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夜痴和黑风立刻警惕地向前看。月光下,一群雪狼正在附近游荡。 皇甫思寒和北风立刻快步向他走去,四人伏低身子,静静地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前面像个山洞,雪狼想进去。 ”夜嗜眯起眼睛,压低声音说道。 “山洞里会有什么?”黑风站在最前面,时刻关注着雪狼的动静。 “书。 ”皇甫思寒看了一眼夜痴心,只说了这一句话。 夜嗜立刻明白了,将刚刚收拾好的书拿了出来。 她开始快速浏览,很快找到了关键:“暴风雪狼以生肉为食,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他们感到威胁,否则他们会成群攻击来消除威胁。 ”“山洞里应该有人,或者钻进雪狼。 ”听完这段夜痴的话,硕辰认真地说道。 “有办法驱散吗?”皇甫思涵一双冰冷的眼睛望着远方,眼神中有一种难得的严肃。 如果他们想去冰川中间,这是唯一的办法,但是雪豹和狼太多了。此外,因为他们晚上不会武术,他们会冲过去。 夜痴又开始翻书,但这次直到最后一页我才找到想要的答案。 “书上没有记载。 ”夜迷恋心情沉重。 “呜!”又是一声嚎叫,突然雪狼开始袭击山洞。 我看到三只大雪狼直接撞上了山口的巨石。“敲!”几声巨响传来,让人惊慌失措。 没过多久,三只雪狼的头上开始流血,但它们没有放弃,洞口的巨石已经有了破碎的痕迹。 “不行,如果让雪狼爆开,如果里面的人武功不高,存活的可能性极低。 ”夜嗜皱了皱眉,不由自主的冷冷的看着皇甫思。 皇甫思山想了一会儿,冷冷说道:“黑风,去把狼引走。 “黑风的武功是除皇甫思涵之外的四人中最高的。他不会被围困来分散狼群的注意力。对他们来说,抓住这个机会救出山洞里的人,然后围着宝宝转,只想和你睡1v1,是最好的办法。在这个地方遇到黑风是最好的办法。 “是的!”黑风毫不犹豫地立刻起身向狼群冲去。速度就像一道闪电。 但是,这种方法有时间限制。毕竟人是需要体力的。即使黑风的武功再高,也还是有筋疲力尽的时候。然而,暴风雪狼是不同的。他们甚至可以最长保持精力充沛24小时,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因此,他们也应该迅速行动,为黑风逸争取时间。 黑风向前冲去,一阵大风打在还在撞巨石的雪狼身上,只听“嗷!”随着一声大叫,狼倒在地上,停止了移动。 其余的狼立刻做出了防御的姿势,露出凶狠的獠牙,狠厉的眼神盯着黑风。 黑风深吸一口气,慢慢后退了一步。暴风雪狼立即蜂拥而至,发起攻击,在黑风中跳跃。 “呜!”伴随着啸声,黑风中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立刻转身就跑。 夜嗜看得心惊肉跳,忍不住又为黑风担心了几分钟。 “这些动物真聪明。 “新月尘一直在密切关注洞穴入口,那里近一半的暴风雪狼还在想着进去,并没有被黑风带走。 他的话音刚落。 “轰!”随着一声巨响,巨石终于被砸碎了。 与此同时,洞穴中出现了能量波动,形成了空气墙,堵住了洞口。 新月尘大惊,立即冲了上去,这一波他很熟悉,是从君临深渊传来的。 “你是做什么的?!\”陶醉在夜晚,对着新月的尘埃喊道。 “不要在这里动。 ”皇甫思冷冷的看了一眼夜痴心,将一把精致的月牙匕首塞到了她的手中,顿时跟着尘土飞扬。 夜嗜皱了皱眉,想上前终于理智的让她停下来。 她不懂武功,如果她去了,也会增加皇甫汉斯的负担。 她能坐以待毙吗…“大人!”烁尘对着山洞大喊,刚冲过去,就被狼群围住了。 洞天君临听到了烁尘的声音,皱起了眉头。硕辰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甚至还跟踪他? 身后的小哑巴护卫白玲,白玲也做了一个防御的手势。他们面面相觑,带着君临出去了。 “你在干什么? 君临渊一出,只见一只雪狼咬住了硕辰的脖子,举起手就是一掌。 硕辰看到君临深渊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却看到身后的白灵和多年不见的小哑巴。 小哑巴看到《新月》里的尘埃愣住了,但混沌的翁系列小说很快就改变了目光,开始应对眼前的困境。 “汉斯兄弟!”白铃一见皇甫思寒走出山洞,立刻兴奋的大声喊道,赶紧和小哑巴拉开距离。 小哑巴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但很快就消失了,和皇甫思寒对视一眼,分别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惊喜。 就在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暴风雪狼已经包围了他们五个人,纷纷做出进攻的手势,仿佛这五个人已经成了他们的晚餐。 黑风刮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狼群已经回头了,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立刻转过身来。 远远就看见皇甫思寒五人被困在狼群中间,狼群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晚上很着急,脑子转得很快想办法。我瞥见黑风刚回来,刚想叫他不要走,他却大叫着冲进狼群。 夜嗜咬牙切齿,恨不得砍了黑风的脑袋看看他有没有脑子。 一瞬间,狼群奋起进攻,势头凶猛迅猛,数量众多。很快,除了皇甫汉斯和君临,所有的人都受伤了。 这么多狼基本配得上一支精锐部队,更糟糕的是,因为暴风雪狼几乎不需要休息时间。 夜止不住地捂着耳朵躲在一边,努力不去听打斗的声音,大脑高度紧张。 有没有办法,有没有办法…没错。我只能暂时试试那种方法!片刻之后,一阵轻柔的笛声响起,所有的狼听到笛声都立刻停止了攻击。 在激烈的战斗中还在战斗的五个人也立即停下来,看着笛子的方向。 我看到那个瘦瘦的身影,一边吹着短笛,一边痴迷于夜晚来到这里,眼神中带着担忧和谨慎。 皇甫思寒皱了皱眉头,他不是说让夜嗜在那里等吗? 这个女人通常那样胆小。她这次怎么敢这么大胆? 君临原本以为只有皇甫思是冷的,但此时看到整个人都被夜色迷住了,不禁被震撼了。 既然她来了,就证明她已经知道他骗了她。 白玲的拳头不知不觉握紧了,看着夜色越来越生气。她现在已经没有了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与夜寒争夺皇甫思之位的资格。 夜幕慢慢降临,这支笛子的节奏是现代驯兽师的一个朋友学的,因为她出去采药的时候,经常去深山密林,里面凶兽不少。 在现代,很多凶猛的动物都是国家保护的动物,所以她不能伤害它们,所以她是根据动物发出的超声波来学习这种旋律的。 这只笛子对大多数动物都有干扰作用,她还赌了一把。不知道对雪豹狼是否有用。现在看到这一幕,应该管用了。 暴风雪狼看着夜色,眼神迷离,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为什么暴风雪狼被打扰后的表情与现代猛兽有些不同?一边走,一边向包围圈中间的五个人使眼色:趁这个机会赶紧,我玩不了多久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