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可能是因为中午睡得太多,杜晚上才觉得困。 看着身边睡得正香的豆豆,杜翻身的时候真的睡不着。 当她在睡觉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外面有石头落下的声音。 杜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都没看,就换上了平时的黑色衣服。 不用猜,她知道丁策肯定会悄悄出去一阵子。 果然如她所料,对面房间传来苏苏穿衣服的声音。 之后,丁策又像上次一样悄悄出去了。 杜也和上次一样,围上毛巾,悄悄关上门,来到院子里。 屋顶上一个闪身,跟着丁策的影子,跟在他后面跑。 她追着丁策的影子,在各种房子的屋顶上来回穿梭。 她以为会和上次一样,丁策总会往山上跑。 但这次她出事了,她跟着丁策刚穿过村子,却看到他的身影一晃,直接拐进了附近的一片树林。 本来,我以为丁策应该直走,但突然我来到一个角落,真的让杜措手不及。 短暂的犹豫后,她跟了过去,但在她来到树林后,她消失了丁策的影子。 站在原地,杜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她把五感六感发挥到了极致,却还是没有追查到丁策。 看着杜在下面找自己,丁策躲在一棵树下,他心里暗暗高兴。 如果不是她的气息,恐怕那个女人早就发现自己了。 “这家伙藏在哪里?我感觉不到他的呼吸!”杜一边思考一边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头顶上吹来一阵微风,抬头一看,是一个黑人的影子。 那个身影向杜的面门走去,杜的身体向后一闪,躲开了他的一击。 于是他们一起在树林里战斗。 上次杜和丁策并肩作战的时候,丁策还是使了点真功夫的。 但这次不同了。杜觉得,他似乎不想用真功夫对付自己。 不说招够狠辣,还要处处保持作秀,这让杜心里着实不满。 “比赛就是比赛,但也是躲躲闪闪,好像打不过你。”杜心里越来越生气,手也动得更快了,但丁策总是避开她的动作。 不知道是害怕被自己伤害,还是害怕伤害自己。 于是他们两个就这样在树林里躲躲闪闪了一个多小时。 杜没有捞到什么便宜,但他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她也知道对面的黑衣人是丁策,不擅长杀人。她觉得越来越无聊。 于是,杜的身子闪出了圈子,一个闪身溜走了。 看到杜离开,丁策没有去追他。他站在那里,撕下了他的面巾。 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向上的弧度,同时脸上有一种兴奋的神色。 “是她,真的是她吗? ”丁策看着杜离开的背影,一张帅气的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一张出奇开心的脸。 当他下午闻到她身上的浓烈香味时,他计划今天晚上测试一下。 上次见面,我们没有太注意她的气味。 我不确定黑衣人是不是这个女人。 所以刚才我和杜纠缠的时候,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她身上。 身上反复散发着熟悉的香味,杜终于下定决心要做那个黑衣人。 看到杜离开,丁策没有马上回家,独自在树林里坐了很久。 想着这样一个隐藏的主人,她怎么会是那种不道德不道德的女人呢? 在听到关于杜名声不好的那些事情之前,他的心理又开始怀疑了。 我隐约觉得那个女人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惨。 可能是昨天下午睡得太多,今天早上杜出奇的早起。 想着今天早点在山里采摘山货,杜便准备和他一起做些干粮。 中午不打算回来,直接在山里吃。 于是,杜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 随着一股热气升起,一锅软白的馒头被蒸熟了。 杜,女人越喊疼,男人越暴力从地窖里拿出一块肉。肉末加入青红椒,翻炒后,他们加入了自己的农家酱。 撒上一些香料,装满一大罐香辣肉酱。 一切准备就绪后,杜就想给丁策打个电话吃饭。 回头一看,父亲已经堵在门口,傻傻的看着这里。 “妈妈,好香,是肉酱的味道。 ”豆豆一边说,一边撅着嘴在空周围嗅着气。 因为刚才肉酱在锅里炒的时候,酱的香味就已经飘到了丁策和豆豆的鼻子里。 他们仍然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们闻到了香味,立刻精神焕发。 它来到厨房,杜和看着它们贪婪的流口水的样子都觉得很好笑。 “赶紧洗手吃饭,然后进山。 ”“唉!”“好!“答应,爷俩赶紧去洗手。 宣的肉酱大软馒头相当于过去的肉香。 杜平时的饭量不大,一个馒头就够了。 豆豆和她差不多,最多只有两个馒头。 丁策吃得多,每次能吃三四个馒头,所以杜算了一下,他能吃四个馒头。 桌子上有七个馒头,她觉得够了。 最后一个馒头被丁策吃完后,杜起身去洗碗。 “还有别的吗?”丁策看着杜的手,端着空碗夹着馒头,问道。 “哦?还能吃吗?”杜不解地看着丁策问道,因为他跟了他这么久,胃口自然是知道的。 今天早上,按照他最大的胃口给了他四个馒头,但他没想到吃得不够。 “嗯!”丁策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杜人畜无害的样子,转身拿了两个馒头。 很快,这两个馒头就被丁策以闪电般的速度杀死了。 妻子被迫忍辱负重。1-9“你想要更多吗?”见丁策如此轻松,他又和杜吃了两个馒头,试探性地问道。 “别吃了。 ”听了丁策的话,杜薛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没吃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