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伊凡·谢赫是幸运的,氏族中有如此优秀的女性。 ”蛇王忍不住刺了伊万几句。 “是的,她不喜欢有口臭的贵族。艾雅不是普通的女性。她是我们的女神。 所以下次蛇王想请我们做客,手段要温柔,态度要端正。 ”伊凡平静的回答。 “你!”“嘘!”一股烟终于消失在看不见的地方,只是因为地平线已经红了。 把伊凡·艾雅叫醒。犯了这么大的罪,她一定要在这里看日出。 虽然伊万很疑惑,但是这个日出有什么好的? 艾雅在朦胧中睁开眼睛,看到初升的太阳露出一个小角落,倒映着日出,像是从炼钢炉里倒出的钢水,光芒四射,让艾雅微微眯起眼睛,不敢直视。 过了一会儿,冉冉在红色的阳光下升起,照亮了云海,让爱雅感觉不真实。这是只有飞升的人才能看到的美。 突然刮来一阵强劲的西北风,艾雅被雪花呛得咳嗽不止。 抬头望去,云朵四散,红日在彩云中出现又消失,蔚为壮观。 艾雅忍不住大声叹气:“大太阳,你真美!”蛇皱起了眉头。“这不是你应该有的水平。为什么不写首诗取乐呢? ”艾雅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最后只好搜了九年义务教育中关于日出的诗词并处理。 没有你的支持你做不到。她对蛇王的固执已经略知一二。唉呀,不想一直被冻在这里。 于是她跳下伊凡的背,在两只水貂的压力下弯下腰,张开双手拥抱阳光。 大声喊出来!“初阳高照,千山万山似火!”“好!”蛇王大叫,非常兴奋。 艾雅耸了耸肩,再次爬上伊万的背,平静地看着抽搐的蛇王。 要不是这么帅的脸,艾娅真想把他打成猪头。 最后,蛇王觉得够了,带着艾雅和伊万下山。 山脚下,天高云淡,艾雅惊讶地发现,原本宁静的桃花源竟然热闹起来。 “刚才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山顶看到他们?他们从哪里来? ”艾雅好奇的问蛇王。 “哦,在淡绿色的山峰下有一条隧道。 “艾雅。 我尼玛!“忘了今天,那我们昨天为什么不从山下的隧道来?我想那里应该很暖和吧!”艾雅咬牙问道。 蛇盯着艾雅的眼睛,仿佛是深渊,轻声说:“我只是想让你提前感受一下缥缈峰的风景。 怎么样?很高兴你来了!”艾雅仿佛被抽得满头大汗。她小声对伊凡说:“别抱着我。今天不把他打成猪头,我就不姓艾了。太残忍了!“不明所以,蛇王,没想到艾雅哪里来的这么生气。他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此刻应该离开了。 他偷偷看了伊凡一眼。 伊凡像大蒜一样点点头:“哥哥,快去。你没看见我抱不动这只母老虎吗?”得到伊凡的肯定,蛇王揉着它就跳。 艾雅怒气渐消,忍不住说:“这里怎么没有正常人?害!”“艾雅,伊万,真的是你吗?太好了,我以为我错了。 ”两人抬起头,看见霍普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这次不是独自一人,带着四个警卫。 “文茜,上次我离开的时候,我很担心。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和那只小母的交配!”艾雅猥琐地哈哈大笑起来。 文茜身后的卫兵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想笑也不敢笑,就坚持着。 文把自己的眼刀留了过去,这四个人立刻假装成孙子,他们面面相觑,面面相觑。 “艾雅,别笑,好歹在我手下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海文趴在艾雅耳边小声说道。 艾雅的笑声戛然而止,有道理。文茜一直对自己很好,不应该这样嘲笑别人。 最后,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小雌除了胖,没什么毛病。在我们这里,这叫做有福和富有。” 证明你们狼性雄性也有能力养育雌性。 呃~健壮!”希腊人连带着卫兵一起站在他身后,感到非常自豪,整个大陆的野兽,试问还有谁?还有谁能把雌性养得这么好!他们属于狼族。 艾雅忍着笑声,迅速转移话题。如果她不转移对笑的恐惧,那就不好了。 “你怎么也来了? “我们每年都来。去年,我们输给了大蟒蛇。今年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 ”艾娅从角落里看到伊万有些沮丧,回忆起他和婆婆之间的对话,突然她能理解他的心情。 转身抓住伊万的手,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伊万。 这就像在说,“头儿,今年,只有我们。 ”伊凡冰冷的面部线条软化了,轻轻点点头。 文茜环顾四周,问道:“你们两个不对劲,你们有外遇吗?”艾雅冷笑道:“什么样的通奸?他不是在被子里嫁给我的。他默默地惩罚自己。以下方案未结婚。如果非要,也应该是激情!”“激情?什么时候发生的?”艾雅对她说的傻话没有反应。她假装平静,但她的心已经慌乱了。 她正要转移话题以避免尴尬,这时伊凡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关你的事!”艾雅忍不住了。他笑了,然后学着伊万的语气,又对文茜说:“这不关你的事!”文茜摊开双手。“我打不过你,”他说。“去吃饭吧!你住在哪里?吃完饭,我们一起报名!”艾雅指着身后的四条大蟒蛇:“住在蛇王安排的地方,看后面。 “然后别活在心里想,我们怎么能把那份著名的报纸神不知鬼不觉呢? 艾雅眯起眼睛看着海文,但海文没有睡觉。 他眯着眼睛,盯着身后的四个卫兵。四条大蟒蛇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被狼盯上不是好事。 还没说什么,就带着艾雅向前走去。 “我跟你说过艾雅。我发现你可以在这里把猎物换成食物。你一定没吃过家里的东西。怎么说呢?很独特,我带你去试试吧!”于是一行人跟着浩浩荡荡的长街往前走,街上热闹非凡,让艾雅感觉恍惚,这个地方和整个野兽世界有些不协调。 艾亚煌摇摇头,不想那么多,先填饱肚子最重要。 他们在文茜的带领下,终于到达了。 艾雅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牌匾:“张国福麻辣烫”映入眼帘。 为什么是而不是杨?艾娅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然后她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她的主人一切都不对劲。肉车,不管是张还是杨,这种野兽在内地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店。 然后她偷偷咽了咽口水。哦,不说了,真贪心。 艾雅使劲摇头,错了,错了。 在食物面前我没有原则。是时候吃点东西了吗?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艾雅先是把头砸在牌匾下,然后晃了半天。 狼用眼睛问伊凡:“货物怎么了?你脑袋里有水吗?”伊万抿了抿嘴唇,毫不客气地用嘴唇回敬了狼王四个大字:“不关你的事!”文茜哽咽着,立即转过身去。他哼了一声,带着艾雅走进去。 艾雅的脑子很乱。她认为她不会吃这种辛辣的食物,所以她可能无法思考。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跟着文茜走了进去。 看看房间里的木桌椅板凳,做汤底的大锅,装蔬菜和面食的小架子,甚至还有放在一旁的小夹子和装食材的小竹罐。 艾雅基本可以肯定,这是大陆版的张国福麻辣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