!”老板轻蔑地笑了笑。“等我说完,我就让你玩!”
当乔恩在心里窃笑时,她深蓝色的瞳孔惊慌失措,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勇敢。如果她听从了秦子渡的话,她就不应该被这群人给毁了。
领队冲到他跟前,把顾戎的衣服拖到他怀里,脸上一副粗鲁淫秽的样子。
“不!不!”顾俊拼命地推着那个人,但他的身体怎么能和一个强壮的人相比呢!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哟,还是热的。
那个人撕破了顾俊的衣服,想把它们脱下来。
乔恩没有这样做,他试图保护他的衣服,但他做不到,留下无助的眼泪。“有人可以帮助我!“他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顾戎以为自己会落到人的老虎下面,忽然把自己从人的手里拽了出来,她有点头晕,头沉重,忍不住,渐渐地顾戎闭上了眼睛。
秦子渡摸了摸乔恩的额头,浑身发烧,一定是发烧了,忽然,秦子渡脸色发黑,满脸冷血,这些人不敢这样对待顾戎!
“谢森玉!“你知道怎么做的!”
黑夜里,巷子里传来恐惧和尖叫的声音。
秦子渡在车上接了顾俊后,立即前往最近的医院。
古戎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
顾戎到医院的那一刻起,秦子都一直陪着她,连晚上都没闭上眼睛,怕顾戎有什么事找不到,早上六点,顾戎发烧了一整夜,秦子都眯了一会儿眼睛。
秦子渡原本睡得很浅,由于心里担心顾戎,自然睡不着香。顾戎轻轻地动了一下手臂,秦子渡立刻醒过来,“恩,还伤心吗?”
看着秦子渡细心的眼神,顾戎的心似乎融化了,也许这个人并没有表面那么冷?也许?我在想什么?
“我在哪儿?”顾戎想当然地环顾四周,这不是秦子渡的家,是吗?
“医院。”秦子渡站起身来,给顾戎一杯水,递给他,“这是我的私人房间,所以装修就不一样了。”
顾桦拿起水,透过玻璃杯看着秦子渡,一夜没睡?顾桦有点吃惊,她觉得像秦子渡这样的男人不会整晚陪着女人。顾桦犹豫了一下,说:“你整晚没睡吗?”
“嗯。”秦子轻轻地回答,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浮力,好像他必须这样做似的。
“谢谢”顾俊说了声谢谢,她真的没想到秦子渡会这么好,想到自己以前相对冷淡的样子,突然有点惭愧。
秦子渡选择眉毛,嘴角带着微笑,“先别谢我,还有更多的话要对你说。”
“啊?”顾戎望着秦子渡,黑黑的眼睛闪烁着,一脸茫然。
秦子都倚在顾戎身上,先摸摸他的额头,然后叫医生帮顾戎看,得知一切都好后,秦子都放下了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