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图片,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有肉

在族长家的大厅里,李恩铭跪得笔直,双手拿着尺子,双臂不敢动。 “你的胳膊疼吗?”老爷子慢慢放下茶杯,看都没看汗流浃背的儿子。他只是淡淡地说:“如果你拒绝,虽然你对我很固执,但我有足够的时间和你在一起。 “这小子,果然是大手笔,胆子越来越大,这都敢一次次招惹自己。 不过,族长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些释然。 如果孩子只知道一味的服从,他也会觉得不好。 现在看来,这孩子有些气质,但孝顺有礼。是上帝对他不太好,才会有这样的儿子。 按理说只有一个儿子,而且是老儿子,应该满足他的一些小心思。 但是那个叫李的女孩…尽管他很欣赏,但这样一个女孩,李和的女儿,不是他们家能承受的,也不是他们能养活的,也不是他们能养活的女人。 如果是普通的,即使他儿子喜欢李黔南的女孩,他也可以同意。 但是李就是不行。 李恩铭是第一次被这种折腾人的方式惩罚。我以为没什么,但我一时不知道。 跪着估计只有一刻钟,但是这胳膊酸酸的,像虫子啃骨头,又酸又痒。 “儿子不听父亲的话,要求父亲惩罚他。 ”然而平日里又害怕法语,但此刻,李恩铭恨不得跪在这里拿一把尺子鞭策自己。 没有比现在更糟的了。 “捉弄儿子伤了父亲的心。我不会打你的。 ”族长心里好笑,这小子,是在变相求饶吗? “我只惩罚你,你拿着法语,还不如知道害怕法语。 如果你今天不吐槽,就跪在这里。 想想这个家庭,想想什么是家庭法,想想自己想要什么。 “今天,得磨磨这小子的脾气。 “爸爸!”李恩铭没有求饶,但这个“爸爸”是他叫的,而且是一千遍。 要是平时,族长早就记恨放弃了,可今天不行,这是磨砺他的脾气,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继续想着李那丫头。 “跪成这样不舒服,就脱裤子跪。 ”无视儿子惊慌失措的眼神,族长心里好笑,这小子什么都没见过,还跑这来害羞。 但是知道羞耻就好,否则你会无所畏惧。 “爸爸!”李恩铭颤抖着,求饶似的在舌尖绕了一圈,但终究没有出口。 族长看着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主人伺候脱下你的外套。 “他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破了他儿子这个难题。 马上过来两个下人,“少爷得罪了。 ”刷了两下才帮李恩铭脱下裤子,不仅如此,还把衣服塞在腰间,完全露出了一个赤裸的屁股。 李恩铭:“……”在我心里,有成千上万只羊驼飞奔而过,但这个小男孩不知道该怪谁,该怪谁。脸又红又白,又白又蓝,李恩铭的心仿佛浸在一个酸菜缸里,五味杂陈。 嗖的一声凉风穿过大厅,吹在皮肤上,李恩铭羞愤得要死。 小男孩低下了头,深深的无力感和羞耻感几乎要把他烧死。 他不想就这么算了,但当他想到自己的内心和李的脸时,他暗暗唾弃自己的体弱多病。 这个自我,怎么配得上像她?青少年的感情总是这么没根据。 也许他不太喜欢也不太在乎,但被逼得放弃了这么多,他又上升为固执。 李恩铭自己也不知道,但他此刻在争取的是,没有什么深情,或者别的。 “还有别的想法,来吧,用法语服侍少爷。 ”族长端起茶杯,不去看儿子的表情,是让人用最屈辱的态度用法语。 被两个仆人按在地上,腰死死的趴在地上,即使这是他最亲近的亲人,但还是让少爷羞愤不已。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很快表现出自己的气息,做出了威胁下人的傻事。毕竟这里只有父亲说了算,也是父亲要打仗。无论他如何对待奴隶,都只会是徒劳。 不得不说,李恩铭成长得很好,家庭背景也不错,但更多的是格局和眼光。 被仆人张开双腿抱着是一种羞辱的姿态。李恩铭本想说不会碰也不会反抗法语,但瞬间明白了父亲的用意。 一双眼睛通红,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爸,你一定要这样逼你儿子。 ”声音哽咽在喉咙里,终究是没能说出口。 人们并不急着动手,显然是在等族长发话。 在李恩铭看不到的角落里,老人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打我儿子,这才是老族长心中真正的痛。 