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夫1v2&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开封市,大宋的首都。 千里之外,百日游都难。 韩走进开封,身后是巍峨的城墙,前面是繁忙的集市。这是他第二次来开封。上一次是半年前,他被任命为湖王。 这一次,他没有带其他人,而是更多地避免了并发症。 开封城有五大奇观:田字宫、大仙宫、清湖雅苑、小吴山庄,以及它前面的五个市场。 其中,五大市场分为金、银、铜、铁、土五大市场。顾名思义,这里的东西贵;银市场是一个餐厅,客栈和茶馆。铜市平日人不多,但如果有王公大臣出游,都经过这个市场;铁市场以铁为主,这里的东西很难有一个确切的价格标准。一把剑卖到几万也不稀奇。本地市场就是一般市场。 五大市场并列在开封城南,常年喧嚣。普通人很难进入黄金市场。然而,你可以在黄金市场的入口处展示。如果你身体强壮,很容易被达官贵人带回去当卫兵,你将终身无忧。 小吴山庄,这支部队守开封东。 开封以东的百丈有一个山坡,高50丈。小吴庄就坐落在这里。 小吴庄的名气仅限于开封,在整个江湖上并不明显。但是,只要你稍微老一点,你就会被小吴庄的三个人物所震撼。 祖当年创立太乙庄,唐太宗改国号太乙庄,真宗继位,改国号三德庄。后来仁宗觉得自己的贡献不比祖上好,就改成了小四庄。直到现在,英宗还保留着养父的小心思,武庄。 雅苑,清澈的湖水,在小吴庄之上,没有他,因为昔日持刀侍卫詹昭,定居于此。 与此同时,开封府也在这里,包青天的名气在这个清澈的雅苑湖中无限传播。 赵氏世界最大的寺庙大雄宝殿,在世宗灭佛之后,至今还记得大雄宝殿,成为了很多僧人的避难所。如今,有一万多名僧侣,所以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寺庙。皇帝每次祭天,都是由大斋堂住持主持,可见一斑。 至于那天的故宫,普通人只能看不起。 韩的其实是开封城南的一座府邸。门面并不豪华,但一个有钱人把它献给了王。然而,王后来被韩守琼杀死,这座宅邸成为无主之物,被皇室收藏。 说韩得了府后,不曾来过一次,真是可笑。想到这,韩摸了摸鼻子,觉得好笑。 宅邸很容易辨认,宅邸前面的巷子很深,很冷清。 门是关着的,但是门的油漆被重新粉刷了。台阶上的几片落叶与时间相遇,两边的石狮也不算太大,仿佛没有了应有的尊严。 怪不得这是富商建的,排兵布阵自然不会大多少。 韩碎叶数片,扣了城门。 “吱——”虽然我没来过,但我准备得很充分。韩一敲门,人就过来开门。 开门的人是个花白胡子的老头,估计六十多岁了,腰都弯了。他这么急着开门真的很难。 “你是?”老人抬头看着韩,对这位师傅没有什么印象。 “你好老丈。 ”韩打着招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令牌,“我是韩,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打扰你。 ”老张接过令牌,眯起眼睛,又揉了揉眼睛里的沙子确认了一遍。在他心里,仿佛有一万磅巨石落地:“先生,你终于来了。 ”说着就要跪下。 “老丈不必。 ”连忙搀住韩说起来丢人,这大宅院都交给你打理了。我从来没有努力过。谢谢你。 ”“唉。 ”老丈似乎想到了什么,闷着头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老丈,有什么隐瞒的吗?”“先生,请叫我老刘。我在这座大厦已经住了30年了。我当了30年的管家。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有感觉。先生,你为什么不早来十天?”柳管家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韩忽然觉得不对劲:“官家,怎么了?”“唉。 ”柳管家没有回答,又叹了口气,“先生,你先去屋里休息吧,外面风大,肚子饿,有什么事吗? 韩见管家不开口,也不多问,只觉宫中无人。\”。 中午的时候,韩坐在厢房里,盯着他面前的桌子看,不过里面全都是素食。这倒不是因为韩喜欢吃肉。进门以来,整个宫殿虽然干净整洁,但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但这种冷清的感觉是无法掩盖的。说白了就是不受欢迎。 “老刘,我们一起吃吧,在肉车上喝醉了。说说这座宫殿吧?”韩在这样的气氛中吃不下。 刘管家不再拒绝,坐在一旁,把凳子拉得更远。如果你想夹菜,你需要身体前倾,尽最大努力去够到它们。这让韩无话可说:“师傅,半年前宫里给你的时候,他也给了你一千铜钱。 当王将军得到这座房子时,他只死了一次。后来虽然被皇室带走了,但地处偏僻,人烟稀少。随着时间的推移,房子里的仆人越来越少,最后老奴也离开了。 “我拿到了朝廷给的一千铜钱。我冒昧地雇了四个女佣和五个女佣,并要求建筑工人翻修所有的房子。还剩下很多钱。 我们虽然是王宓人,却被很多普通地痞欺负过。有好几次,女仆差点侮辱了她们。幸运的是,那些仆人仍然很强壮,没有造成悲剧。 ”“但从那以后,丫鬟和家丁都失去了热情,不久就走了。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一个老奴,老奴给了他们两倍于工资的钱,让他们可以谋生。 后来我太孤独,年纪大了,没人照顾,就去郊区接了几个孤儿,大概有十几个才十来岁。 ”韩没有在意管家先说的话。那些太正常了。真的不可能。他以后可以惩罚那些泼皮,但是管家现在说的话才是他悲伤的关键点。 “先生,就在十天前,我捡到的一个孤儿被一个大人看中了。但是那些男孩没有回来告诉我,而是未经允许去门口帮助人,但是他们都被那个家庭俘虏了。先生,救救他们!”“你知道是谁把他们带走的吗?”“男的是城南的张某子,人很迷人,但爱捉弄孩子。我听说乞丐中有许多孤儿被抓住了,再也没有见过。 ”刘管家问的很清楚。 然而,韩却皱着眉头,心想:“这个诡计多端的孩子是被迫掳来的孩子,而且只有孤儿?开封人口多如鲫鱼,真的不可能看到几个孤儿。难道真的有这样的丑事藏在皇帝的恩宠之下?”师父?”柳管家见韩愣住了,问。 被刘管家拉了回来,韩继续吃饭:“管家,饭后我跟你去见见张某子。如果他真的是欺负孩子的不可饶恕的一代,我应该为人民做好事。 偌大的王府里,只有韩、和刘管家默默地吃完了午饭。 在城南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里是铜市场的尽头,虽然这里相当荒凉,但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街就在这里,而张某子的地盘就在这个地方。 “先生,张某子的地盘就在前面。要不要多叫几个人?”“不,管家,你先回去吧,我一定把那些孩子带回来。 ”拿起手中的长枪,冲向韩。 走后没多久,韩就听到巷子深处传来孩子的哭声,韩越来越确信这就是张某子欺负孩子的地方。 张某子,如管家所说,身高近八尺,红唇白牙。他的袍子不豪华,但很精致。他的腰是一块碧玉,头发半散半束。在普通人眼里,他是一个帅气的公子。 不过就算是韩的一个公子,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韩稳稳地走上前去,看着那个腰间别着一个男孩的男子。这个男孩似乎想挣脱束缚,手脚不停地跳舞。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被张某子夹住了,也就是在这个角落。如果他在市中心,他可能会被一个正直的人拦住。当然,这只是可能的。 “站住!”韩晔大叫:“你是张某子?”张某子怎么也想不到,同济街尽头还有人敢拦着自己,放下男孩,点了他的睡穴,让他睡了。他转过身来,看到了韩,他充满了愤怒。他的眼睛微微闭着,一股内部气体慢慢搅动,在他周围徘徊。他的长袍无风起舞。“你是谁?敢管我的事?”