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穿裙子好做为什么&你见过最混乱的家庭关系

沈商洛慢慢走到木床前,却发现安生浑身是伤,脸上长满了草药,床边放满了换过的血衣和没用过的草药。 似乎意识到了床前的人影,她终于晃晃悠悠地睁开眼睛,“洛洛……”看着安生颤抖着举起的手,沈商洛握着,突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看看你,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安生挤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脸上的草药微微动了动。她隐约看到肉在草药下飞舞,黑色的血渗出来。 “没什么,几天的修养就好了,我身体很清楚。 “沈商洛自然是知道她是来安慰自己的,但几句话怎么能打消自己的顾虑呢?”嗯,她一直很坚强,不是意外。 \”安生抓住沈商洛的手,微微一紧.\”我现在应该看起来很丑,对吧?“脸伤成那样怎么好看?”沈商洛摇摇头她怎么可能又帅又迷人又绝美?\”. \”安生深吸一口气,咽了口唾沫.\”现在恐怕这些天我需要你来照顾我。 ”他的眼神里透露着一些无奈和愧疚,或许还有一些情绪是他的袁媛和老赵在厨房里做的,但沈商洛当时并不明白。 安生定了定神,道:“你把君如行带回来了?”“回去,就呆在我家。 你也是。你受了这样的伤还在乎那个人吗?安生淡淡地说:“你听我说,我的脸已经看不见人了。那位先生和我一样高,我会在房子里住半个月。半个月后,我会让你用我的身份生活,戴着面具隐藏它,没有人会发现。 “胡说!”沈商洛的两行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你在说什么?”!如果他像你一样生活,你呢?你会怎么做?“她过去歪着头,”据说她的声音伤了喉咙,而且她戴着口罩。没人会说什么。反正我跟他们没有太多交集。 “还没等沈商洛说点什么,安生就打断了她的话。”你放心吧,不过记住我跟你说的,我喜欢的人在云城,我会去找她的。 “她家世世代代都是医者。我走的时候,她一定有办法。过一会儿我会回来的。 按照安生的安排,一切似乎都很出色,但沈商洛只是用嘴拼命地捏着头。“难道,安生,你没有骗我吗?”安生抬起手想摸摸沈商洛的头发,却发现她没有力气了。她只是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反正我已经受够了这个云村。放开我。 ”沈商洛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干。她摇摇头,但什么也没说。她想离开吴韵村,而不仅仅是她自己。 过了一两个小时,刘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匆匆进来,身上挎着一个木箱。 他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刘有友从镇上请来的医生。 沈商洛急忙站起来给年轻医生让路。刘顺指着安生。“医生,安生是请你来看的。 年轻人的目光在沈商洛身上徘徊,他做到了。一边翻着安生的伤口,一边不冷不热的说:“先出去吧,被围在这里也没用。 ”最后,沈商洛又看了安生一眼,安生跟着刘顺走了出去。 外面的人已经散去,他们是来看热闹的,看完热闹差不多该走了。 只是李阿姨还抱着李青兰坐在一旁,看到沈商洛出来,就招呼她。“洛洛,你哥安生没事吧?”心情沉重的沈商洛挤出一丝笑容。“没事,医生看了就好。 李青兰被李姨娘紧紧的抓着,不敢说话。\”。她只能可怜地看着沈商洛。 刘顺清了清嗓子,显得很认真。“洛洛,我们都知道你和安生哥有婚约,结婚证已经写好了。现在安生有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你要做什么?”还有点嫩的沈商洛不禁微微皱眉。她只觉得心里有些愤怒和不悦。 最后,沈商洛只是生硬地回答:“以后怎么办?”李阿姨也是皱起了眉头。“我该怎么办?她独自一人在吴韵村。我们都是邻居。我们轮流照顾她。 ”刘顺一副你误会了的样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和洛洛订婚了,我们邻居应该陪衬一下,但是我觉得她住洛洛家不方便。 ”说罢他还一脸严肃地看着沈商洛,“她离洛洛家那么远,而且一天来回也很累,所以…”明知道刘顺的话有些尴尬,在他们眼里,两人的事情基本都定下来了,更何况女方还收了别人的嫁妆呢。李阿姨似乎有些顾虑。”毕竟洛洛也是一个开黄花的大姑娘。虽然她受了重伤,但是…“本来她想为沈商洛说几句话,但沈商洛果然是答应了。”很好。 ”刘顺的这个安排无非是想把她和平扔了,他不再问了,如果是她自己想办法,传到他这个村长早就没位置了。 把安生交给沈商洛是最好的决定。反正两个人都想住在一起。 屋里的医生沉默地走了进来,闭上了眼睛,似乎在装死。 白衣医生不慌不忙地揭开安生脸上的草药,一脸冷漠地说:“你对自己挺残忍的,呵呵,还不错。 他在安生的伤口上撒了一层白粉,淡淡地说:“放心吧,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后,一定会成功的。 ”白色粉末刚接触到伤口就融化并流出鲜血,她因为剧烈的疼痛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白衣男子面带微笑,紧紧压住安生的身体,面带无害的微笑。“嘘,他们在外面,别被他们听见……”安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争气和怨恨,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握住医生的衣袖,只留下了几道血淋淋的划痕。