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po沈教授*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其实薛岳觉得很简单。他的叔叔叔叔们现在都是中年人了,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薛岳想控制他的叔叔们,他应该先控制他们的儿孙,把那些孩子藏起来,等战斗结束后再归还。 毕竟现在再生有点难。如果孩子们死了或活着,他们的家庭将会灭绝。 谁知王如此暴戾,薛岳动都动不了燕,燕还没动,孩子还没回来。 损失大于收益 如今忠信的王政,被长公主的耳朵骂的莽撞,说薛岳暴戾狠辣,万一惹恼了薛岳,伤了小孙子。于是跟随大军的刺客瞬间就消失了,这让薛城感到非常高兴,甚至加速了行军队伍的旅程。 薛越是听颜的话,就越不主动和池楚寰提起孩子的事,但他做的一切都和他说的很接近,而池楚寰也知道他不会提起这件事。 一路走来,就像是善良孝顺。 当军队进入京都城时,似乎连空都变得沮丧起来。 平日里,即使做错了一道题,也可以在下面插笔。日落10点,很多人会赶时间或者欣赏风景。如今,即使在晴朗的天空下,也很少有人闹鬼。 远远看不到京都紧闭的大门,站在高高笔直的主席台上,他们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军队没有直接去城门,而是拐了个弯,去了城外的云峰点。此刻,习覃和他们的部队正在云峰上。 点云峰山不平,上山路难,人得弃车马走上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薛才迟迟不派人出城对峙。 习覃率领他的部队走出树林去迎接他。秦磊知道迟楚寰回来了,立刻穿得整整齐齐,走在最前面。见到池楚寰后,立即大礼,单膝跪地,双手撑地,道:“你的属下拜见娘娘。 ”红楚寰看到老朋友特别吃醋。 上前帮忙:“欢迎,趴下。” ”转头看向阎,众人只是眨了眨眼睛就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于是阎悄悄退出了队伍。 许是太久没见了,颜总觉得变高变瘦了,而也觉得颜瘦了。 “对了,许在哪里?”你不能为你的国家而死?让她想起了以前的梦。 习覃:“他在战场上受伤是为了救我,所以我叫他不要出来。 ”颜长焕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受伤了。 但下一刻,习覃说,“徐雅言,它走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没什么?其实她隐约明白,只是怕自己误会了。 习覃摇摇头,动了动嗓子。“那个傻姑娘不知道努尔为了狂喜给了她什么。我军要攻破叶强时,她来找我谈判,让我放了努尔,但她说他不答应,还骂了西尔维娅。之后,当我们的军队在叶强军营被杀时, ”习覃看起来有点难过:“西尔维娅和努尔,他们服了毒。 \”\”…”一时语塞。 她对徐雅妍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总是睁着大眼睛自称“龙欢姐姐”的小女孩身上。 谁知道当阴阳分离的时候? 颜叹了很久才说:“努尔可能真的对她很好,她自然愿意为努尔而死,但是…我们的朋友不值得取代她。 ”习覃苦笑:“如果徐太尉知道这件事,恐怕他会受不了。 ”颜长焕没敢再提这个话题。那些曾经一起玩耍的人似乎在一夜之间突然离开了。 这种突然失去一个人的品味是不好的。 当我到达车站时,严看到了许多生面孔。那些人看到薛岳的脸都不好看。他们坐着的时候都站了起来。站着的家伙立刻想冲过去,他们都睁大了眼睛,把薛岳当成了杀死他父亲的敌人。 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特别怨恨。他早已拔出大刀,把刀对准了薛岳。 薛城看到后,皱起了眉头。“三哥,你在干什么?”忠实的国王眯起眼睛,恨恨地说:“我真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办。你不知道流了多少宝宝,但你不能说这个男孩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吗?”其他几个人跟着他:“七哥,这小子把我们的儿孙绑起来了,现在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一定是准备被我们打死了!”薛城皱了皱眉头,看着薛岳,试图为他辩解,却看见薛岳勾着嘴唇微笑,把王忠心握着的刀移到了一边。然后他说:“但是你的叔叔们不听话吗?”“混账!如果不是你胁迫了我孙子孙女的性命,你会是一个难得的父亲吗?”忠信王从小就暴力,还带兵打仗,整合了那边所有的阳刚之气,整体就是一座每天都在喷发的火山。 如今,当你老了,说你的脾气应该克制是有道理的。但是,薛岳很做这件事,不让王宽坦尽忠。 薛家似乎有着恩爱专一的传统,所以忠心耿耿的王一智只有一个老婆,连个宠妾都没有,所以只有一儿一女,那么哪个儿子能娶到媳妇呢? 这辈子,我生了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当王忠心每天睁开眼睛时,他的祖父哭得死去活来。 薛岳这厮竟然把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抓到了一起!这不是休息后直接叫他们家吗?薛岳笑笑:“那么大叔,敢杀我?”这可以打倒忠诚的国王。 他真的很暴躁,想杀了薛岳,但他可以考虑一下。当他回到现实时,他的最终目标是拯救他的孙子。 薛岳见他犹豫不决,便低头看着其他藩王问道:“叔叔,你要杀我吗?”有人咬牙切齿。“你最好向我保证,我的儿孙们现在都很健康。如果我知道他们掉了一根头发,我一定会饶了你!”薛岳低声笑了。当他抬起头再次看着他们时,他的眼睛是冷漠的。他威胁说,“我说,现在不是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吗?威胁也建议你少说话。如果有能力,就把薛拉下来。如果你没有能力,闭嘴。 “那些藩王现在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薛岳,他们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们说话,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但是他们还不能抵抗。 也不是没听说过这个侄子是个什么人,如果发作,苦的不是自己的儿孙。 所以当薛岳把颜拉进帐篷的时候,她听到外面有一群上了年纪的藩王在骂骂咧咧地发泄着自己的不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斯文败类po沈教授*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