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特别猛的糙汉文古言,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小说

章导:一卷狂潮退去,波涛汹涌,重新开始。 就像上次提到的,秦南天表态拿冠。 “我尽力也不及你半分,龙兄只是作个佩服状。 感谢龙哥今天的帮助。 ”韦明泽恭敬地上前说道。 “龙兄如此称赞,却让我不敢如愿。 至于帮忙,只是顺手帮个忙。这还不够。 ”秦娜天语气很谦虚。毕竟人不能像花和建筑那样张狂。毕竟不符合角色设定。 不自大,很好,很好…七长老微微点头,随即低声下气的说道:“哈哈,潘少侠以前有恩与泽儿,现在却为我们洗清了魏家,两次相扶的恩情很重。现在想请潘少侠和这个小姑娘搬到主席这边来,但还是希望潘少侠不要拒绝。 ”“深情不应辞,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秦娜天知道肯定拒绝不掉,便一口应下。 “好啊!很好!请这边走!”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七长老虽是前辈,但先有后,晚辈接着。 ”秦娜天不敢,毕竟作为晚辈,也是客人。 “好吧!”之后,七长老带领众人回到魏董事长家中,安排秦南天坐在他身边。 “盘胧哥哥好!”秦南天还没坐下,55号和66号就偷着咪咪凑过来打招呼。 “好兄弟!”秦娜天礼貌地回答道。 “没想到盘胧兄弟不仅武功高超,而且还有如此高超的造宝技术,这真的让我佩服。 ”“哪里哪里,只是运气比较好,哈哈…“场下。 秦娜惊人的技艺之后,他的关注度瞬间飙升,一时间,大家对这个不知道自己来历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和好奇。 “该死的盘胧!”花楼暗暗咬牙,他看到盘胧破了他的局,从他手里抢走冠军那是必然的。最终,他无缘无故地辛辛苦苦给别人做嫁衣,心里好像跟炸了一样难受。 “公子!”一个叫华歆的侍从,匆匆来到花满楼前。 “这盘胧的身份背景清楚吗?”花屋转身问道。 “回公子,百越城潘家的,年约十八九岁,修养不详。他故意收敛了气息,我们的人看不到,但是百越城的潘家和魏家还没有过去,其他情况还在核实中。 花满楼微微蹙眉,若有所思道:“潘家是不是在百越城?他们是一个军人家庭。按道理,盘胧不该有这么强的鉴宝能力。他为什么来秦城?为什么要帮魏家人对付我?一言为定!不管目的如何,既然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就给你尝尝多管闲事的后果。 ”“公子,要不要对他使点手段…”华新做了一个自杀的手势。 “不,比赛才刚刚开始。只是一个18岁的男孩。你能把波浪翻出来吗? ”花楼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笑。 “你来秦城,非抓龙不可,非舔狗不可!”……“龙兄,剑宝的名号是城主府刚送来的。 “之后,魏明泽打开手中一个非常精致的木箱,递给秦南天。”这就是顶级称号——紫金龙凤刃!”“好漂亮精致的匕首!”滢地站了起来,忍不住朝前面靠近了几下。他的眼里流露出一些他想隐藏又隐藏不了的贪婪。 “喜欢,我就送给你。 “秦南天既然有自噬之剑空,他就很难对任何武器感兴趣。 “真的吗?”听到秦南天的话,英顿时激动起来。她从魏手里接过木盒,转身对秦南天说:“那以后就是我的了。叔叔,以后不要食言。 ”“反悔个鬼头,拿短手,先喂你,免得将来取笑我。 ”秦娜回过神来,不免吐了一句。 “潘大哥不愧为大方的人。令人羡慕的是,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不假思索地送给了英英的妹妹。 ”一旁的韦云金看得很羡慕。 ”金运姐姐笑道,下次如果有合适的礼物也送你一份。 ”秦娜天客气的回答道。 “这是真的吗?”卫云金笑着摇了摇花枝。“那我可以等。 “金儿,别没礼貌!”七长老佯装薄怒,淡淡道:“潘少侠是贵客。他还没有非常礼貌地对待对方。他可以要求吗? ”“金运知道错了…”面对爷爷的训斥,卫云金的眼睛耷拉着,恭顺的回答道。 “七长老不要生气,马上相见,送个礼物还金运姐姐也是应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秦娜天连忙说话打了个圆场。 魏韩明对晚辈一向严格,秦南天帮忙解围后,魏云金投去感激的一瞥。 “对了,七长老,年轻一辈刚来秦城的时候,他们对秦城的情况并不太了解。华天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什么?”秦南天的这番话及时转移了话题,也解决了他心中的疑问。 七长老抚弄胡须,笑道:“原来花田大会分为‘舞’和‘武’。自从老支部搬到秦城,就有了建宝这个环节。所以花田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在年轻人中结识有武功的朋友。 ”“晚辈当初来秦城,也只是想看看秦城的武艺风格。 ”秦娜天点了点头,有些手痒的说道。 盘胧热潮的余波没有散去,比赛的投掷照常进行。城主府的管家郭华慢慢走到舞台前。 “接下来,我们将进行华天大赛最后一轮:挑战挑战赛。这次比赛是单项挑战,现在我来宣布比赛的细节……”所谓挑战赛挑战赛,简而言之就是谁站到最后谁就赢!想玩的可以参加比赛,不管是家庭还是出身,只要不超过两岁。 当主屋管事郭华宣布比赛的详细规则时,场上的气氛又沸腾了。 练武的人心软,有志气。在不想成名的年轻一代中,他们在其中更加焦虑,他们立刻冲进了竞争圈。 “等等!”正当大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时候,花满楼走上前来。清音说:“往年比赛的亮点都是在最后才公布的。不知道今年这个规定能不能改。 ”“轰!”花楼话音刚落,场外立刻引起了轰动,一时间现场有些骚乱。 “这满是楼房的花是什么鬼!”韦云金的怒火微微燃烧,心里微微有些不忿。 韦明泽微微蹙眉,眼前的建宝之事就是花里满是鬼。没有盘龙的手,他们魏家早就没面子了。 然而他们的魏氏家族是由商人建立的,他们不打算在这个环节上玩。当时,他猜不出花满楼要干什么。 秦南天漫不经心地举起茶杯,就像一个看客,用一种平静的态度。 因为花田大会一直都是魏家出资,包括侥幸,花房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明明是针对魏家的。 花满楼的行为无非是宣示主权,直呼其名是必然的。 因为今天应该出现的风、风、吼都没有出现在现场,在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一代中,没有人能比得上花房。 好的计算不是一时的成就。 魏眯起眼睛,扫视了华天广场一眼。“对了,为什么风还没来?很奇怪。根据事实,他们是死敌。今天的重大活动不应该在大风天缺席。 花满楼丢出话后,看到魏家人迟迟不回信,心里冷笑道:“商人等人也妄想在秦城趾高气扬,没有自己的军事支持,再强大的势力,也只能算是一路杀到武道的垫脚石。 ”七长老看了一眼秦娜天,不过现在他还是看不透秦娜天的实力,轻轻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缓缓起身道:“花花公子说的没错,时代在变,所以改变规则也没什么坏处。 本来老人已经准备好了热度,但是今天,老人想换个热度。 ”秦娜天微微侧着头,昂着头下巴沉思着:“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七长老的手势再一次响起,一个耀眼的宝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带着一个大胖屁股出现在坑里。 珍宝是琉璃做的,形状古老。身体发出的七彩光芒就像雕刻在装饰图案上的彩云。 琉璃,被称为中国五大名器之首,是一种能带来好运的神秘物质。这种好运一是平安健康,二是婚姻美满。 等观众欣赏了一会儿,七长老缓缓说道:“这个物件叫七彩玻璃灯,是老太太亲手打造了几年的。我原本想等几年再把她当孙女云锦的嫁妆。不过,老太太今天起来的时候,给它当颜色帮大家!”“轰!”七长老被扔了出去,仿佛要往广场上扔炸弹,一时间涟漪变成了巨浪。 且不说这五颜六色的玻璃灯价值不菲,其寓意更能激起狂潮。 嫁妆?婚姻?有点…七位长老。这是重点吗?七长老的话,意思是今天谁得了一等奖,谁就能嫁给魏云金。说到魏云金,是当今秦城第一美女,容貌清秀,性格清纯优雅,气质端庄优雅,才貌双全。很配很多男人的心意,大部分都是她造成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男主特别猛的糙汉文古言,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