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岳的大白屁股就是猛|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是吗?太激动了,就忘了礼仪?看来你严家的家教不怎么样。 ”郑欣宜冷笑一声,懒得搭理他,转身往回走。 但是怎么也想不到,颜并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而是继续自恋的说道。 “芯怡,你应该看过我之前给你的笔记吧?怪不得你进步这么快……”颜没有把话说完,但是看着他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郑欣宜出售的腿很快被收集起来。颜真的很擅长骄傲如孔雀!一定是因为他,她才有了明显的进步?真的会往他脸上贴金!哦,对了,他不知道他给的纸币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强行征服了邻居老婆的垃圾桶。另外,他太自恋了…郑欣宜嘲弄了一番,刚想翻脸,余光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郑子微现在出奇的低调,竟然还故意绕过她?越是这样,郑欣宜越是不以为然,而是挥手把郑子微叫了起来!“姐姐,你怎么看到我们转身离开的?”被迫停下,僵硬着脸走上前,看了一眼严的,对自己是一副嫌弃的样子。 她努力保持冷静,说:“姐姐,我看到你在聊天,不想打扰你。 ”“怎么可能?我们刚刚谈到了这次考试…哦,姐姐,成绩好就别掉以轻心!”郑子微暗暗握紧拳头,不就是好好考试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考前我前三的时候,你还垫底!另外,郑欣宜,我会踩你一辈子,绝不会让你翻身!郑子微心里骂得越狠,表面上笑得越灿烂。 “放心吧,姐姐,我一定会加油的,不会让你失望的!”郑欣宜也丢了脸,直言不讳地说:“你不必这么说,我也没指望你做什么…但是,颜是我们的头号人物,她非常乐于助人。你应该多向他学习!我先撤了。 ”说完这话,郑欣宜迅速消失,她才懒得浪费时间喝渣男绿茶!空齐就像凝固一样尴尬。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郑子微只是喊了一声:“董卿兄弟…”“我得提前离开。 ”扔下这阎,直接大步走了。 他心里还是有一股胃火,然后好几次,他主动到这个份上,而郑欣宜对他充耳不闻!郑欣宜以前每天都像跟屁虫一样围着他转,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变得这么彻底。感觉稳操胜券,但是节节败退,这让颜更加不甘心。 不,他必须再考虑一下…郑子微尴尬地留在了原地,脸上的笑容再也止不住了。 颜以前没有这样对自己,但是他责怪!都是因为她。是让她丢脸,让她被颜讨厌!“郑欣宜,让我想想,我一定要让你好看……”一个恶毒的计划从心中升起,肿胀的脸颊微微颤抖,郑子微狰狞地笑了。 “我的偶像女神,这次真的是突飞猛进。走,我请你吃顿好的!”下课后,克洛伊跳上郑欣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郑欣宜自然不礼貌,反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好吧,我今天要大吃一顿!”“放心吧,你周姐,我还能待你不好吗?”两人笑着挤眉弄眼地出了门。 郑子微独自跟在后面,脸色很尴尬。 严一直在门口等着。他很懒,站在车前。当他看到郑欣宜时,他打开了门。 看见了,却故意不理它,直接带着周走了去绕过它。 颜急忙叫她:!”“我想和朋友出去吃饭,你把郑子微送走。 ”“郑爷爷交代了,今天给你开庆功宴,如果你俩姐妹少生一个,我就不好跟郑爷爷交代了。 ”这双充满星河的眼睛正盯着郑欣宜,仿佛没有第二个人的空间。 郑子微气疯了,但她只能默默地咬着牙忍受。 周也是个识趣的,轻轻的拍了拍的肩膀。“你爷爷在家设宴招待你。你为什么不先回去?改天再聚吧?”“不,我们事先都同意了……”没等说完,周推了她一把,笑道:“你放心,你周姐和我是谁?也许我还欠你一顿饭?你还是先回去找你爷爷吧!”别无选择,只能答应,但她没有坐在颜旁边的客车,她打开车门,坐在后排。 颜伸出的手僵硬得垂成两半空,脸色微变,明显隐忍。 郑子微抓住机会想上车,但他用一只手把门关上了。啪的一声,郑子微觉得自己像是被当众扇了一巴掌!她就是一咬牙,忍,一定要忍!郑欣宜刚进门,他就高兴地把她拉了进来,坐了下来。 “辛屹,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你真的配做我的孙女!”这句喜气洋洋的话改变了旁边林美丽的脸。 以前她一直鄙视郑欣宜,现在看到成绩单完全傻眼了!但林美丽并没有惊慌,撇着嘴笑道:“难道不是这次她考得好吗?之前,郑欣宜的成绩都是倒数,所以这是第一次进入前十。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像我们家,魏紫一直是前三名……”郑子微的小脸是白色的,她的头越来越低,越来越紧。如果平时,她一定要趾高气扬,过于骄傲,但这次她是…她的头越来越低,所以她只是要求她妈妈不要再说了!老人不屑地哼了一声:“真的吗?然后问你的宝贝女儿,她是怎么接受粗糙按摩训练的?”“这还用问吗?都说,我的宝贝女儿从来没有跌出前三!”李激动得拉着像只骄傲的母鸡一样站起来。 “得了吧,魏紫,你这次考试说了些什么?从前三开始,我的女儿,你不会错的!”听着阿丽故意拉大声的声音,林正·魏紫头皮发麻,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腕。 “妈,够了,别说了……”郑子微的太阳穴突突乱跳,她在想这几天考试怎么陷害郑欣宜。 结果让自己分心,犯了一堆低级错误。我第一次考试考得这么差!鸡会偷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对着岳的大白屁股就是猛|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