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H

天寒地冻,地宫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深渊,深不见底,深渊之上,竟然挂着一座浮岛。 此刻,浮岛上一阵阵挣扎。 在一条黑暗的隧道里,两个身影,一胖一瘦,正快速向地下中心走来。 这两个人是朱大夫和楚凌风。 “大哥,不会晚了吧? ”朱大夫气喘吁吁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 ”楚凌风说着,加快了脚步。 话音刚落,一道亮光突然出现在面前。 “我们到了。 ”朱大夫心中一喜,不到就要把他处死。 楚风第一个跳出来,稳稳落地。 这时朱大夫也跳了出来,砰的一声,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嘿嘿~跑太久了,腿都有点酸了。 ”朱大夫站起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楚风没理他,抬头看着上方说:“这个决赛应该在上面。 ”“啊!我怎么才能到这里来?”朱大夫看着悬浮了几十米的小岛。 凌风也有点疑惑,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是无法上车的,于是四处看了看。 我发现岛正下方的地面上刻着一些奇怪的光线,于是我快步走去,朱大夫看着它,紧紧跟在后面。 就在灯线附近,两人突然听到耳边嗖的一声,下一刻他们就站在了浮岛的边缘。 两人懵了,抬头望去,发现漂浮在岛中央,一个穿着棕色长袍的高大身影和一个穿着定额服的男人被围住了。 被围的人是朱大夫的大哥朱筠和徐山。 朱筠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水晶球,球里悬浮着一滴。不,确切地说是半滴水。 “寒冰灵。 ”楚凌风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转身对朱大夫说:“以后我把他们都打倒了,你就趁机抓住寒冰灵。 ”朱大夫看了一眼楚凌风,“嗯”。 如果楚灵风之前说他能在场上牵制几个人,他一定认为楚灵风是在吹牛逼。 参加考试的几百人,但只有这些人来到这里,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一个人打败他们简直太神奇了。 但是经过刚才的战斗,朱大夫坚信了他所说的话。 “为什么?你们必须携手合作。 ”朱筠看着水晶球,淡淡的说道,好像并不担心此时的情况。 “你隐藏你的灵魂双修修为,为什么我们不能联手? ”其中一个说。 “怎么可能在这片土地上有双重地位?”朱大夫盯着被围困的朱筠,心中十分震惊。“难道是最后一个传闻说他打破了镜子,突破了陆地上的替身? ”在朱大夫的震惊中,楚凌风这才全部走了。 “你好”所有的目光都被楚凌风吸引住了,除了朱筠,当他看着朱大夫的时候,他的嘴角挑起了一丝不屑,眼神中充满了玩味。 “这好像就是那个和陈宇轩打得你死我活的男孩,他曾多次在停车场抓住冰冷的冰灵。 “为什么后面还跟着一个胖子? ”NPH的学长朱大夫一听,心里一个卧槽!胖子怎么了?看不起胖子?把“胖”的名字加起来,一个人就一屁股坐死你。 楚风听到朱大夫因为自己的身材被人嘲笑,又忍不住想笑。他咳嗽了一声,把人们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这个寒冰灵我要,你们可以一起去。 ”众人身体一僵,直接就在了原地。 你想要吗?他还一起喵我们,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简直是疯到没有尽头。 “有意思,看来你的猪找到主人了。 ”朱云一边说,一边看着朱大夫。 “你”朱大夫心里突然升起了一团怒火。从小,他就讨厌别人叫他猪。 说着他就要往前冲,却被楚凌风横着胳膊拦住了。 “把它给我。 ”楚凌风眼睛微微眯起,看着朱筠。 我弟弟被言语侮辱了。这个大哥一定要做点什么。 楚风笑着扫视着人群,下一秒突然从一个地方消失到另一个地方。 几声尖叫响起后,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朱筠就被留在了球场上。 “该死,他为什么这么强? ”剩下的人全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一脸惊恐的看着楚凌风。 此时的楚凌风站在朱筠面前,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就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 “现在,你能给我这个冰冷的冰灵吗?”“给你吧?你有那个本事吗?”朱筠仍然很平静。 因为,他意识到了楚凌风的魂力气息,最多也只是地魂的巅峰,又怎么会害怕自己的地魂呢? 其实他的感觉确实是真的。楚凌风只是没有发动血腾。 除了徐山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是九个海外魂,其余的都刚刚达到地球魂的临界状态。楚凌德不用发动血腾也能轻松应对。 楚风笑着说:“试试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楚凌风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几个倒在地上的人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争夺冰冷的冰灵了,就闪开以免被误伤。 “火焰拳”朱筠的双手突然燃起火焰,隔空向楚凌风挥舞,每一个火焰拳都朝着楚凌风扑来。 朱大夫认出这是朱家的魂技,朱家的魂技都是带火焰的,比同阶魂技还要厉害。 “没想到他会成为这种魂技。 ”朱大夫心里有些惊讶。 这个魂技在朱家三的魂技中是很难修炼的。虽然无法与训练后的四魂技能相比,但在三魂技能中绝对无敌。 但朱大夫并不担心。他对楚格莱德很有信心。 果不其然,楚凌风瞬间开了血,直接把火焰拳砸了个粉碎。然后朱筠就像几个人一样,倒地不起。 “哇”朱筠一口鲜血涌出,倒在地上,手捂着胸口,盯着楚凌风,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你…你是三重灵魂。 ”楚凌风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水晶球,笑着说道:“我得自己动手。 ”然后他转身说,“朱大夫,攻击我。”看到楚凌风略带意味的眼神,朱大夫明白了,走向楚凌风。 “我打”一拳,连魂力都没用。 “啊”楚凌风叫了一声,靠在椅背上,倒在了地上。 “好强,这冰冷的冰魄是你的!”说着扔出一个水晶球,朱大夫稳稳接住了。 这尼玛是什么?演技?去吃点心,好吗? 所有人都无言以对。楚凌风为何放弃修炼之宝——寒冰灵? 而一旁的朱筠,看到他们的表演,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涌动,伴随着“噗”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 “哼,朱大夫,别以为你父亲真的能当族长。 ”朱大夫听到他咬牙切齿的话语,特意走上前去,晃了晃手中的水晶球。 “为什么?这个赌注一开始就下好了,但是家里每个人都见证了。如果你父亲食言,恐怕家里没人会同意。 ”朱筠挣扎着站起来,面色阴沉,牙齿吱吱作响,回头冷冷地说:“我们走着瞧。 ”那一刻,他们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然后他们离开了地下宫殿,来到了悬崖边上的一个小亭子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