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的太大了我难爱我要,小和尚你好大

“那秦爷会等你的。 ”青年深深鞠了一躬,转身骑走了。 陈玉柱走进旅馆时把信撕碎了。不用看,他知道里面全是道歉的客套话,比打油诗还无聊,何玉柱连看都懒得看。 然而,秦胜海的邀请激发了何玉柱重建酒店的想法,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来视察酒店周围,但令他沮丧的是,目前很难重建酒店。 “如果要重建,换个地方,至少要大一些。 ”何玉柱站在自己的酒店门口看着。 到如今 几个骑自行车的男人围住了何玉柱,为首的是一个带着军人绿帽子的稳重年轻人。这些人不是普通人。 “什么东西?”何玉柱眼睛微微一挑。 年轻人恭敬地说:“我们老板想请你喝茶……”“没有。 ”何玉柱转身就走。 今天怎么了?我总是邀请茶和晚餐。你知道这茶和米饭不太好吃。小心噎死。 年轻人显然没想到何玉柱如此爽快转身就走,动作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为首的青年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向同伴使了个眼色,一行人迅速从何玉柱中间绕了过去。 青年的态度很恭敬,但声音中夹杂着威胁的冷淡:“何老板,如果我们非要请你过来,你会不给我们面子吗?”“自己人,不用面对。 “何玉柱带走了青春。 少年握紧拳头死死盯着何玉柱。 “开始。 ”七八个青年齐琦扑向何玉柱。 何玉柱早就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何玉柱的脚步在他们来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眼神转冷了几分。 啪啪~何玉柱用一只手包着拳头:“我讨厌被逼着做决定。 “咔嚓!啊!何玉柱手臂青筋蠕动,男子手臂猛按下去,导致他吃痛尖叫。何玉柱一脚把他踢开,青年还没反应过来,何玉柱直接把青年踢开好几米。 如果你犯了错误,在下面插一支笔。“滚出去!别再烦我了。 ”何玉柱一边说话,一边霸气十足。 其余青年愣住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看着何玉柱离开。 咕噜~“这个人是什么来头?他把人踢了几米远……”以他为首的年轻人的声音在颤抖。 何玉柱的身影渐渐远去,他们抱起地上昏迷的同伴,匆匆离开。 对方当事人 何玉柱沿街寻找合适的酒店。 他也给秦淮如法发了信息,说这个女人有些谨慎,在这方面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秦淮茹没多久就传回消息,说找到了,就在附近的十字路口。 秦淮茹的声音很肯定,说她找何玉柱的地方一定很满意,而且何玉柱认识秦淮茹。这个女人擅长人情世故,有一定的技巧。王太太在天龙八部那么大。也许她真的为何玉柱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二十分钟后。 何玉柱来到路口,看见秦淮茹站在马路对面。何玉柱热情地招募:“柱子,在这里。 ”“今天穿得真好看。 ”何玉柱一眼就看出端倪。 秦淮茹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穿了一件及膝的淡妆裙。 那个女人…何玉柱心里冷笑,也没拆穿,直接说去问房子在哪里。 秦淮茹指了指身后的小楼。 她收留了何玉柱。这座小楼有点像四合院的布局。它有三层,中间有一个露台。坐北朝南真的是个好地方。 “这里不错,很贵,是不是? ”何玉柱有意无意地看着秦淮茹,秦淮茹带着一丝撒娇地挽着何玉柱的胳膊:“一点点,十万。 ”“嗯。 ”“啊…啊?”何玉柱的平静反应出乎秦淮茹的意料。 起初,她害怕引用。毕竟1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何玉柱和秦家闹僵的时候,秦家一次拿不到10万。 何玉柱居然说没事。 其实秦淮茹对房地产并不了解。在这个时代,10万确实是一个天文数字,但这里的价值几年后肯定不会低于7位数甚至更高。 秦怀如告诉何玉柱,房子的主人打算移民定居,所以他要在中国卖房子。 “他们来了。 ”秦淮茹拍了拍何玉柱的肩膀。 何玉柱看过去,看到一对华丽的情侣手挽手地走着。这位女士穿着25岁左右的女士服装,而这位男士穿着吊带裤和裤子,戴着眼镜,在50多岁的地中海。 一套合适的叛徒服装!“喂,我去里面加油?”女人奇怪地向何玉柱伸出手,何玉柱看了看,说:“中国人?中国人说什么外语,说汉语? “哼,一看就是乡下人,连英语都不会说。 ”女子白了何玉柱一眼,亲热的露出得意之色。 何玉柱正看着自己的心。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崇洋媚外。他觉得拖几句英语很时髦,很做作,这让何玉柱很想把她按在地上,踩在她的脚上。 看看能不能把脑袋里的水倒掉。 我把油倒在里面。 我给你叔叔加油!“不好意思,我老婆刚留学回来,不习惯普通话。 ”地中海背带裤西装裤男走过来。 他也有外国味。 何玉柱见他态度还不错,便问:“这个四合院是你的。你打算卖十万元吗?”男人推了推眼睛,温柔地拥抱了女人。他眼里满是宠溺:“是啊,国内环境太差了。我妻子在国外长大,不习惯这里的气氛。 “所以我打算卖掉这里的房子,搬到美国,然后和我的妻子一起住在美国。 “蠢!”何玉柱再也忍不住了。 他真想两巴掌把这两个赏洋东西的傻子给吵醒。你知道几年后中国国籍的复印件会有多稀有吗?国内环境太差,不适应。 你为什么不去月球?“你说什么?”男人脸上闪过不悦,何玉柱很快失去了笑容:“羡慕,我是说真羡慕你能移民国外,国内环境真的很差。 ”“只是价格太贵了。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吗?“嗯?一旁的秦淮茹心中震惊,她看着何玉柱卑微的样子,十分费解。这就是她认识的何玉珠吗?出了什么事/闻到了老鼠的味道 出问题了!何玉柱的谄媚态度很合男人的胃口,男人的腰杆有几分不正。他似乎很享受即将移民的外国人的身份。你一定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有多高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老板你的太大了我难爱我要,小和尚你好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