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丁策,我叫你住手,你听见了吗!”正当车夫准备把马往前赶的时候,红衣女子拦在马前,不让马车离开。 “萧小姐,我不能做你的老师,请让开。 ”丁策皱眉看了看杜,然后来到红衣女子面前,冷冷说道。 而杜,就像看热闹一样,坐在马车里,双腿还在那里悠闲地回荡。 显然,我还沉浸在刚刚收到的大量白银的喜悦中。 好像这与她无关。 “不,我想让你做我的老师,”红衣女子霸道地说,试图抓住丁策的胳膊。 但她被丁策的闪身躲开了。她看着她,冷冷地说:“萧小姐,自重。 ”哪知道红衣女子不但没自尊,反而更加嚣张。 “我不要,我要你做我的老师,你明天一定要来教我。 ”看着红衣女子咄咄逼人的架势,丁策被她缠住了。 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杜,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求救信号。 那眼神分明是在请求杜帮他解围。 杜自然是有丁策的意思。 虽然我不喜欢管他的破事,但是时间不早了。 总不能被眼前的女人拦住,甚至不能回家。 “哦!我现在真的不理解这些女孩,总是想着她们的丈夫。真不知道这一切礼貌、正直、羞耻都在哪里!”杜·薛宁坐在马车里,旁敲侧击地说着,眼睛不时地向四周张望。 在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之前,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丁策身上,她没有注意到周围还有其他人。 此刻听了杜的话后,我才注意到她。 听她刚才说两个男人是怎么开车的,这明显是在影射自己,于是红衣女子看着杜和,她的眼神变得愤怒起来。 “你是谁?我在跟我哥说话,不能让你插嘴!”红衣女子来到杜面前,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 “啧啧啧,兄弟!你是他妹妹吗!我怎么不知道!”杜看着那个满脸嘲讽的红衣女子说道。 “你!你是谁?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红衣女子显然是生气了,指着杜的鼻子,愤怒地说道。 “她是我老婆!”杜的嘴刚张开,话还没说出口,丁策却先说了出来。 “嗯!”杜回头看了看丁策,然后把头转了回来,看着红衣女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脸嘲讽,满脸挑衅,在红衣女子面前斗志不减。 “夫人!怎么会有小姐!”红衣女子惊讶地看着杜,又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她的脸上充满了怀疑。 自从在私塾第一次见到丁策,她就喜欢上了他。 最后客户找到了关系,让丁策做自己的老师,教自己的课。 没想到只教了一次,丁策就反悔了,急着赶。 现在听他说和一位女士在一起,穿红色衣服的女人真的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从小到大,只要她想要,没有什么是她得不到的。在她心里,丁策已经是他的男人了。 “看你说的。相公为什么不能有老婆?我们还有儿子!”杜一边不屑地说,一边指着车里的豆豆。 豆豆站起来,来到丁策的怀里,在他身上坐下。 这显然是对主权的宣誓,告诉红衣女子这是他的父亲。 “你!你!就算有夫人,那又如何!”那女人气得指着杜,大声叫了起来。她说这话时,在场的人都哭了。 就连杜的面色也是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豆豆。 意思很明显,不要说在这个封建时代,甚至在前生的发达社会。 一个女人能在街上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令人惊讶。 当这个女人的话用红色说出时,她周围的人都指着她。 “没想到这丫头长得好,这么不要脸。 ”“不是吗!在街上抢人家相公。 “这个女孩没有疯!”听着在场人的声音,穿红衣服的女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短暂的心虚之后,她再次起身,指着丁策的鼻子说道。 “我不管,我要你教我。”看着她胡搅蛮缠的样子,宁真是服气了。 刚要下车给她上一课,一位优雅的公子正好来到她面前。 “月亮是不允许乱搞的!”优雅的公子来到红衣女子面前,骂了起来。 之后,他带着十篇必读的经典散文来到杜面前。他敬礼说:“小姐姐年纪小,不懂事,请不要怪她。 “萧公子,你好!这是你妹妹。 ”杜看了雅公子一眼,是给自从之前,这个嫂子交往的对象,也去过他的院子。 上次他来的时候,对他印象很好。真没想到他有这么霸道的妹妹。 “哦,萧公子,你姐姐的智商堪忧啊!走吧!”杜看着萧公子,一边说,一边不忘指指他的头,转向马车夫,示意他离开。 “开车!”伴随着司机的呼喊,马车缓缓前行,红衣女子在后面大声呼喊。 我对这个时代女儿家庭的谦逊和外表毫不顾忌。 杜他们坐在马车里,隐约能听到萧廷生在训斥自己的妹妹。 “唉,真是红颜祸水。处处慈悲!”杜回头看了看丁策,脸上带着嘲讽的说道。 丁策看了一眼杜,没有说话,他心里真的很郁闷。 要不是院长今天的强烈要求,他也不会去教训那个变态萧廷岳。 上完这课,萧廷岳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就像一个色情狂,一直盯着自己,没有把心思放在读书上。 难怪院长试图说服自己过来。当她看到她那个样子,丁策才知道她别有用心。 此时听到杜薛宁那些讽刺的话,丁策的心里也觉得很委屈。 很快,马车就到了自己的门口,几个人很快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院子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