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兄弟骨科车RH年上

冷岩还没说完,沈一秀的手机就响了,是薛莉打来的。
“是妈妈,妈妈打电话给我,她打电话给我。”沈一秀兴奋地跳起来,立刻接了电话。
“早上好,妈妈亲阿姨。”沈一秀差点给妈妈打电话,幸好他及时回复,立刻改名。
“小秀,真对不起,阿姨洗澡时没带手机,所以我没接你的电话。”电话里传来薛莉的歉意。
“没关系,小秀很大方哦,小秀不会生气的。吻姑妈你现在在哪里,小秀出来了,想找你。”沈一秀打电话给冷燕,脸上很满足。
“出去?一个人出去?萧秀应该很好啊,你偷偷溜出你爸爸找不到你着急,你现在在哪里,姨妈会接你回家。”薛莉的声音充满了紧张和忧虑。虽然在电话里也让冷闫和沈一秀听着明显。
沈一秀向雪莉解释,雪莉说自己和冷岩在一起,雪莉芳松了一口气,不担心。
因为沈义秀非常想见薛丽,薛丽忍不住拒绝了,于是把现在的住址寄给了薛丽。
很快,冷烟派沈义秀到雪莉身边。
“亲你婶婶,你会想念萧秀的。”沈一秀一看到雪丽,就跳到雪丽的怀里,脏鞋子弄脏了衣服。
“修少爷的鞋。”冷烟看不见,忍不住回了电话。
“额头”沈义秀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和雪莉衣服上的大脚印,羞得吐舌头。对不起,他对雪莉说:“阿姨,对不起,小秀弄脏了你的衣服。”
“哦,你还会道歉的,真是太好了。”雪莉笑着说,然后伸出手捏了捏鼻子,眼睛里充满了蛋糕和爱。
“没错,小秀很好很好哦,亲婶婶也不太像小秀。”沈一秀被吹捧得心软,大眼睛笑成一个缝,可爱不想。
雪莉仔细地看了看那个小牛奶袋。这个小牛奶袋太可爱了。她真的很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他就可以和他呆在一起了。
冷烟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两个人,不知不觉中眼里露出淡淡的笑容。
有时候,即使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一个简单的拥抱,也能让人感觉很温暖,很开心。
就像现在,看着少爷和他妈妈在一起,那么开心,那么开心,他也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冷烟对雪莉的印象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深情地抱着少爷,一点也不在乎少爷的脏鞋,让他的脚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雪莉的这些自然反应并不明显,可见雪莉真的很喜欢这位少爷。
这种发自内心的表达,无论是最好的演员都不能演绎。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薛丽戏弄沈义秀一段时间,才发现冷艳又来了,赶紧说:“冷书记,进来,对不起,我忘了你。”
雪莉突然想知道他叫她什么,冷酷的秘书?
好像这真的是一个潜意识的电话,她甚至都没想到就跑了,他是那个冷酷的老秘书吗?
雪莉皱着眉头,冷冷地望着殷凰城的眼睛。
冷烟被这本神秘的书吓了一跳,赶紧说:“薛小姐,你好像错了,我是沈家的管家,不是秘书。”
“哦,是管家啊,对不起管家冷,是我弄错了。”雪丽心里松了一口气,有点不好意思。
“没什么,坏人很正常,特别是薛小姐是个演员,可以理解。”冷艳表面没有变化,但内心却是波澜壮阔。
雪莉笑了,什么也没说,但她还是能听见。
但不知何故,我总是对他感到莫名其妙的熟悉,我一直以为是他。
但我认为冷岩不太可能不改变他的话,这当然意味着他不想空虚,他真的不是他说的那个人。
不管怎样,想这么多事情,都是过去的事,即使他是个冷酷的秘书,那又意味着什么,只是更伤心。
要是我有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就好了。
冷岩和沈一秀在雪莉家玩了很长时间,直到深夜。
“是的,阿姨要送你回家了,小秀感觉还好吗?”雪丽笑着点了点头,声音变得更柔和了。
“好的。”小牛奶袋严肃地点了点头,大家都紧紧抓住了薛莉。
薛立雄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眼睛里的温柔真的会融化人。
小秀平静下来后,雪莉笑着对冷岩说:“我不知道这是否可能。”
“当然可以,薛小姐。”不要等到薛丽说完,冷燕礼貌地回答,非常绅士地邀请薛丽上车。
雪莉笑了笑,对着冷岩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沈义秀上了卡宴。
这是她第二次坐在Cayenne。
她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坐在宴会上,当雪莉几乎跌入人生的谷底时,困难的事情随之而来。
虽然她仍处于人生的低谷,但在那个时候,她好多了。
“吻阿姨,你在想什么,不是很伤心吗?”
小牛奶袋慢慢地注意到耳朵里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像热糖果一样在心里。
是的,她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至少她救了一个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小男孩,比小男孩像她爱他一样爱他更快乐。
“不,有一个小小的修复,姑妈怎么会伤心,姑妈很高兴,真的很高兴遇到这个小小的修复。”薛丽笑着说,她的声音甜美,甜美,像棉花糖一样像两个人的心。
一个是沈义秀,另一个是冷艳。
冷岩现在心里自卑。他真的很抱歉这样一个好女人在丈夫面前说了一些关于她的坏话。
“恩,小秀也很高兴见到大婶,大婶,小秀以后会打电话给你,你愿意接吗?”沈义秀严肃地说,小脸上有一种无法掩饰的紧张色调。
“好吧,阿姨一定要接你的电话。”雪莉心里一个小小的动作,整个心都被这一小包牛奶的声音融化了。
天哪,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孩子,这真的是人们心中的爱。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到达目的地后,卡宴的车缓缓停了下来,冷烟下车,雪莉抱着沈一秀。
“萧秀很好,带着寒冷的舅舅哈哈,姨妈要回家了。”雪丽想把萧秀交给冷艳,但萧秀说什么也没离开雪丽,雪丽无奈,只是好笑地说。
“小秀不想离开姑妈,姑妈,下次分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沈义秀伤心地说,所以他真的不想离开薛丽。
“没什么,只要你想见姑妈,姑妈一定要见你。”雪莉有点感动,声音也因为心情的变化有点压抑。
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想离开那个小牛奶袋,但那是不可能的,那不是她的儿子,她不能拥有他。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雪莉点了点头,脸上严肃认真。
她说的是实话,只要这一小包牛奶想看看她,即使她和沈玉涵反对这份工作,她也会尽力去看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薛莉心里却有这种痴迷。
沈一秀终于妥协了,从雪莉身边走了下来,走进了殷凰城冷冷的怀抱。
“好了,小秀再见,小秀一定要听话,听爸爸的话,不要惹爸爸生气。”薛丽强忍住眼泪,沈义秀打了一会儿招呼,刚上了冷岩为她准备的私家车。
看到雪莉上车,冷岩抱着沈义秀走了。
这时,沈一秀忍不住哭了起来,他轻轻地哭了起来,尽量不出声来。
冷岩真的不同意,只好加快脚步,沈一秀进了山庄。
别墅外的私家车停在原来的地方。雪莉上车后,头从窗户里伸出来,直到看见沈一秀走进别墅。她松了一口气,叫司机离开。
车开得很慢,但那人的视线仍然停留在那里。
在二楼的车厢里,禁忌的目光紧盯着楼下,沈一秀下了车,一直没离开视线。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这个女人,原本以为她能看穿别人,但这个女人,他有点犹豫。
如果她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接近沈一秀,她所做的是愚蠢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兄弟骨科车RH年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