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1V2|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字

事实上,Flavey的指示并不是“给三位选手成为明星的机会”,而是“想办法让他们放弃基因修复剂”。 毕竟辐射鸟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指望选手完成隐藏任务。 而且这十二包基因修复剂只是给贪心的人当诱饵,根本没准备好送出去。 好像所有的综艺挑战节目都会设立“超级大奖”。 也许永远不会有玩家获得这个大奖,但这个大奖必须存在,否则不会引起观众和玩家的胃口。 基因修复剂的产量稀缺,就连财阀的有钱老爷们也愿意花大价钱在上面。 因此,即使有选手确实完成了隐藏任务,辐射鸟公司也不会轻易送奖,而是会尽量给他们一个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奖励。 毕竟大部分玩家参加大赛不仅仅是为了获得奖励,更是为了出人头地,考虑自己未来的发展。 成为冠军的球员会在短时间内得到高度的讨论。 只要有娱乐公司愿意好好包装炒作,他们就能一跃登顶,一举成为夜枢城的明星。 即使是那些靠奖金起家的雇佣兵队伍,也会在赛后找几家广告公司,借机把自己捧成“王牌雇佣兵”。 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理想化,冠军和明星这两个词并没有绝对的联系。 过去有些选手夺冠后被三流娱乐公司困住,不仅没能晋级,还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错过了最佳的炒作时机。 热度一过,这些冠军就会被娱乐公司抛弃,重新成为人。 失去明星光环的冠军,大多会因为无法接受差距而开始自暴自弃,最终将所有的奖金积蓄都花在颓废的生活方式上,流落街头。 所以辐射鸟公司愿意承诺为冠军提供专业团队打包,简直是难得的机会。 夜枢城的上流资源大部分被财阀垄断,平民成为明星红人才能进入上流社会。 相比之下,十二包基因修复剂虽然价值连城,但毕竟只是一个能用金钱衡量的普通东西。 而且,人人都知道“负罪感同身受”的道理。如果有选手敢拿这个烫手山芋,迟早会和昆仑区的楚家同归于尽。 因此,在原来的世界线,冠军托雷森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做明星”,然后在鸟拍公司和旭狮集团的双流支持下,一举成为知名巨星英雄“城邦人”。 “废话少说,给我带奖金和药水来。 ”陈熵接过话筒,用平静的语气对主持人说:“我们赶时间。 ”弗拉维一愣,看来我没想到匪队的队长会说出这样的话。 “海盗,你真的从头到尾都让我大吃一惊!”弗拉维仍在不断称赞,但在语气中,他感到遗憾:“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三!策划先生,你不是要脱下伪装,让观众看到你的真面目吗?这个拿着大剑的人,摘下头盔,让观众看到你的脸!….白狐小姐不要紧,她已经出现了。 但你也可以考虑再次自我介绍,让观众看到你的魅力。你们都可以成为明星,拥有光明的未来!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主持人,弗拉维一眼就看出他们三人有成为偶像明星的潜质。 因此,弗拉维希望他们接受“成为明星”的奖励,用于公共和私人用途。 从他们三人夺冠的那一刻起,弗拉维就在心里安排好了他们未来的计划。 虽然白狐小姐有着特殊的体质,但她穿着皮衣,戴着口罩,依然非常性感。最近可以当人气“刺客偶像”,顺便可以帮辐射鸟公司代言各种武器产品。 剑侠哥虽然话不多,但给人一种很低调的感觉。 但是,他的武力价值不容忽视,他的身上散发着强者的光环。 另外,他在申请表上填写的年龄是58岁,Flavey认为他一定是一个脱了裤衩后依然风韵犹存的老腊肉。稍微包装一下,他就能收获一批老阿姨或者老叔叔的粉丝。 至于戴眼镜、脸上有马赛克的“策划人”,虽然申请表上写的是24岁,但弗拉维觉得近距离接触时手部皮肤更像是少年。 众所周知,孩子有无限的可塑性。 更何况这样一个老谋深算、胆小怕事的“年轻冠军”?只要他愿意,主办方绝对可以联系夜枢城最好的娱乐公司,把他培养成前途无限的国民偶像。 当然,他们将来肯定会为辐射鸟公司服务,收入会按比例分配。 但是,即使分成三七份,各种天价的片酬和代言费也能让他们吃一辈子喝一辈子。 想着,弗拉维觉得应该再劝他们一次,让他们不要看起来那么短视。 陈熵对着麦克风笑着说:“我们需要基因修复剂,我们对明星不感兴趣。 ”“这个…我们尊重小偷的选择。 ”弗拉维有点不好意思,但他只能乖乖地拍手,表示无人机会把奖品带给三位选手。 “你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弗拉维最终确认了奖项,然后把它给了三位参赛者。 毕竟是直播,主办方不可能当着所有观众的面说面食。即使他们不愿意,也只能假装给他们药水。 “给你拿来。 ”当弗拉维还在挣扎的时候,陈熵抓起了基因修复剂的盒子。 随即,一辆无人皮卡以极高的速度驶入竞技场,原地做了一个烧胎大转弯。 三个人一句话没说就上了车,轮胎在每天肚子里都是尿和肉的沙漠里掀起了一股尾气,很快就驶离了比赛。 眼看着三位冠军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离开,弗拉维只能耸耸肩,为这场大赛致闭幕词,并在最后接入赞助商广告。 坐在无人驾驶的皮卡车上,陈熵打开怀中的盒子,拿出了基因修复剂。 细长的玻璃管里装着淡蓝色的液体,不时冒泡。 这是一种可以稳定获得性变异基因链的药物,即使在白狐这样的特殊情况下也能发挥作用。 当白狐被抓进工厂进行人类武器实验时,实验者实际上计划在她身上使用基因修复剂。 实验人员准备稳定她的基因后,以她为“基因矩阵”,通过交配和克隆培育出更多的轰炸机战斗机。 幸运的是,白狐逃脱了。 虽然她已经痛苦了十年,但她终于要结束了。 突然,小货车里的收音机里传来了Black Callis的声音:“陈骁,我检测到有几辆越野车跟着我们,应该是辐射鸟公司的人。 ”“哦~?他们太心急了,想拿回基因修复剂?”陈熵叹了口气,讽刺地笑了笑:“这种小心眼的公司是成不了大事的。”一边说,他一边果断地叫人,摇人:“剑客,你该干活了!敌人是辐射鸟公司的雇佣兵。 ”“好!”一听到“辐射鸟”这几个字,楚建来的语气变得激动了许多。 然后,陈熵关掉手机,命令道:“黑Callis,请你先把猎人大哥送回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一前一后1V2|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