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哭是一种什么感受&疯了一样要了她三天

第三十五章突变此时,坐在山洞一角的孙义安,一只手紧紧按着自己的腰,心中掀起波澜。 从刚进这个灵池所在的山洞开始,他就隐隐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暖意从腰间散发出来。 然而,他被当时精神池中蕴含的丰富精神力量所震撼,对此事并没有太多关注。直到这时他坐在地上,他才意识到这件事不寻常。 他绑在腰间,从广发仙君雕像上获得的奇盘,越来越热,似乎有生命,开始往灵池所在的方向拉他。 他把恐惧藏在心里,把大部分精神力量倾注在右手,把圆盘压在腰间,尽量不让它飞走。 但没过多久,他就变得满脸通红,手臂按着腰微微颤抖。 随着盘面越来越热,来自盘面的拉力越来越大,几乎超过了他的极限!此时的孙已经是汗流浃背,呼吸变得十分沉重。他咬紧牙关,召唤出腹部所有剩余的精神力量。他疯狂地往右臂里倒,试图抑制它,但力量来自圆盘。 “你在干什么?!\”坐在灵池旁护法的陆师兄,发现了孙义安这边的异常,皱眉问道。 “我…啊!”勤劳的孙义安终于撑不住了。他一出声,就被腰上的圆盘带走,向着灵池激射而去。 董!孙撞上了灵池。 坐在灵池的吴师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打了。他的动作被打断了,在他落地之前,一口鲜血在几英尺外喷涌而出。 在灵池中,立即溅起一大片五颜六色的灵液,然后这些灵液变成了灵雾,有的飘到了洞顶,有的慢慢下沉,然后进入灵池,变成了灵液。 “你好大的胆子!”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陆师兄大喝一声,手举金朴刀,向着灵池孙义安砍去。 “卢师弟慢着!不要破坏灵池!”被撞飞的吴师兄捂着胸口大喊。 “吴师兄,你没事吧?”陆师兄放下那把差点被砍出来的朴刀,转身两步冲到吴师兄面前,一手扶着他。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滚出去!”陆师兄一手扶着吴师兄,一手拿着朴刀指着孙义安。 孙挣扎着从灵池中坐起来。他想出来,但根本做不到。 此刻他只觉得腿好像断了,根本用不上什么力。碰撞使他身体的内脏都动了,那股剧痛让他呼吸困难,更不用说张嘴了。 “呸!我被功夫攻击了,需要打坐稳定。你应该先把这个人弄出来。注意不要破坏灵池。别杀他。我要亲手把他碎尸万段!”武师兄吐出一口鲜血,斩下。他一脸尹稚地盯着孙义安,对鲁大哥说。 “嘿嘿!好家伙!在两个建基的和尚面前抢灵池,真是莫大的勇气!你真的认为在炼气期间,灵池是可以得到的神圣物品吗?”不妨告诉你吧,本来你今天是走不出这里的,但至少我会给你留一个全尸,让你高高兴兴地死去!不过既然你这么着急死,怪不得卢某,滚出去!”陆师兄苦笑了一下,在演讲结束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放大了。然后,一只手伸向孙义安,一根暗红色的绳子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转向孙义安准备激射。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紧紧地裹住了孙义安,然后他轻轻地挥了挥手,把孙义安从灵池中逮捕了。 但令陆师兄没想到的是,意外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这条胆子小的鱼直到被吊起来不到一尺才动。 这个灵锁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宝物之一。通常,即使是两个都在建基前期的和尚,如果被这件宝物缠住,也能让对方有一个功夫精神叫不出的时刻。没想到孙艺安因为这个炼气期的存在,竟然有办法抵挡。 在他看来,是孙义安的反抗导致了未能将对方带到灵泉。 “怪不得敢抢凌迟,真有些本事!那么,我就让你出去…啊?不好!”的卢哥挥手回击缚神索腾,正打算用其他手段折磨孙义安,却突然一声惨叫,提着朴刀冲向灵池这边。 刚能呼吸的孙义安,看到陆师兄向自己开枪,顿时心沉了下去。 但没能让他解释清楚,发生在他面前的事情再次让他目瞪口呆!这时,我看到身下的灵池里的精灵,在他身边慢慢旋转,在雨天里拿到驾照和教练。洞穴中漂浮的浓雾似乎被吸引住了,涌入灵池。 他低下头,腰间的奇怪圆盘就像长鲸的吞食者光环。 他不再理会这个给他造成死亡的圆盘,迅速低下头,疯狂地解开绑在腰间的皮绳。 噗!手忙脚乱的孙义安突然觉得头上一阵凉意。匆忙间,他只来得及翻转脑袋,一把金光闪闪的朴刀闪了下来!然后,他先是感到左肩一阵冰凉,接着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从左肩席卷而来,却看到他的整个左臂被齐刷刷地从肩膀上砍了下来,掉进了灵池,赤红的鲜血从伤口喷出,混进了身下的灵池!“啊~!”疼痛让孙艺安看起来很疯狂,他尖叫一声抬起头!孙义安左臂一刀砍下,鲁大哥面露狞笑,举起刀又砍向右臂。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孙义安的腰上突然有了两臂黑白相间的气,那气就像一条蛇缠绕着他的身体,向他的头上冲去!只听嗡的一声,两人在他的皇冠处相遇,然后瞬间从光华中扩散出一个半透明的阴阳双鱼图,完全覆盖了灵池和孙逸安的形状。 阴阳面一出现在双鱼图,整个山洞中漂浮的气场就被它吸引,顺着孙义安的皇冠倾泻而下,然后从它的脚下流出,流入灵池,继续被腰部的圆盘吸入。 