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慢慢的失去了生命,男人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无视自己长袍上的血迹,推门走了出去。 看到医生出来,沈商洛赶紧上前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白衣男子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像春天的阳光,格外温暖,“清清,只是有些皮外伤,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估计半个月左右就能下床了。 “还没等沈商洛谢过他,医生的目光就扫过几个人。”你们谁是他的亲戚?”几个人面面相觑,沈商洛轻声说,“是我,只有我。 \”白人点点头。\”虽然都是皮外伤,但现在的生活甚至希望你自己动手。你来的时候,我给你说几句话。你一定记得很清楚。 ”沈商洛点点头,却是一脸沉重的朝一旁的白衣男子走了几步。 白衣男子压低声音说:“安生刚才跟我说,要我带他进城。他说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沈商洛不由得感觉有些无奈,但她最终还是决定让曹汝航接替他?但是他为什么不明白呢?他不可能取代她…她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谢谢你,医生。 两个人走过来的时候,刘顺笑着说:“医生,你需要解释什么?如果你说出来,我们都是邻居,所以还是平日帮帮我们比较好。 ”白衣男子傲慢地看了一眼刘顺,似乎很不屑。他说既不太冷也不太轻:“没什么好注意的,就是看不到风和冷,而是休息。 ”李阿姨点点头,“既然没有事,那我就回去给你叔叔做饭,而且他应该在这个时候回来。 ”沈商洛点点头,“我知道,四娘虽然去忙。 ”刘顺挠了挠头,“医生辛苦了,我现在就让你送你回去。 ”他又转头看着沈商洛你先在这里等着。我会叫几个人来帮你把她带回来。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你一个人不容易。 ”沈商洛看着刘顺虚伪的样子只觉得恶心,但还是挤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谢谢你大哥,以后多帮忙才是。 ”白人淡淡地打断道:“没有,后来邻居请我看病,他们派人来接我。那我就带安生一起下去。 他现在伤得很重,我真的很担心你们这些人鬼混。 “既然医生这么说,刘顺只好点了点头。”医生说得对,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家里有事,不得不离开。 \”临走前,刘顺没有向沈商洛吐露心声.\”如果有什么脏活,随便问个人,我们都来!”沈商洛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但是大哥不要无聊。 “刘顺走后,沈商洛也想进去看看安生,但被一个白人拦住了。”他现在很难入睡,所以不要再打扰了。 “不知道为什么,医者所说的话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沈商洛虽然很担心,但还是点了点头,只好作罢。 那人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白瓷瓶,递给沈商洛。“这是治疗外伤的金疮药。把它敷在伤口上可以帮助恢复伤势。 ”沈商洛打开它,闻了闻。这个瓶子里充满了一股药味。”先生为什么给我这个?“既然安生哥要进城,这药就应该给安生哥。我该为自己做些什么?”我刚在来的路上听到人们这么说。你留着吧。最好是对付一个受伤的女孩。去镇上不容易。 “沈商洛原本是想着拒绝的,但屋里也有一个受伤的绅士,比如鸻鸟,把东西收起来。”这真是医者的礼物,谢谢你,仁心先生。 ”正如白人所说,过了一会儿,马车摇摇晃晃,来到不远处,但它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两个壮汉下来,在白人的指示下走进屋子,小心翼翼地把鸟抬了出去。 沈商洛看着安生满是草药的脸,闭上了眼睛,睡得格外香。即使他被举起来了,他也没有醒来的意思。 白衣男子淡淡地看了一眼沈商洛,然后对两个壮汉说道:“小心,他受伤了。虽然马车很慢,但不要被撞了。 ”沈商洛听了白衣男子的吩咐,忍不住松了口气。看来他不用这么担心。 想必就像安生师兄说的,只要半个月后他还能活过来,他还是会那样笑,露出一排白牙。 马车载着安生和沈商洛,最后象征性地停在沈商洛的院子门口。最后,它带走了。 沈商洛只觉得有点落魄。她走进院子,却不知道已经晚了一半。两边的邻居已经从厨房的烟囱里冒出了烟,但只有她自己的房子被严重遗弃了。 她慢慢地向房子走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房子里的一切都很干净整洁,但是灶前还残留着一些水渍,桌子上的餐具也已经收拾好了。 她又向屋外看了看。院子里的小母鸡正在啄角落里的东西。挂在院子里的衣服已经收齐了。我不知道把它们放在哪里。 对了,君如行!她关上门,轻声叫道:“阿航?”但是周围没有人回应沈商洛微微的皱眉。阿航走了吗?她只觉得自己现在很累,一切都是我和学霸做的。我只是不想做作业。我只是洗了把脸,然后匆忙回到房间睡觉。连我吃饭的胃口都没了。 房子里堆着他们自己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沈商洛没有在意,只是睡着了。 这一次,沈商洛没睡好。他总觉得身边站着的人醒了好几次,什么也没看见。他一直睡到天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男朋友说穿裙子好做为什么&你见过最混乱的家庭关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