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站着被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是谁?有什么企图?”樊勇也加强了警惕,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毕竟,如果他们最终谈判合作,他们的身份一定不能被隐瞒。 “我无意,只是需要你帮忙找个人,那个人叫吴伟军,我有事找他。 ”夏也不隐瞒,对方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有些误会不需要发生,直接点方便大家。 “吴应昌?”樊勇疑惑地问道:“你在找他,是什么?”“这和前段时间春城的一个案例有关。有些事情必须亲自和他面谈,而且非常紧急。如果不推荐,希望现在就可以开始。如果真的不方便,请现在就想办法和他联系。 ”夏神色严肃的说道。 两人在这件事上做决定都不容易,但他们想起了出发前吴伟军说的那个人,当他们加入前面的人时,樊勇问:“你是夏汝嫣同志吗?”夏挑了挑眉,直接承认猜测可能是两人听提起过,不然不会知道她是谁。 “我们需要通过电话与吴营长取得联系。你也知道,大院是有纪律的,所以我们不能擅自带你去。 ”认定了对方是夏,而心底难免会放松许多。 “是的。 ”夏点了点头,明白了对方的说辞,立即对喊道,让他带两人去借电话。 虽然竹园在城市里发展得很好,但仍然没有电话。现在私人没有权利安装电话,所以只能向公众借。 好在张强的路子够宽,不会被借电话这种小事给骗了。他很快就带着樊勇出去打了个电话,而黄婷则继续留在这里。 “你真的是小财神吗?”黄婷真的很好奇,知道对方就是吴伟军提到的那个人,而且这个人应该对他们没有恶意。虽然还有一些警卫,但他们比刚来的时候轻松多了。 “我不知道,我不干涉黑市。 ”夏摇了摇头,即使黑市的大部分材料出自她的手笔,但如何开展黑市运作,她并没有干涉。 “嗯,我相信你。 ”黄婷无奈,对方的语气太真实了,他分不清掺假的区别。 但夏汝嫣转念一想,并不知道她出了这个外号,马上解释道:“小财神这个名字是我们这几天才发现的,外界都叫你小财神,这大概就是这么些年还能提供大量物资供养一方百姓的原因吧。 ”夏听了的话不仅嘴角扯出了一些无语的笑容,“原来你一直找我是因为物资?但是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吗?”“如你所知,灾难正在扩大,到处都缺乏食物和物资。我们希望能达成正式的供货合作。毕竟,由于纪律限制,我们不能总是在黑市上购买。 ”黄婷没说自己已经在做事了。如果有人这样上线,处理的人会更惨。 “正式合作没问题。 ”夏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很多话不用说太直白,她也知道这些人比普通人有更多的限制,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她也愿意推动合作。 想了想,我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以我村的名义合作吧。我认为你以自己的名义这样做不方便。 ”“那更好,对我们大家都方便。 ”黄婷并不在乎茹建议在28本小说中休息的真正原因,但事实确实如夏所说,如果货物是以她自己的名义供应的,可能真的会有更多后续的麻烦。 两人只是聊着有一搭没一搭,正式合作还得等樊勇回来,然后两人一起向上级汇报,不过这个任务是由两人完成的。 等了大约四十分钟后,张强才带着樊勇回来了。实际通话只持续了十分钟,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来回的路上和打电话上。 “吴营长说他现在就来,估计要两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樊勇进了房间,打完电话后告诉了结果。 “谢谢,剩下的就让张强和你聊了。 ”夏点了点头,把黄婷刚才说的话告诉了张强。至于狮山抑郁症,她明天会抽空回来。 从过来确定,前后不过不到两个小时,夏就认为办事效率不低,而且要不是过多介入这件事,她也不会这么主动。 时间越来越慢。两个小时对夏来说是相当慢的。她大概心里有事,总觉得会有事发生。那时候,她总是想不出关节在哪里。 同样充满焦虑的是吴伟军,他要来了。他一路上不断催促警卫加快车速。他知道夏能主动联系他,还是和春城案有关。一定不是小事。 可惜现在沟通真的不方便,不知道会耽误多少事情。吴伟军不敢赌,但他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不能向上级汇报,这真是令人沮丧。 “小夏?你在哪里?”吴伟军知道竹园的存在。虽然对夏的调查已经解除,但并不意味着他会完全放松对夏的关注。 “这里。 ”夏衍茹也在竹园里等着,听到吴伟军的话连忙应道。 ”范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到底在找我什么?你对春城案有什么线索吗?”吴伟军急问道。 长话短说,夏汝嫣一一给我讲了李斌的情况,重点讲了李斌今天跟她打交道的情况。 “嘿,你这丫头,为什么不一直说这么重要的线索呢?你想让我说你什么?”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就连夏的担忧也确实存在。 没有证据,就靠一张嘴说谁有问题,肯定没人会接受。不过,她夏是重点打击对象,他不能保证旁边的人会说什么,但他绝对会注意的。 此时的夏并没有心情和哨兵们较劲。确实是她对我和岳的乱集太谨慎了,所以她没有发现错了,所以她立刻告诉了,但是现在事情是这样的,而且已经是这样了。 “不好,恐怕这个李斌有危险。 ”吴伟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一拍桌子大喊。 夏心头一跳,终于想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立即喊来带路去家。 “我们都见过‘长寿药’的手段。与李斌合作的人,不管是担心村子还是‘长寿药’,在村子与‘长寿药’的最终关系确定之前,都被暂时归为同一类。 却说在来见李的路上,说道:“如今这生了外臣,以那些人的作风,是放不下他的。 “这也是李斌处于危险之中的原因。想想邹家的命运。今天来夏做交易。即使没有第三人在场知道聊天内容,也不代表对方不会察觉到李斌的异常。也许他们不能等到明天早上。这个李斌会出事的。 警卫员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李一行人到达后5分钟,夜已经很深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站着被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