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po沈教授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秦子渡喜欢柔软的触感,睡衣的全名只是顾俊的优点,胸部小而饱满,让秦子渡觉得喉咙干涩,像一股香味。
在乔恩的腰上,他搔着敏感部位,咬着他的脖子。“孩子,你想我了吗?”
顾戎忍不住低声喊道:“不,我今天不行。”
这时,纤细的手停了下来,眼睛里的渴望立刻消失了。
秦子渡有点不高兴,但还是松开顾戎站了起来,“不,虽然我今天累了,还是帮我排水吧。”
“啊?”顾戎问。“我不知道你住在这个房间里,它太大了。”
“白痴。”秦子都真佩服顾俊的脑子,她已经是自己的人了,难道不想和自己的房间睡觉吗?你觉得我要去别的房间吗?
顾俊明白秦子渡的意思,但心里却忍不住拒绝,她真的不想和秦子渡上床。
“古戎?”秦子都向她鞠躬,四周冷得要命。
“有那么多房间,你能吗?”
“你在和我谈判吗?”秦子都笑道。“秦家全是我的,连你都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格指着我?”
秦子都的话让古戎脸色苍白,是的,他们把他卖给了这个人。有什么权利?这时,古戎心中充满了一种极大的羞辱感。“我明白了,”她激动地说。
顾戎站起身,走到卫生间的防水处,听到秦子渡低沉的声音传来。“刚才这个人叫秦子庭,大概要在这里呆一会儿。下午你去买几件合适的衣服,以后在家里就不能穿那么暴露了。”
“我也不想这么公开地穿衣服!你没看见衣柜里的衣服吗?顾戎回答说,她不是妓女,也不能忍受嘲笑。
小野猫爆炸了,秦子渡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一次,他没有生气,眼睛里露出笑容。他走过来,轻轻地把顾戎的头发绑在脑后,然后挠顾戎的鼻子。“我以为你是个烟花爆竹。”
“是你换的鞭炮!”顾戎撅着小嘴,皱着眉头,有点生气。
“是的,我是。”秦子渡眯着眼睛笑了笑,吻了吻顾戎的嘴。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别碰我,”顾俊往后退了几步,“我是个男人,不是小猫或小狗,你不打我,给我一个甜蜜的约会,我不吃这个!”
秦子都站了起来,忍耐都没了,以前这些女人没那么挑剔,对她那么好,但还是没有那么亲切。
“别挑战我的耐心,”他扬起眉毛说道,他那黑暗的瞳孔仿佛一个黑洞能吸引乔恩所有的思想。
“对了!”顾戎下楼去,咬紧牙关,固执地看着秦子渡。
片刻间,房间里一片寂静,一片恐怖,心悸,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指甲深深地扎进了肉体,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不管秦子渡对她做了什么,她都会容忍的,但请让她走吧!
狭长的眼睛显示出杀人的意图,秦子渡冷冷的看着顾戎,然后抬起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你是用武力的方法吗?”
他一步一步走近顾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能威胁我吗?我告诉你,在我看来,一千万,什么都没有,但对你来说,一生还不确定。小姑娘,别反抗,我秦子都想要点什么,还没拿到。好吧,如果你想跑的话!我可以离开你,让你走,永远离开我。但你要把钱还给我!“”“
“你!”顾昀被迫不说话,咬着下唇,不同意自己的脸色!她不得不承认,1000万,她连生活都买不起。
“我劝你待在我身边,也许很快我就累了,自然让你走吧。”秦子渡把这句话扔了回去,不值得对女人生气,而且,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秦子渡不见了,身后的顾戎突然崩溃了,他的固执崩溃了,眼泪取代了眼前的光芒。
“董事长,你要文件。”顾俊像往常一样把文件放在秦子渡面前,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据笔者所知,X物理教授秦子都知道顾俊在读大学。
“好吧,你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他问,但他让顾戎发抖。
“不!”顾俊急忙解释了一个原因:“他是我们的物理老师,我只是他的学生之一。”
秦子渡点了点头,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眼睛里洋溢着古戎从未见过的笑容和温暖。“公司有个计划,想让他出去,毕竟他是个老师,话很可信,你觉得怎么样?”
“夏教授在学术界很有名,做过很多讲座。我认为他是个很好的候选人。”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查博内说了些好话,虽然她不喜欢他,但她从来没能把刀放在别人背后。
秦子都签了协议,交给顾俊,“让人事部去看看。”
顾昀紧紧抓住文件,转过身来。
乔恩出来的时候,秦子渡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虽然不精致,但又矮又可爱,在秦子渡脸上露出笑容,仿佛冬日温暖的阳光温暖着她的心。
终于找到了!秦子渡轻轻抚摸着照片,抚摸着女孩的眉毛,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终于出现了!不是这个女孩,不可能有现在的秦家,更别说现在的秦集团了,秦子都暗暗发誓要好好对待这个女孩,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她,给她他保存了这么多年的爱!
如果乔恩当时在里面,他会很惊讶他不能说话,不是因为秦子渡的深情风格,而是因为照片中的女孩。女孩笑着,有一个甜梨窝,耳朵上有着和她一样的心形胎记,这个人不是李方菊的女儿-夏巧娘!
“董事长和夏教授签了协议。”顾俊把文件拿给人事主任,正要离开,我听到人事人员在房间里讲话。
“哟,为什么顾书记脖子上有个红胎记!”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这是什么胎记,你一眼就是一只单身狗!这显然是一个吻的痕迹!”
“哦~”
一眼望向顾戎,仿佛要刺穿他似的。
顾俊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忽略了有意义的声音哦,加快了离开人事部门的步伐。
下班后,顾俊在车库里等着谢森欢和秦子渡,她每天都和秦子渡住在这个岛上,这个岛远不是问题,问题是外国车没有通行证是进不去的。
她等了很长时间才看到这两辆车,刚拿出手机给谢森玉打电话,我就看见一辆劳斯莱斯在不远处开过来按了几下喇叭。
秦子渡拥有数不清的豪华轿车。虽然乔恩没看见那辆车,但他看到自己按了喇叭,以为是秦子渡。
她向前走了几步,没有开门。
“董!”一声巨响打在她的头上,直指顾戎的全身,她没有时间为失去知觉而战斗。
“董事长!”谢冲到他的办公室。
这时,秦子渡又增加了一个会议班,因为有一些文件没有处理,看到谢森玉来,还以为顾戎等得不耐烦,“如果她不耐烦,你先送她回去。”
“顾小姐被绑架了!”谢森玉焦急地说。“刚才,监控室打来电话,说顾小姐在车库里晕倒了。”
“什么!”秦子都站起来,把文件扔在手里。他的额头突然裂成了绿色的肌腱和交叉的剑眉。“怎么了?快派人去追!”
“这个人有通行证,他总是开劳斯莱斯,一般的车追不上。”
“废物!”秦子都怒吼道。“找到我!北海没有多少这样的车。如果你找不到,你可以开车!”
谢森宇大吃一惊,没想到秦子渡会这么关心顾俊,但他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走后点头而已。
他妈的!秦子渡敲打桌子,谁绑架了顾俊!那个敢碰他的女人已经厌倦了生活!
顾戎四肢紧绷,双眼蒙着,她不屈不挠地挣扎着醒来,吓得浑身发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