“放心吧,我控制不了你的所作所为。我问你,你是不是带走了十几个十天前围着安转的孩子?”“十天前?”张某子的眉头一皱,一想到这十几个孤儿穿着中规中矩的衣服就哭了。如果不是被证实是孤儿,张某子也不会抓到他们。既然看到这些孩子的大人都来了,到时候,该怎么办? “看来你知道了。 韩石页见张某子沉默不语,也是被他的话逼的,也不打算和他争辩。\”快看!”张某子被韩的话震惊了,但是他的手却一点也不慢。他手里握着枪,白皙如玉的手掌鼓起了青筋,向韩联合宣了怒。 韩从一开始就看着这个人,他的实力应该在七品巅峰。这样的实力足以主宰俗世,但那又如何呢?一千个不该不该,张某子不该招惹自己的人。既然他敢做,不管背后是谁,他一定要给个说法。 张某子虽然抓住了这一点,但双手还是剧烈颤抖。他没想到这个人会说什么狠话。他知道眼前的人是高手状态,无法和他抗衡。 但是泥人还是有三分火气。在这条狭窄的街道上,韩的武器是一把长枪,这极大地限制了他的发挥,因此他为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张某子侧着身子,从怀里摸出一副手套。他的拳套是精钢打造的,极其坚硬,不时与韩的钢枪产生火花。 韩不畏战,长枪一扫,乘机横敲。张某子被迫用胳膊反抗,张某子的手被咔嚓一声重重地打了一下。 张某子额头上出了冷汗。真没想到韩的枪法这么厉害。 “你是被枪提升的高手吗?”张某子咬紧牙关,深感震惊。绝大多数武者都是靠时间的积累修炼内气,通过内气闯入八品。然而,世界上并不缺少人才,仍然有很多人通过高悟性悟出了自己的武功,晋升为大师。 韩最后一次被赵的足底剥离了五官,在虚无的状态下体会到了长枪的意义。这一突破使韩的枪法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此时七品巅峰的张某子误以为韩是以枪术达到其师,可见其实力之大。 韩话不多,张某子受伤时,长枪压得很紧。就凭那简单的刺,韩在十个利率之间换了几十个不同角度的刺,这让张某子又忙又急。虽然他知道韩长枪的最终目标是他自己,但他可以做很多无用的工作来抵抗它。 “砰——”韩把枪插进石墙里,长矛就刺在了张某子的脸上。张某子能明显感觉到冰冷的枪尖在刺激他的心跳,他不敢动。 “你现在能说吗?”韩拔出枪,站在地上。 “你是胡安的国王?”张某子十分清楚这几个孩子十天前住在哪里,但胡安国王在朝鲜只安静了一会儿,宫殿里却没有人。张某子以为韩石页不回来了,不想整天和大雁斗,被大雁啄了。 “废话少说,其他的我不管,那十几个孩子你得全部给我带回来。 ”“这个——”张某子说话有些吞吐。 “为什么?有困难?或者我可以直接把我的愤怒发泄在你的生活上,就当那些孩子死了。 ”“不要!不是我不给你,而是孩子现在不在我身边,但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些孩子没有受委屈,但他们还活着,很好。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人们说这不是你第一次这样做了。以前的孩子都去哪了?”韩烨再次警告道。 “少侠,我真的没有伤害他们。你必须相信我。除此之外,我之前所有的孩子都被送到了各地没有孩子的家庭,他们都活得好好的。 ”张某子快要哭了。 “废话少说,如果你今天不给我答案,就留下来。 ”又一次举起了长枪,并用冰冷的枪指着韩某子的鼻子。 “唉。 那些孩子在大学宿舍里。 ”张某子赶紧说。 “大学生?哪个大学生?”“司马大学!”“是他吗?怎么可能是他?”韩听说大儒司马光是这个人贩子的靠山,着实吃了一惊。“司马大学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你在骗我吗?看来你不经历痛苦是不会说出真相的。 ”“真的!真的!我妹妹张是司马师的妻子,司马师是我的姐夫。如果你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张某子吓了一跳,喊道。 