此刻,被视为载体的孙义安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肉被那猛烈的灵气碰撞撕成了无数份,疼痛让他瞬间失去了知觉。 “数组?”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陆师兄惊呼出声。 举刀砍下阴阳双鱼图,在孙义安头上缓缓旋转。 但是朴刀一接触到阴阳怪气的双鱼图,整个刀刃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怎么可能?!\”陆师兄吓得张大了嘴巴!朴刀没有碎,正在消失!仿佛进入另一个空房间一般直接消失!陆师兄惊愕莫名地看着手中留下的刀柄,愣在了当场。他从未经历过如此奇怪的事情。 “卢老师!”这时,武师兄也稍稍平复了体内紊乱的灵力,捂着胸口往灵池走去。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某种聚灵法则,这小子应该随身携带着一个珍贵的阵盘!”,你不是说这小子只是一个进入北雄峰的信任关系的注册弟子吗?他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宝藏?”吴师兄问道。 “我不知道这个…..具体,但这个阵法不是简单的鞠菱阵。这把锻金刀是用精金精制而成的。鞠菱的阵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况且他只是个炼气期的和尚,除非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可以装灵气,否则他承受不了那么多灵气!”陆哥哥还沉浸在惊恐之中,有些喃喃的回答道。 “哼!不管法律是什么,他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和尚。即使他受到法律的保护,他也无法抵挡你我的联合攻击。要尽快阻止此人吸收灵气,否则事后此人被砍成碎片也无济于事!”吴师兄冷哼一声,脸上写满了阴和李。他说,他拿出一把青铜长枪,向他的长枪注入精神力量,并立即在枪尖射出几英寸的光武。 他用一只手持枪刺伤了双鱼图。 又是诡异的一幕!就像陆师兄刚才砍出的朴刀,长枪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中,却没有打中坐在灵池中蓝头的孙义安,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吴师兄的心情不比刚才陆师兄好多少,更恐怖!虽然刚才亲眼看到锻造金刀被毁,但在他看来,只是一把中阶法器,而他的长枪却是一把正儿八经的顶级法器,用无比强大的外陨星打造而成!“不,这个阵绝不是蛮力能破的!鲁大师,你不是精通法律吗?还能怎么办,赶紧看看怎么破这个阵!”正在半只脚踏进大楼中央的和尚,师兄吴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冲着身旁的师兄卢喊道。 陆师兄听说他绕着尹和玉兔罩着灵池走了好几次,脸色凝重。他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阵列。看来这东西不是阵发的,而是……”“那是什么感觉?”吴哥皱着眉头问。 “我确实看不出这是什么,但不管是法律还是其他什么,都必须由主人来处理。以他的成就,你我用不了一会儿就突破了!”陆师兄回答。 “既然这样,赶快错过这个机会吧。你我很难有机会突破到基础中间!”吴师兄绷着脸说道。 “好!”陆师兄举手凝聚一个巨大的火球砸向阴阳图。 可惜的是,火球一碰到阴阳双鱼图,也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我看到这一幕,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双手不停的飞舞,各种五行法术一个接一个的凝聚出来,攻击更加猛烈。 山洞的春天,一个坏老头在安静的九章里哭泣和喝酒,爆裂的声音不断,各种颜色的光辉闪烁。 半个小时后,洞内漂浮的灵气已经消失了一空,就连灵池中的灵液也只是浅了一层。疯狂攻击阴阳双鱼图的两个人终于停下了手。 此时,即使孙义安全军覆没,剩下的灵气也不足以让他突破瓶颈。 极其愤怒的两个人咬牙切齿地盯着灵池里的孙义安。如果他们的眼睛能杀人,估计孙义安已经死了上千次了。 “吴师兄,他身上一定有可以容纳灵气的神奇宝物。既然是这样,就等他吸收灵气,脱离阵法,我们就把他碎尸万段。那么灵气和宝物还是会在我们的口袋里!”陆哥哥的眼睛一转,说道。 “哼!如果不是你把这个人带进灵池,我这会儿已经突破到地基中间了,这种变化怎么可能发生?将我这个人砍得活了!他身上蕴含灵气的宝藏,一定是我的!”吴哥哥狠心的说道。 “嗯,这是当然,这是当然!我自然不会和我哥哥竞争…不好!我的精神力量正在丧失!”陆哥一脸赔笑地说道,突然惊呼尖叫起来。 心中想着如何折磨孙逸安的吴师兄,他惊恐地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开始不由自主地向外漂移。 吓得两人不再言语,迅速坐在地上努力压制着体内没有流淌出来的灵力。 Ps:第31章标题有误,但国庆假期编辑目前不在线,无法更改。 如果读者发现错别字,请给我标注。我会及时改正的。非常感谢!如果你喜欢这本书,请收藏,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被C哭是一种什么感受&疯了一样要了她三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