但是,孩子太固执了。如果他不是被迫用武力征服邻居的妻子,恐怕会酿成大祸。 他一天比一天老。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没有太多时间保护他。这孩子不能再放肆了。 毕竟我还是没有等孩子们承认错误。 不出所料,却又让人拎生出一些无力。 毕竟,族长点点头,仆人们立刻得到指示。 “师傅,我们被冒犯了!”随着声音落下,是统治者吃肉的声音。 爸!当尺子被砸下来时,身体上爆炸般的疼痛让小男孩恍惚了一会儿。 即使这把尺子打得人轻,李恩铭也有着不错的家庭背景,而且他是家里的独子,更是一个老儿子。真的像眼球一样凸起,他怕在嘴里融化。你有没有被打成这样,别人身上轻微的疼痛没有被他放大很多倍? 啪啪!接二连三的痛苦,李恩铭只恨自己没有长出这一部分,要不是现在被压着,也许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脑子里只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女孩笑啊笑啊,好像在看他。 啪啪…不知道挨了多少次,脑海里的身影模糊不清,只有一种执念在坚持。 李恩铭哽咽了,但他倔强地咬紧了嘴唇。 不能屈服!汗,伴有滴血滴,不重,只是微微红肿。 自从上次他把儿子打到了发高烧,族长真的惩罚了他,但只是羞辱他,让他知道自己害怕什么,这样他就可以被迫屈服。 连续几十下尺子,饶轻轻打了一下尺子,但笔画数多了,一个白色的面团也被打成了面团。 族长蹙眉,已经心疼了。 两个下人也是一脸哀求地看着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族长出手相助,两个仆人被特赦,但李恩铭仍然像无知一样,以尴尬的姿势躺在地上。年轻的肩膀颤抖着,发出一声细细的、低沉的呜咽,很像受伤的小野兽无助的样子。 最后,是我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都很疼。 族长心如刀绞,走过去抱住了儿子,“恩铭啊,你想要的女人爸爸可以给你,但是李的女儿,咱们招惹不得啊。 ”他拍了拍儿子的脸,眼睛肿得像核桃。他看着比背伤还严重,嘴唇被血咬了。 暗道“造孽”,族长红了眼睛。 “爸爸,但是,我就是想要她。 ”李恩铭一开口,声音嘶哑,却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悲伤。 “我一直喜欢她。我努力学习,努力学习。我…只想看到我的妻子被两个朋友分享,想娶她。为什么这么难?”他被诱惑过一次,为什么不呢?“当初她能在下家沟村和夏承志订婚,为什么不能是我?”他不明白,他也不明白。 “夏娜成志,他比我强什么?”这一刻,小男孩的心变成了杀手。 “如果李还在,絮叨着纳妾,就算你想娶她为妻,爸爸也会同意的。 但你上次见过凶手了,孩子。你想毁了我们的家庭吗?“族长的职业。 “你知道真相,爸爸不想强迫你,但是爸爸……”这样开独生女的车是假的,一家之主也不难受。 他可以冷静地把犯错的男人打死,也可以把不道德的女人沉入池塘。这一切他都可以做到不变脸,但轮到儿子伤心了,连一个无情的人都做不到内心安静。 李恩铭突然在父亲怀里大哭起来。他知道他的心终究是被错误付出了。 族长也松了口气,“好孩子,好孩子! “他知道这是一种让步,儿子。 “你也长大了,该知道人事了。 爸爸为你选了一个女孩,哪怕只是家里的佣人,也值得你用心。虽然出身有点差,但老实点就好…恩铭,今晚你就成年了,忘了她吧。 ”李恩铭哭得更加惨烈。 在房间里,李孝萱向姐姐抱怨道:“那个李恩铭,我觉得出租车还是少了。姐,你阻止我干什么?有那么多人会看着你,让别人看到。怎么安排? “得狠狠收拾一顿。 “你呀,他是族长的儿子,将来要做李的族长,你也顾不得他的面子。 ”李哭笑不得,不过也没多说姐姐的话。 姐妹俩正在谈话,这时她们看到苏可欣满头大汗地跑进房间。 “小轩,恩铭少爷结婚了,已经进门了。 “李孝萱修女”…..“这是哪一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图片,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有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