韩半信半疑,此时张某子执意要司马师,只得带他一起去:“我到大学士那里提你。你有什么意见吗?”“我——”张某子本来天不怕地不怕,但他怕他姐夫。他可以看着韩手中的长枪,但是他的姐夫很温和,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韩见张某子点头,便指出他已用大悲的内气封住了自己的穴道:“去,别想着打洞,不然对你没好处。 张某子不这么认为,他想试试内气在运行。打洞时五脏剧痛,完全让张某子放心,我只是在外面蹭一下就吓到了,他不敢再违抗韩石页。“这是去大学之家的路,但我还是希望少侠冷静,那些孩子真的很好。大吵大闹对司马大儒的名声不好。我仍然希望胡安国王谨慎行事。 “你不需要教训我,带路!”韩厉声喝道,顺手解开了那个从张牟子路走来的孩子的窟窿。孩子无助地环顾四周。当他的眼睛接触到张某子时,他很冷。他大胆地跑过去踢了他一脚,然后立即跑开了。 张某子低下了头,耸了耸肩。其实他本可以向那些孩子解释他所提到的,但这种吓唬孩子的方式也是一种恶趣味。没想到今天会栽在韩的手里。 大学之家,司马达如被授予龙图阁直学士的职位,他后来的著作《子·同治鉴》获得了神圣的赞赏,但他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他没有孩子。 他的妻子张不知道为什么,责怪自己。她曾多次找到一个丫鬟服侍丈夫,但司马达如却深爱着丈夫,从未逾越过丈夫的感情。 张某子在韩的陪同下,来到了比他的安宫还要宏伟的学府。不过,难怪司马大儒是皇帝身边的红人,而且他比过去的宰相欧阳还厉害。此外,他情操高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所大学之家不算太多。 “张相公,你怎么了?”大学之家的管家自然认识张某子,远远就看到张某子情绪低落。走近一看,发现张某子过去英俊潇洒,遍体鳞伤,风度好的袍子也破了三个大洞。 “老管家,我没事。我问你,司马师不是在这里吗?”张某子低着头在管家的耳边问道。 “先生,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听说家里不知怎么搞的,突然之间,他什么都要整理,里里外外忙个不停。先生,他一大早就进宫了,估计一会儿也不会回来了。 ”“叫——那就好,带我去找我姐姐。 ”“嗯,嗯,只是——?”管家回头看着韩。韩黑黄相间,手持长枪。他可能还是张某子受伤的罪魁祸首。他早就看出了张某子的本事,就怕韩石页能打败张某子。 “这是湖王。我刚认识他,就是半年前住在城南的异性王爷。 ”张某子强忍住笑,向管家解释道。 “哦,是汪涵。对不起,老奴隶很粗鲁。 ”韩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出入开封,自然不好在大学士家门前做太多的事,给管家回了一份大礼。 管家知道他身份卑微,连忙摇了摇身子,拒绝接受韩的礼遇,转身离开了家。 在大学楼里,许多女仆来回走动,比安活泼得多。张某子的姐姐张坐在大堂里。 张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名人。他已经30多岁了,没有普通人那么老。相反,他变得越来越年轻,或者他可能整天都受到学术著作的影响。整个人骨子里表现出一种贤惠合理的学识,使人友善。 “孩子,你昨天不是刚来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的脸怎么了?你又和外面的人打架了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以为你有些本事就胡作非为,这是天子脚下,藏龙卧虎,小心不被吃掉。 张世勇用锦帕蘸了些水,轻轻的擦了擦张某某红肿的脸。 “姐,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战斗。