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料未及的软1v2小说|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

“明月漓来吧来吧,坐下。 ”顾怜拉着往里面走,一进门就把她按在椅子上,又给她倒了一杯茶。 苏念从万湛锐利的目光中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拿着茶杯,拉着顾流坐下。他也没有忘记说句。 “坐哈,别提了,哈哈…自家人——”夜飞尘低头笑了笑,然后恭敬的请坐下,他才落座。 顾怜拉着的手,不停地安慰她。 “漓月,别紧张,如果不是状元也没关系,金榜我已经上了哈。 ”苏念很紧张,万湛喜欢吃她。 “哈哈……”苏念笑了笑,“爸,我现在平静又紧绷,什么都没发生!”不,当然,书生郎不是我的,嘿嘿…顾流的目光在的脸上扫了一圈,笑了,皮肤一点也不差。 冰山万战走了过来,悄悄拉开父女的小手,把顾怜揽入怀中,拍着他的背。“怜,难道你不知道思月的脾气吗?是一张整天笑啊笑的皮。什么都不会发生。我已经让我家的人去查名单了,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结果。 “苏念怀疑她妈妈对她有意见,这是有证据的!就是怂蛋不能发光…顾怜生了一对梨花泪粑粑,看了一眼,呲牙一笑。 “爸爸,我女儿很有才华,这你是知道的。怎么这次,我对月月的想法没有信心了?啊,”苏念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又响起了鞭炮声。 不太斜,一个中年妇女快步向前跑去。“万大人,有人来中国了。万大小姐得了第一枚金牌,得了一等奖!”有那么一会儿,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念身上,苏念抬头一看,眉毛轻佻,那得意的神情太尴尬了。 万战:“……”“你还在做什么?出去见你!”万湛看了一眼,说道,然后她拉着顾怜走了出去。 苏念缩起了嘴。“妈妈,你的脸怎么红了?”万湛略显拘谨。 后来苏念死了,“嚯嚯嚯,耳朵红了,还有……”顾流激动得热泪盈眶,被的动作吸引,看向万战,万战微微惊呆了半个小时,低笑着。“老婆,主啊,你——”BL有很多粗暴的中文和万战拧着眉毛。 ”顾流眼皮低垂,捂住脸捂住嘴,轻点一点头,不再说话。 苏念看着妥妥的狗粮,不甘示弱,直接揽住了一夜飞尘的腰。他的脚步微动,优雅地亲吻着夜晚飞舞的尘埃。“尘尘,我是状元,你是状元。” ”“阿漓,父母还在。 ”苏念嘴角勾唇,手臂用力,和夜尘离自己更近了,还不忘给万湛挑了挑眉毛。 “现在就在这里,不过陈辰是我坐大轿子娶进门的人!”万湛的唇峰抿成了一条线,声音很平淡,但眼神中却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意味。 就像在说…好孩子,没事就多陪陪“媳妇”,别整天缠着你爸!结果,一个非常和谐的场景出现了。 人们来到宫殿里庆祝,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参加,他们彼此相爱。如今,世代忠贞痴情的名声已经传开。当时很多适婚年龄的公子哥家庭找上门来的人比较多,他们愿意避开彩礼和名分,只为伺候万大小姐!甚至有很多人想直接为所有成年人服务!是的,做她的继父!万战黑线直接用士兵包围政府,警告前来探亲访友的人,并下达了死亡命令。 当时苏念的古代言情小说和推荐好文笔的万湛都没有时间闲着。他们晚上呆着,一夜又一夜地去参加聚会,但他们不能被他们的“小妻子”抛弃。连苏念都没去过几次武术训练,万湛也没催她。 在红烛摇曳的房间里,在巨大的床的上方,红色薄纱带着薄薄的夜尘翅膀半挂在身上,红白对比鲜明,令人神往。 苏念推门进来,看到了这一幕。 待在原地…苏念待在原地…等一会儿。 夜尘微红的眼睛和尾巴,他轻轻抬起我的手,指节无意中扯了扯额角上的丝发,“阿漓,你回来了。 ”“啊…哦哦哦,回来。 ”苏念咽了一口口水,回过神来,关上门,走到圆桌前,倒了一本书茶,“灰头土脸的,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夜飞尘婀娜的身子走下了床,一双白玉的脚直接踩着红缎江南走了进来,“等着出主意。 ”苏念的身体就像是快要被烧伤了一样,每次只要被挑动情绪,该死的“万人迷”就会对她产生反应,让她更难策略对象。 但是!!!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她的身体将无法忍受袜子!苏念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下去,脱下斗篷,把它裹在夜尘里。“尘归尘,天亮了,穿这么少会结冰。” ”夜飞尘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手臂环住她的脖子。 “阿漓比这个……”他的眼皮微微挂在斗篷上,然后眼皮抬起,目光灼灼地看向苏念的眼睛,“暖和多了。 ”“尘——”“阿里,你不抱我吗?”“我…“我害怕失控。 夜里,宸妃的眼睛突然变得冰冷。他放开苏念的手,转过身来。“你真的改变主意了。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家庭的公子哥来求饶。恐怕你不能长期忍受。你厌倦我了吗?”——丁,夜飞尘有利度-20,当前攻略对象有利度+77…——丁,夜飞尘有利度-35,当前攻略对象有利度+42…——丁…苏念:!!!——丁什么丁,别嘟嘟嘟了,呆在黑屋子里!看起来像…一些大事即将发生。 苏念紧握着背上的夜尘,声音低沉,略带哽咽。“尘尘,你不想要我吗?”夜飞尘神色略显呆滞,“我一介,怎么不敢?我是…现在我是……”苏念把夜尘横塞在怀里,放在床上,用手捧着他的脸。片刻,“尘尘,你吃醋了吗?嗯?你嫉妒吗?”说话间,苏念已经开始与其他国家勾结。 晚上,宸妃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支撑着她,看起来很怨恨。“我没吃醋!”苏念笑着,手指勾了勾夜飞尘的鼻子,“口是心非。 ”“我——”苏念俯身堵住夜飞尘的嘴,把他身后的话淹没在柔软的地方……”我爱尘埃,而你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尘埃…别想了,嗯?”夜尘对她喃喃道。 这是不可分割的…事后,夜飞尘躺在苏念的怀里,用手摸着他的肚子,微微拧着眉头,“阿里——”“嗯?”。苏念侧脸吻了吻他的额头,应了他一声。 “你说我们已经在春晚很多次了也没有措施避开孩子。为什么我们就是没有孩子?”“咳咳……”苏念口水呛了一下,脸一红,“可是…可能是机会还没到,就到了…很自然。 ”“是吗?”夜飞尘自言自语道。 苏念抱着这个人,温柔了一会儿,打消了他的念头。 你不能告诉他你不能生育。 啊,啊,啊!!!我是一个尊重世界的女人。我没有脸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始料未及的软1v2小说|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