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一个人在家自己玩M的任务

刘荣把那人追到了一条环境脏乱、幽深的巷子里。 基本上没有人经过这里。那个人跑了,跑进了一个死角,停了下来。他累得气喘吁吁,转头看着刘荣。 刘荣在他的三步之外停了下来,他的脸没有红,呼吸平稳而平静。 看着小男孩板着脸,刘荣伸出手,不带感情地说:“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你可以走了。 “现在他老在阳城,刘荣答应他老去三中上学,不想惹事,不想打架。 少年拍着胸脯缓了缓,盯着刘荣,突然怪笑起来。 “我走了?而且你也不想想你能不能去!”刘荣微微蹙眉。 年轻人的话一落,一波人从刘荣身后两边的角落里冲了出来。 都是年轻人的口交和酷炫的细节。社会大哥看起来风度翩翩,咄咄逼人。 刘荣侧头瞥了一眼,一共有六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又长又凶的青年,脸上还有刀疤,走在最前面的是别人簇拥着,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其他人看到刘荣,都愣了,然后齐琦吹了声口哨。 “没想到是这么积极向上的女孩!”“大哥,这波不亏!”“那就是,这要是以后吹嘘,怎么能吹一年!”刘荣的眼神微微有些冷,转身看着他们。 “谁派你来的?”疤脸青年眼睛一瞪,为首的“没人!抢了你的东西,那就是看得起你了,你还追着讨饭吃,那就怪不得老子了!”“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女人!”他讲完后,身后的人兴奋地叫了起来。 “让我,让我,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先来!滚蛋!”刘荣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突然轻笑一声。 “没人吗?那你是在寻找自己的死亡吗?”“是的,我遇见你了。 “哟嗬,太疯狂了?”刀疤脸青年冷笑一声,直接下达命令,身后的两个跟班立刻兴奋地跑向刘荣,抬手握着拳头就要上去打。 陆蓉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当他们即将迎接她的时候,突然转身避过,一记横扫腿直接踢向他们。 看那轻脚,可是真正的力道,直接将两人给踢飞了。 这一幕一出来,刀疤脸老板立马就愣住了,两个人也愣住了。他们重重地摔在地上,痛得大叫,很久都没有注意。 疤脸大哥脸色顿时一沉,看到刘荣的眼神变了,直接把大家叫到了一起。 刘荣追的那个人一看就要冲。 这时,刘荣突然回头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似乎深不见底。 年轻人无缘无故地哆嗦了一下,领带停了。 他听见陆蓉说:“你站在那里,仔细看我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的脚步真的走不出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令他极其惊讶的场景。这个漂亮的女孩不费吹灰之力,三两次就制服了他们的人。站在满地躺着痛苦尖叫的人群中,她的头发似乎没有混乱地向后转,她冰冷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身上。 像梦一样。 刘荣拍拍身上的灰尘,朝年轻人走去。 少年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当场,颤颤巍巍的赶紧把包递给刘荣。 “姐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抢你的……”陆蓉脸色苍白地走过来,接过包问道:“你知道怎么报警吗?”少年的心咯噔了下来。 “我没有空。 你报警,让他们和你一起进去,明白吗?”年轻人傻眼了。 刘荣微微蹙眉,走上前去,年轻人立刻惊慌失措,胡乱点头。 “明白,明白,姐,你放心吧!”陆蓉:“我忙的时候会打电话到派出所确认。 ”说着,刘荣一只手抄进裤兜,懒洋洋地转身离开。 她走后,年轻人感到放松,瘫倒在地上。 但在他恢复之前,他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他以为是刘荣回来打他,连忙惊慌地抬头。 结果,这个年轻人讨厌不戳眼睛。他看见著名的第三中学江进来了。 江以不惹事闻名于世。 遇到江,年轻人觉得还不如被刚大的姐姐给揍一顿,好歹还活着送到了派出所。 陈阳吃惊地看着地上的人,边走边发出嘘声。“没想到刘荣打得这么好?”他对眼前的景象惊叹不已,却没有注意到江的脸色突然变了,脚步也快了起来。 蒋走到那昏过去的疤脸青年跟前,扫了两眼,直接走到那还醒着的青年跟前,居高临下,气势汹汹地盯着他。 少年头皮发麻,颤抖着声音叫道:“江…江绍。 ”啧啧一声,拦在蒋身边。 江陈子沉着脸问:“谁派你来麻烦卢荣的?”年轻人下意识地看了看老板,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没有…没有人。” ”用力闭上了眼睛,垂在一边的手握紧了。 “我给你最后的时间,时间,机器和会议。 知道江的脾气,说:“老兄,我劝你还是快点说,不然就不只是血肉之躯了。 年轻人吓坏了,想起江过去的事迹,痛哭流涕:“不,江邵,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老板说他的女神受了委屈,想报复他的女神。 我们发现那个叫刘蓉的女孩今天会来,就等着有人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听,姜脸色铁青。 他不知道,但如果他说了也没什么区别。 因为蒋被这个留着疤脸的年轻人所折服,他是从一所职业高中出来的。 刀疤青春的女神是卢。 曾几何时,给刘至翰带来的麻烦不减当年。 在江过去的时候,可能没有多想,但是经过江宾馆的那个晚上,不由得深思起来。 陈阳道,“嗯,没想到这个人还挺迷恋刘至翰的。 ”看着姜,想看看姜对的反应。结果,于光利突然瞥见一个人站在拐角处。 陈阳定睛一看,惊呆了。 “刘荣?!\”江突然转过身来。 刘荣回来时,站在拐角处,双手环抱在身前,冷眼看着他们。 刚才,她甚至听进去了。 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刘荣揉了揉手,觉得很有意思。 “刘至翰,对吗?硕士学校有问题,”她嗅了嗅,转过身说。“我记得。 ”陈阳躺在低谷:“她想要回它!”不知道是不是姜的错觉,在刘荣正要离开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几声“嗡嗡”的响声。 角落里一片漆黑,但刘荣的身影在他眼中变得更加清晰。 这时,江突然觉得不可思议,刘荣的背影看起来像是他五年前见过的背影。 但他更难以接受的还是刘至翰,因为他无法想象刘至翰会那样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一个人在家自己玩M的任务

赞 (0)