说起来,我还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胡安·王干会打我吗?”“我?我让你被胡安国王打败了?胡安王不是在开封半年了吗?为什么突然来开封打你?”韩见此,开始相信了张某子的话,因为他真的是司马大儒的妹夫,所以不想让张某子说话。他把长枪插在地上,握着拳头:“夫人,我是王韩。可能这次和张雄有些误会,手脚有点重。但是我还是求老婆把家里的孩子还给我,韩也不是很感激。 ”张恭敬地看着韩,虽然心里不喜欢,但是韩听了的话却已经服了软。如果他继续在乎,他可能会丢了丈夫的脸,所以他不得不忘记这件事。他转向张某子,生气地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你要找的孩子都必须领养吗?既然你们已经逮捕了人,你们都去了安。你想让你姐夫教训你一顿吗?”“姐姐,我受委屈了。我确认孩子一个月前在郊区,现在还被两个老乞丐抱着。那个时候,有些事情是无法处理的。谁想到我下次去会失去他们?听说那两个乞丐发了大财,十天前我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那你就不能在安宫上抢人了!”张努道。 “没想到十几个孩子被韩少侠带走了,那些孩子也没说自己是王宓人。姐姐,我真的很委屈。 ”张某子一副横流的场景。 张看着面前装无赖的小弟,忍不住笑了,却对身后的丫环耳语道:“你去把带来。 “先生,你回来了!”管家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张某子一跳。 “完了,姐夫咋这么快就回来了?”张某子在张身边不停的打转,不仅是他,就连张也有点心慌。毕竟这些东西很容易被在意的人点缀。如果传到圣耳,可能会对丈夫的仕途产生影响。 “小梅,我今天在宫里看了一场好戏,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外面大厅里传来司马光浑浊的声音。他刚一站起来,就看见了惊慌失措的韩和心虚的妻子。“小梅,家里有客人吗?”张苦笑一声,没有回答。 司马光绕着韩转了两圈,看了看锃亮的钢枪,又看了看更黑的脸,心里感到一丝猜忌,却喝住了张某子:“狗娘养的,你又闯祸了?”?为什么不如实招募? ”做梦也没想到司马光的能量这么大。刚才,张某子正在上蹿下跳。一听到司马光打雷,马上就老实了,让韩觉得有些好笑。 “姐夫——”张某子低着头不敢说太多话。 “闭嘴,去书房把《论语》抄二十遍。临摹完再吃。 “司马光的刑罚各有特色,让一个七品大师都能临摹《论语》。 “好吧,这不是我的错。另外,我是为了你。我为什么要受到惩罚?”张某子这次终于鼓起了一点勇气,说出了反对司马光的话。 “为什么?想做吗?把手放下,加十遍抄三十遍!”最终,张某子没有反抗,在韩嘲讽的目光下走进了书房。作为七品巅峰系列的高手,实在是太丢人了。 “嗯,其实这不能怪。这真的是为了我们俩。我们提前去休息吧。我们不能让客人一直站着。 ”张接过丈夫的外套,安慰道。 “哎,你太宠这小子了。 ”司马光知道张某的性格,有些乖张好,但继续不差,“王爷,让你见笑了。 韩石页接了,笑道:“我主司马懿折了我。\”。 “小梅,把报告拿到客房去。我过会儿去。 ”司马光的官服有些矜持。 张点点头,回道,带着韩到了偏园。 大学楼的厢房很简陋,并不是为了冷落客人,而是大学楼除了一个大门外都很气派,房子里并没有太多的豪华。 我也这么认为。司马达鲁一生勤奋。他怎么会住在豪华的豪宅里?司马光换上便装,整个人乐呵呵的,面带微笑,身后跟着一个精致的小女孩。 我家姑娘有点黄,眼睛有点慌。她缩着头,害怕遇见陌生人。 “报告,我从张某那里知道了详情,对不起,真的是我们的错,这就是那个小女孩,和其他十三个孩子被家丁带到了庙里,而且他们很快就会回来。请稍等。 \”司马光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晴儿的头.\”小晴,大哥来了。你快跟他回家吧。 ”小晴看着韩的,奇怪,一点都不知道,手不自觉地抓着司马光的裤子让自己不害怕。 然而,小女孩却对韩的无语了。 “那个——晴儿?刘波让我来找你回家。你快跟我回来。 ”真的不会哄一个小女孩。仔细想想。看来他从来没有被哄过。 “大哥,你说的是刘爷爷吗?”“是的,刘爷爷很想你。 ”也蹲下身子,抓住韩晴的小手。他能感觉到那只小手有某种本能的反抗,但他没有把它拿走。看来这个小女孩平日里已经习惯被人欺负了。 “晴儿,跟哥哥回家吧,你爷爷刘对你一定很重要。 “司马光前几天看到张玲玲这样的小姑娘,太喜欢了。她听张说她是个孤儿,他把这个小女孩留在身边没有孩子。 最近几天,学士办公室的人都在尽可能地对Sunny好,好让她慢慢抵制外人。现在她好多了。说实话,司马光是非常不愿意放弃这个小女孩的。 “嗯。 “小丫头还是喜欢和刘管家在一起,那个带她们走出噩梦的刘管家。 “来,把晴儿带下来,我有话要跟王爷说。 一时只剩下韩、、司马光在厢房里。\”。 “胡安国王。 ”司马光的语气变了,这让韩不得不严肃起来。他不能告诉自己,但他必须听司马光的声音。”一个月前皇帝回宫后,他变得不一样了。跟你有关系吗?”“这个我不知道,我一个月前受伤昏迷,今天才醒过来。 ”摇摇头,“韩司马大人,为什么你一眼就能看出我的身份?”自觉没有见到司马光。司马光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了他? “哈哈哈,这并不难。王爷的武器很特别。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多少人使用这些武器。碰巧传闻中的胡安国王使用长枪。我的妻子,张,看着你的时候有点内疚。要知道,她和我在一起快20年了,很多达官贵人都见过。她没有给欧阳老先生颜色,但她对你感到有点内疚。说明你的地位不低,她也不是开封的官员。 “所以,看来司马大人不是很确定。 ”“是吗? \”司马光一笑置之,不置可否.\”本月,皇帝一直在改革官员权力和帝国高层官员。那个太白的徒弟刘,一个新人,就被重用了。据说他和皇帝的妹妹关系也很好。我们这些老臣猜测,皇上这次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打击。 不然也不会这么反常。 ”“一个月前,本该是天府武林大会,家里亲自登门拜访是真的。最终的赢家应该是刘天王,但是刘天王听说他和家里的关系还可以,他不应该在家里引起这么大的恐慌变化。 ”韩对并不清楚。 “那敢问王爷这个月中江湖有没有变数?”司马光问 “是的!有很大的变化!乌乐庄的主人赵志,似乎一夜之间称霸武林,地位不可动摇,毫无怨言地向他的部队投降了。 ”“赵足底?”司马光眯起眼睛,“报告,你知道,小五山庄在十天前来了一个新人。 “是赵足底吗?”“是,赵足底似乎和太后关系不错,小五庄有很多人听命于他,要知道我等文官虽然不问武将,但还是关心小五庄的动静。 作为天子脚下唯一的斗士,甚至是一股不受皇族控制的力量,他的方向对大宋的民族运动至关重要。 ”埋下头,韩突然觉得事情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这赵足底真的不满足江湖吗?这时,他想起了白猜到的一句话:,他姓赵!”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摇摇头,心里却在问:“姓赵的得了太后的命了么?”。赵志想偷天空吗?”大人,别想了。你现在打算做什么?”“司马大人,还请介绍一下,我也想进入小五庄,我想看看赵足底到底要做什么?我觉得他有大局观!”起身抱拳道。 “那我帮不了你,但有一个人也许可以。 ”司马光想到了一个人。 “谁?”“哈哈 司马光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双夫1v2&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