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雪莉跌跌撞撞地走到保姆的车门前,冷冷地说:“来吧!”
汽车开动了,离开了庄园。
探员跟着雪莉走了这么久,她没看见这样的火,就好奇地问:“小李,怎么了,刚才看到你和小男孩一起进来,你很高兴吗?”
雪莉静了一会儿。
他知道探员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他概述了情况。
探员听到后叹了口气,“沈先生虽然有点冷淡,但也很有绅士风度,但没想到他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
这时,雪莉的平静,也清晰了。
像沈家这样有百年历史的家族有着丰富的家族史。没多少人想把它挂起来。难怪沈玉涵如此不信任。他一定认为她在接近他儿子。
只是她的眼睛看到她对他很感兴趣,可笑!
经纪人见薛莉不说话,以为她还在生气,便出口安慰说:“小李,不要进我心里,我们离这些人很远啊,一切都好。”
雪莉清澈的眼睛明亮明亮。是的,她无意引起高级官员的注意。
否则,只有你受伤了!
薛丽回家洗了澡,开始休息,没注意到网上有新的爆炸物爆炸!
第二天。
雪莉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澡、吃饭和跑步。
打开门,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薛莉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等着电脑开机,问:“我要出去,说,怎么了?”
“现在公司和你的房子都挤满了人,一旦你暴露在公众面前,你就死定了!特工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薛莉的电脑没开,听了经纪人的话,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直接问:“说的重要,公司和我家里都是人!”
特工的声音突然转过身来。
“告诉我,没关系。”雪莉坚定地说,这时,电脑终于成功启动了,雪莉移动了鼠标的箭头,来娱乐新闻点。
就在页面打开前一秒钟,特工终于说:“有人拍下了昨天在片场发生的事情,说沈先生的孩子是你的私生子。”
听说雪莉的手和鼠标剧烈地抖动着,就这样,网页打开了。
引人入胜的头条新闻一落千丈。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新晋小花旦私生子大曝光!”以气质著称的女演员当红X,今年6岁!
雪莉继续往下翻。
她和沈一秀在头顶合影,甚至在写作媒体上对新闻的真实性进行了对比,并将这五种感觉进行了对比。
雪莉狠狠地打了一拳。
这些媒体为赚钱而疯狂。
不管他的消息是不是负面的,主要是小秀看他要做什么,他会误解的,万一他找到自己的妈妈,他该怎么想。
为什么没人想到要照顾孩子?
雪莉气得站起来,走到窗前,看见一大群记者被困在门口。
精致的狗仔队,一看到雪莉家的窗帘拉开,人们的目光就一扫而光。
“雪莉,这消息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那孩子的生父是谁,薛小姐?”
“薛小姐,你结婚了吗?”
“薛小姐,你能回答我们的问题吗?”
雪莉被这景色迷住了。
无数的闪光灯,麦克风,记者。
这一幕,就像特工一般说的,出去就是找死。
雪莉闭上眉毛,拿起还没挂的电话。
“小李,你现在只能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等公司高层讨论,制定下一个计划。”
雪莉点了点头。
在这一点上,她只需要等待。
就在这时,在环球娱乐的前门前,记者们匆匆赶来,远远超出了薛丽的住所。
“你能回答你的艺术家薛丽的情况吗?”
“对不起,薛丽的情况和报告是真的吗?”
她在一次晚宴上遇到了罗西·穆恩,她美丽、优雅、高贵,不仅美丽,而且凭借自己的力量赢得了电影的桂冠。她的容貌和力量得到了公众的认可,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女神。
但现在是什么让他抓狂了?
这几天玉巧和月牙走了,两人和好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性,薛丽挂断了电话。
但是,她和华侨没有联系,这就是她能接受的吗?
其实,她还是有机会拍片子的,那就是找沈玉涵澄清现场。
他不知道晓秀是否和她有任何关系。
但是昨天的相遇是如此的不愉快,她清楚地感觉到沈玉涵讨厌她靠近小秀!
那就去找沈玉涵,她把他掐死了!
那么,她真的会接受雪藏的结果吗?
沈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在顶层。
野田佳彦办公室的三面都是落地窗,天亮了,光线柔和,室内布置简单,但每个地方都充满了低调的奢华,如寒冷,有着深刻的融合。
但在那一刻,整个办公室看起来都很冷,气氛又黑又可怕。
沈玉涵站在地窗前,冷淡而拘谨,程曦把他推倒,在地上拖着长长的影子。
他像往常一样遮住了自己的黑眼睛,凝视着京都的黎明,但他微微闭上的眉毛透露出他的不安。
秘书长一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去南非出差直到昨天晚上,所发生的只是听姜汉说话,隐约知道他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心情不好。
让一个高贵而冷漠的男人把他的思想和女人的思想混为一谈。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沈玉涵没有额外的动作,总是站在窗前,像一尊冰冷的雕像,身上的清辉,看不到半边的温暖。
冷岩是秘书长。与江汉相比,他和沈玉涵的主仆少了,朋友多了,但在他面前仍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
冷延寿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我接到通知说,沈某投资环球娱乐公司的一部剧中更换女主角,可能会影响沈某的收入。”
我听说沈玉涵终于动了,他弯下腰,清桂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深邃的眼睛藏在阴影里,忌讳得那么深。
“环球娱乐决定用一个新女演员取代薛丽,”冷延寿补充道。
沈玉伦走近办公室,瘦小的手如玉般坐在座位上没有一副看不见的样子,看似无忧无虑,却带着无形的威慑力,无缘无故让生命一片恐惧。
冷岩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很低。
“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沈玉涵沉默了很久。
随后,冷延边今早把薛丽的消息告诉沈玉涵。
写完后,大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连沈玉涵身后多年的寒气也不敢呼吸,这是少爷的事。
直到冷燕觉得沈玉涵什么也不说,冷燕忽然问:“小秀昨天是怎么碰薛丽的!”
“秀公子一个人去片场找雪小姐,这时是雪小姐的歌迷来访的时候了,片场上也有入口,所以我拍了这一幕。”
男人纤细的手上还有一双打击,忌讳莫深邃的眼睛看不到哪里。
“你觉得怎么样?”沈玉涵问。
冷岩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薛小姐是个聪明的女人。”
说到这一点,冷烟的目光扫过书桌前的那个人,见他一言不发,继续说道:“雪小姐知道萧少爷是萧先生的儿子,总是在众人眼前,吻着萧少爷,她一点也不在乎他的身份。”
冷燕说沈玉涵一点也不起眼,好像根本不在乎似的。
冷岩知道先生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只想听听自己的意见。
”冷闫想了想,“我想薛小姐是利用自己的明星身份,和修少爷建立了关系,把沈家绑起来的。或者,也许她想要更多的曝光,也许甚至比她想象的要多,她被藏在高NIV的雪地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